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华人街边晒鱼干腊肉 看傻老外

布碌崙华人晾晒风干20多条腌制腊肉及风干鱼 老外邻居认为悬挂死肉煞风景

布碌崙九大道一户民宅内的华人家庭在前院晾晒腊肉和风干鱼。 (蔡溶/大纪元)

人气: 18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8年01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临近中国新年,准备年夜饭菜肴又成了“重头戏”,纽约华社一些家庭自制腊五花肉,将鱼类腌制晾晒成鱼干,开始忙起了置办年货。但这些华人眼中习以为常的美食,因为挂在前院、马路边,把老外看傻眼了,白人邻舍不但拍照,还传到脸书上“示众”,一时间引来热议。

十米之外,也有家庭在前院长椅上摆放面包屑喂鸟。Mandos说,他投诉311也无解。
十米之外,也有家庭在前院长椅上摆放面包屑喂鸟。Mandos说,他投诉311也无解。(蔡溶/大纪元)
该户人家晾晒窗外的衣物,在马路上也是一目了然。
该户人家晾晒窗外的衣物,在马路上也是一目了然。(蔡溶/大纪元)
布碌崙九大道一户民宅内的华人家庭在前院晾晒腊肉和风干鱼。
布碌崙九大道一户民宅内的华人家庭在前院晾晒腊肉和风干鱼。(蔡溶/大纪元)
布碌崙九大道一户民宅内的华人家庭在前院晾晒腊肉和风干鱼,二楼窗前则挂出衣物。
布碌崙九大道一户民宅内的华人家庭在前院晾晒腊肉和风干鱼,二楼窗前则挂出衣物。(蔡溶/大纪元)
吉奥丹诺(Tony Giordano)将悬挂的鱼干照片放上他的“日落公园居民”脸书页面。
吉奥丹诺(Tony Giordano)将悬挂的鱼干照片放上他的“日落公园居民”脸书页面。(Tony Giordano脸书)

布碌崙九大道交50街一户民宅内的华人家庭,27日(周六)在前院晾晒风干20多条腌制的腊肉以及风干鱼,家住附近的吉奥丹诺(Tony Giordano)路过时看到,将悬挂的鱼干照片放上他的“日落公园居民”脸书页面,引来众多网友围观,在众多评论中,大都很不理解,有人认为这样不卫生,直言“卫生检查员在哪儿”,更多人担心这会招来猫、老鼠及其它一些啮齿动物。

吉奥丹诺在日落公园居住已超过半个世纪,他说,在社区看到这些“吊起来的鱼”和看到晾晒在公共视野内的内衣内裤一样,他感到“这是对我们西方感官的一种侮辱,当亲戚来我家拜访时,我都感到难为情”,他希望“透过窗户,看到的是花草树木、优美的景色,而不是别人家的内衣外裤。”

一名附近居民留言说,虽然她理解每个人有自己的做事方式和生活习惯,但现在街区的变化让她很不满意,“很怀念以前刚搬到这个街区时,家家户户门前美丽的植物和花卉,现在一出门,防盗铁门、晾衣绳和内衣裤无处不在。”现在又冒出来腊肉和风干鱼。

吉奥丹诺讨论过去几十年社区人口变迁对本地居民带来的种种文化冲击时说,他不想让自己不开心,因此努力了解学习邻舍的文化,但风干鱼仍然让他恼怒(offensed),实在因为这些悬挂的死肉(dead meat)煞风景,他抱怨说“这是好吗?”(Is this HAO?)

记者赶到“案发现场”,还未走近,已经迎风闻到一阵鱼腥味。一名住在附近的西人看到此“不明物体”,也着实吓了一跳,非常困惑地问记者“这是喂猫吃的?还是什么用途?从未见过这样……”当她得知这是中国传统美食后,仍然满脸狐疑“真的吗?不脏??”

住在附近的Mandos说,他看了“感觉很不舒服”(feel sick),不过他说,这就像他家的犹太邻居总在前院的长椅上摆放面包屑喂鸟,招来很多老鼠一样,他多次抗议无效,拨打纽约市府热线311投诉也无解,“311也不知道用什么规则来禁止住户这样做,这是人家的私人领地。你只能无可奈何。”

华人自己也看法不一

住在同一栋楼的华人邻居不愿透露姓名,她则打抱不平地说,不觉得有任何不妥,过去腊肉是过年前中国人家家户户自制的年货之一,之所以叫“腊肉”,就是在腊月进行腌制。冬至前后,寒风飒飒,正是晒制海鲜干货的好时节,“这么冷的天气不会有苍蝇、虫子,味道也不重,所以他们才把肉挂出来。”

另一名家住附近的许女士说,新年前确实有很多华人在家自制腊肉,她左邻右舍都做,不过大都挂在后院,或者屋顶上、人见不到的地方,晾在外面、街边的很少,暴露在尘土和汽车尾气之中,也不卫生。她又指点着腊肉上方、该户人家晾晒窗外的衣物说,“这在马路上也是一目了然,特别是内衣裤,很不雅、有碍观瞻。”◇

责任编辑:家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