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处寄乡愁

作者:胡二

江山风月大义增辉(fotolia)

    人气: 61
【字号】    
   标签: tags: ,

*故乡,它总流溢着厚重的味香。让人按捺不住悠悠思念、悠悠情感。

我的故乡是开平赤坎(编按:位于广东省江门市),准确说是鸡公洲。鸡公洲紧贴著赤坎,赤坎把鸡公洲扯连在一起,连体分不清你、我,相融拨不开彼此,两处都是我的家乡。

赤坎是古镇、是名城、是商埠,是开平曾经的县城。昔日辉煌时期被称为小广州。

水是这里的灵魂,潺潺流水穿过整个赤坎,也淌过它可歌可泣的岁月。

它在潭江边上,在百足山下,蒸腾著温润的淸新和纯美;弥漫着卓尔不凡的清高和阳刚。在山水映晖间,美得清纯脱俗;在天地掩映中,俏得丰富多彩。空气里流淌着花草的清香,大街深巷充盈著富足的闲情。

它的流金岁月耀动着精彩和辉煌,它的辉煌不在于今天的狂热宣传,而在于它昨日的文化积滤和凝结。

昨日的辉煌有关骑楼,今天的狂热也关骑楼。骑楼是赤坎的胎记,是赤坎的魂和魄。

骑楼是赤坎的精彩,更加精彩的是它的文化配套,和具历史意义的通洋过海的码头作用,是通往南洋北美世界的发祥地。

上街、下埠都有个功能齐全藏书丰富的图书馆,是当时极富特色的文化创意。又有大钟楼、有教堂,和祠堂。建筑中西荟萃,各具特色、各有韵味。很具欧陆情调的长堤,浪漫中伴着苏醒的诗意。别致的拦河,倚栏望明月、看日出、观海景,又为赤坎缀上美丽的云彩。

赤坎的总体功能似现今的大型综合商场,给人提供一个安逸的、良好的居住环境,构建一个集消遣耍乐、消费购物为一体的享受圣地。为商人创造优质的经商硬件。在不受天气影响、不怕日晒、风吹雨淋的条件下,升提生活品质、享受贵宾式的购物乐趣。

骑楼是完美配套的最佳体现。赤坎人有智慧、有预见、有真知卓识,他们很早就把“民”视为主人了,将人的意念和商业光谱融进建筑设计中,充分体现城市互动、互补和灵性。这是赤坎人不凡的创举,是赤坎文化的闪光。

经过一代代人的努力和呵护,经过岁月的磨练和洗礼,经过历史的淬炼和打磨,赤坎的秀丽依然,没有输给时光。是多少文化的沉积、多少文明的升华,赤坎才落得这般优雅贵气,才标青得如此与众不同的清新脱俗!

所谓“改革开放”几十年,全中国大城、小镇都经历了无处不工地的惊涛骇浪。赤坎不受浸淫、不随波逐流,在所谓“拆”是改革、“建”是发展的大气候中,能独善其身、又“难得糊涂”地保持清醒,总以为能避开改造的冲击了。

可是,好梦往往是突然惊醒的。赤坎卖了!开发赤坎了!

不知是卖?还是开发?但两者似是等同的。

今天某集团以“要把赤坎打造成世界级购物圣地、把骑楼开发为著名旅游景点”为发展口号,进驻和改造赤坎,殊不知中国今天最不缺的就是世界级的购物圣地、最多的就是旅游景点。

假以时日,当人们从长城、从故宫的人贴人、不能转身、不能前进、不能后退的旅游狂热中,冷静下来理性的反思,认识了最坏的景点是人,才觉得这些景点也如人,也会有衰败、窒息期。只是 ,精壮之年有谁想过年老患病无助时?

我们深信政府会珍视赤坎“出国通洋”的历史码头价值,重视赤坎经历了上天入地变幻还能完好地保全下来的可贵,会听从和顺应华侨民情、民意完整的把赤坎保留下来,不会被财团和权贵点拨,对不会拐弯的历史作出拐弯的认识!

故乡变了!也没了!它不再是我们心中原来的样子了!赤坎历史的阴影仍然在脑海浮现,留下的只是一段残缺的记忆,也留给我们无限的唏嘘和伤感。

今后,何处寄乡愁?◇#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这世上,无论你是行善还是做恶,最终都有回报。行善会有好运,好运越多,心情越好,越能激发人行善的向往;行恶会招致坏运,坏运多了,自然走投无路。你所给予这个世界的,最终都会回到自己这里。要想有好运气,就多多行善吧!
  • 相信大家都听过、也可能遇过好多好多的“为你”而做的事或牺牲,不知道各位听到有人为你做了什么事或牺牲了什么,感觉是什么?是开心,觉得理所当然?还是担心,觉得害怕、有负担呢?倘若所有事情都是“为你”而起的,那么对方“自己的感受”如何呢?
  • 望着车窗外的风景,虽然几年来风景依旧,但是每次要回到故乡的怀抱时总是近乡情怯,与家人的距离似远还近,虽然与他们的谈笑在昨夜梦中萦绕...。
  • 小时候, 乡愁是长长的山路, 我和爸爸在这头, 妈妈和妹妹在那头。
  • 食物带领人们走入心情的时光隧道,最能勾起人们心底浓浓的乡愁。(Pixabay )
    父亲爱吃的菜当中蕴藏着对往昔时光和故乡的脉脉温情。换句话说,那其实是父亲的乡愁。
  • 王维羁旅在外,好不容易遇上了一位刚从故乡来的客人,想打听家乡的近况;没想到满腹乡愁的他,千头万绪,不知从何问起,最后,却提起了梅花。
  • 我沿着来时的路归去,一路掇拾著路边的星斗;我向那浩宇中归去,捧著满怀星斗如繁花。你将打开天边那扇门,为我这次遥远遥远的长途跋踄洗尘。
  • 拎起装满浓浓乡愁的行囊,踩在阔别的乡间小路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