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小伙子捕获千年老鳖放生 它却不愿离去 还在船头引导

文/吴宏庆

过去,长江岸边的洼村有个叫冯长的年轻渔民,家中父母双全,他又勤劳肯干,家境要比一般人好不少。

这天,冯长驾船来到一个叫金沙洲的地方捕鱼。

这地方其实是个江心岛,岛上铺满黄沙,阳光下发出金子一般的光泽,因此才有了这名字。他撒出一网,片刻后感到了剧烈的震动,忙提起网来,见网中有一只磨盘大小的老鳖

冯长驾船来到一个叫金沙洲的地方捕鱼。示意图。(Pixabay)

过去的人其实很少吃老鳖乌龟这类东西,因为它们象征着长寿,特别是这么大个的,没有千年,也有几百年了。冯长对它念叨了几句“阿弥陀佛”,就解开网放走了它。

同村的张阿牛也来打鱼,两人一聊,冯长说起了那老鳖的事。张阿牛连连顿足叹气,说:“你啊,村里的孙老爷正准备为他老娘做七十大寿,要大量收购水中活物放生,那么大的老鳖不知道他要赏你多少钱呢,你倒好,白白地放了。”

冯长笑说:“我知道啊,可他买活物放生是为他母亲祈寿,我放走老鳖,也是为我父母祈寿啊。”冯长是父母中年得子,如今二老年过花甲,希望他们长命百岁成了他最大的愿望。

傍晚,冯长回村,正好见到张阿牛手里提着几斤鲜肉回来。渔村里很少有买肉的,他一时好奇问了起来。

张阿牛也不隐瞒,说:“我运气好,打了几网后,也打到了那只老鳖。我将它献给孙老爷,他赏了我十两银子。”

冯长苦笑,那可怜的老鳖。

“对了,七月初六孙老爷在渡口放生,到时咱们守在那里捕捞,肯定会有大收获的。”张阿牛说。

七月初六转眼就到,冯长没有去渡口捕捞,觉得这事太荒唐了。孙老爷要放生,何必如此大张旗鼓呢,你这边放,那边渔民捕捞,放生的水族又有多少能活下来?

这边放生,那边渔民捕捞,不知道放生的水族有多少能活下来。(Pixabay)

冯长继续去了金沙洲捕鱼。忙碌一天,夕阳西下,撒下最后一网时,突然手感不对,拉上网一看,顿时愣住了,仍然是那只老鳖。

“老鳖呀老鳖,你这是咋了,这才几天工夫,就落了三次网。”冯长苦笑,莫非这老鳖也跟人一样,年纪大了就不记事了?他将网解下,将它送到了水中。

没想到这老鳖竟然不走,在冯长的船前起伏,像是在引导着他一般。他试着划船跟进,他一动,那老鳖就继续前行。一直到了金沙洲的沙滩上,船搁浅了,那老鳖还在继续向上爬去,他下水跟它上了沙滩。

那老鳖引著冯长一直到了金沙洲的沙滩上。示意图。(Pxhere)

远远地冯长看到乱草之中有一片粉红,忙上前一看,那竟是个美貌女子,一探鼻息,还有气。

他忙掐了人中,女子悠悠醒来。冯长一问,才知道她叫丽娘,是官宦之后。昨日她随家人乘船往上游而去,夜里来到甲板上,却失足落入水中,随波逐流被困在了这里。

冯长心知那老鳖引自己来这儿,定是为了她,回头看它,它却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

冯长将丽娘接回家中,这才知道,孙老爷放生时出了大事。

当时,水面突然波涛翻滚,一个闷雷般的声音响起,说孙老爷为面子放生,众人为获利而大肆捕捞,严重破坏了水族平衡。

话音刚落,水面生起滔天巨浪,将一干渔船掀翻,死了好几个人,其中,就有孙老爷和张阿牛。

冯长隐隐觉得此事或许与那老鳖有关系,忙遥遥拜过。

数天后,丽娘的家人寻人寻到村子来。

家人得知丽娘蒙恩人相救,安然无恙,心中大喜,又见冯长善良可靠,便把女儿许配给了冯长,两人从此喜结良缘

这真是善有善报啊,而且果报来得如此直接这般快!

——转自网络

责任编辑:尚文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