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乡村空心化”是值得高兴的?

作家王君柏利用去年暑期在湖南乡村实地调研的一份观察札记网络热传。他的笔下展现了凋敝的中国农村现状。(Getty Images)

人气: 65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1月25日讯】近日,中国某知名大学教授公开发言称,在思考十九大提出的“乡村振兴”时,所得出的“正确的基本的判断是我国并没有发生‘乡村衰败’”;虽然“在城镇化和城乡发展的过程中,我国的乡村发展出现了一些……问题和困难”;但“有的是‘假问题’”。比如“乡村空心化”,即“人口流失”和“土地荒芜”,“实际上并不需要特别担心,甚至还是值得高兴的”。

对于“土地荒芜”,该教授如是说道,“不少村舍空置和坍塌,以及一些乡村出现景观形态的‘荒芜’”。可见,在他看来,“荒芜”已普遍到成为农村的一道“直观”的风景线了。

而说起“人口流失”,该教授则更是滔滔不绝。首先,他用数据指出,“从乡村向城镇地区的流动人口2.28亿,……意味着在城乡流动中,农村损失了12.87亿教育人年,人力资本的剪刀差甚至比工农产品更显著”;其次,他毫不隐讳的揭示出,“乡村中具有生产能力的人口减少,主要是留守老人、儿童和妇女,恶化了乡村人口结构”。然而,面对这些官方的数据以及被官媒无数次报道过的事实,该教授却指称这些都是“假问题”。如此分裂、错乱令人惊愕。

仔细想想就不难发现,这种精神上的分裂和错乱往往来自于对国家政策根本不敢提出异议、甚至批判的强烈恐惧。实际上,如今中国乡村的日渐荒芜正是由畸形、变异的城镇化所致,而大力发展城镇化、工业化,显然就是中共制定的重要决策。批评这个始终认为自己“伟大、光荣、正确”的暴力、独裁政府,那不是自寻死路吗?因此,不敢讲真话的御用专家们一旦公开发言,就难免会吓得语无伦次了。

说起来,“城镇化”的最大问题,其实并不在于“社会由以农业为主的传统乡村型向以工业和服务业等非农产业为主的现代城市型逐渐转变”的这一设想,而在于中国各地政府、各级部门在执行政令时,最根本的目地是为了以权谋私。他们不惜利用国家的名义,通过卖地、搞开发为自己谋取私利。于是,“城镇化”伴随着“工业化”,被中国的大小乡村政府简单、狭隘的操作为盖楼、办化工企业。

然而,这类行业所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对环境、生态造成难以修复的伤害。2014年4月由官方发布的《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显示,“中国土壤超标率为16.1%”。其中,19.4%的耕地污染物超标,土壤镉超标率达7.0%。对此,有媒体疾呼,“耕地土壤环境质量堪忧”。而“导致土壤污染的主因就是工业废气、废水和废渣”。

这样的土壤即便不荒芜,所种出的也只能是致癌、致死的有毒农作物。由此我们看到,如今中国农村“无地可耕”,除了表现在土地被工厂、企业所占之外,还反映在工厂、企业周边更大面积的土地因遭到污染而无法耕种。

需要指出的是,土地荒芜与人口流失并不像那位教授所说的那样,是同时存在的。土地因被污染而种不出粮食和作物之后,中国大量的再也无法靠种地养家糊口的农民,则迫切的需要找寻出路。毕竟,交通不发达、各类资源都极为有限的农村即便搞工业生产和房屋建设,也难以满足人口基数庞大的农民就业的需求。因此,数以亿计的农民背井离乡、流动到能提供就业机会的大城市,似乎就成了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出路。

一个“春运”就能反映出,中国农村在长达几十年的工业化进程中,制造了多少流动人口。原本城镇化的目地,只是想通过在当地开发工业以及服务业,就地将农村变为城市。问题是,不让农民种地,将种粮食的耕地用来盖楼、办厂,这本身就是违背自然以及社会发展规律的。如今,农村的现代化没搞起来,自然资源却被污染的难以转圜,最终还导致了农民没饭吃,只能到远离家乡的城市找活路。

显然,这种不良的连锁反应不只让农民没活路,也给城市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官方给出的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流动人口总数为2.45亿”。可想而知,这么多原本就很难适应城市生活的农民一旦涌入城市,将会给同样也没做好充分准备迎接他们的城市及居民带来多大的困扰和负担。

更重要的是,无论“人口流失”,还是“土地荒芜”,都被政府以“城镇化”的名义忽略不计了。因为在这个过程中,肆意倒卖国家资源、从那些重污染企业身上获取利益的政府官员们早已赚的盆满钵满。在他们看来,当官的目地就是以最快的速度发财致富,管它什么项目、工程、政策呢!只要能用权力换来巨额利益,环境被破坏了算什么?农民挨饿、等死又与我何干?

这就是宁可采取强制手段,也要大力推行、坚决执行“城镇化”的官员们最真实的嘴脸,这就是明知违背天理、自然,也要执意“与天斗、与地斗”的中共的初心。对他们来说,只要贪腐成功,乡村荒芜也好,衰败也罢,都是值得高兴的。#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8-01-25 4: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