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文革再临?中共推出app动员民众互相举报

中共推出手机应用程式(app),动员民众互相监督举报,但如意算盘受挫,民众对此app反应冷淡。 (Wang He/Getty Images)
人气: 1459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1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外媒近日披露,中共推出手机应用程式(app),动员民众互相监督举报,但如意算盘受挫,民众对此app反应冷淡。有分析认为,若民众配合中共做法,互相检举揭发,整个社会恐将再次陷入文革时期的人人自危状态。

旧酒新瓶 中共利用手机app动员民众互相检举

1960年代,浙江枫桥镇在毛泽东发出“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后,总结出一套“发动群众,就地监督改造四类分子”的经验,被称为“枫桥经验”。毛泽东公开赞扬枫桥是“动员当地群众”、贯彻党领导的典范。

《华尔街日报》近日撰文披露,多年后,到了互联网时代,中共再次提及“枫桥经验”,并推出手机app来“发动群众”,互相监督,互相揭发,此举是以旧酒新瓶的手法来巩固其专制统治。

中共在浙江推出的app叫“平安浙江”。作为交换,中共给举报人包括高档咖啡厅的打折优惠、计程车和串流音乐的优惠券,还有就是支付宝在线支付系统的优惠。

报导说,浙江桐乡市政府网站上张贴的一则通知中说,用户应该就可能“影响社会稳定”的人进行举报,包括监视法轮功学员,及老年上访者等。

中共自1999年对秉持“真、善、忍”原则的法轮功学员发起迫害至今,“法轮功”三个字就成为中共网络审查、网络封锁、网络攻击的第一目标。美国哈佛大学法学教授帕弗雷(John Palfrey)2005公布的调查报告显示,中共对正面报导法轮功的信息的封锁率为100%。

根据《华日》的调查,中共的这一如意算盘受到挫折,很多民众不愿意利用这个app检举他人。

对此,法广评论说,从民众冷淡应对这个app看来,似乎意味中国民众对政府逐步扩大的人民监控系统,开始感到有点过分,很多人并没有准备为政府充当义务检举人。

《华日》指出,民众的这种冷淡反应让北京陷入窘境。一方面,中共希望利用科技加强对人民更密切的监控,达到巩固党的政权的目的,但同时中共又要表面上对民众的需求有所回应。如果此类app的监控试验以失败告终,中共很可能会更多地依赖侵入式的监视科技(intrusive surveillance technology),就像目前在新疆实施的那一套。

在新疆,中共的高科技的监视手段渗入了民众生活的各个角落。市民和游客每天都必须通过警察的检查点,监控摄像头和机器扫描其身份证、面部、眼球,有时候是全身扫描。

总部位于纽约的非政府国际组织“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近期还披露,中共正在通过多种途径搜集所有新疆居民的DNA、血型和其它生物识别数据。

中共卫生部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陈秉中向大纪元表示,这种“大面积地扫描,世界上前所未有,闻所未闻”。中共这样做让人怀疑有不可告人的动机。

《华日》称,中共现在想通过此app让市民“自愿”提供信息,使得他们能够对民众进行更密切的监控,以及能够对民众的不满创建一个庞大的数据库,“阻止民众进行抗议或上访”。

中共在全国推广类似app  民众反应冷淡

中共已经在全国很多城市和省份推出类似“平安浙江”的互相检举app。江苏、厦门和北京等地都在推出app的同时,以不同的方式来奖励举报者。北京朝阳区直接用现金来诱惑奖赏检举人。

虽然举报有奖励,但《华日》报导称,参与开发或管理这些apps的人员以及受影响地区的数十名居民指出,这些奖励似乎难以吸引民众参与检举。

英国智库“国际战略研究所”的研究顾问霍夫曼(Samantha Hoffman)表示,现在的问题是,民众“并非自愿”参与这些事情,而党为了“实现其目标”需要民众这么做。

自21世纪早期以来,中共逐渐扩大了“网格化管理”制度,将社区以二三百户家庭为单元进行划分,每个单元都有一个网格管理员负责,搜集每个家庭的信息。

近几年来,新科技的出现加速了中共社会管理的数字化,加强了“党在中国社会各个领域的执政地位”。

BBC曾引述清华大学公共管理专家李盾的话表示,“网格化管理”是当局重塑对个人控制的尝试,旨在恢复坚持党领导的想法。

浙江枫桥人口约8万,被中共官方吹捧为使用这个平台的全国典范。但《华日》的实际调查显示,民众对此app的抗拒一直很强硬。主要是因为民众不愿意被迫使用这种监控工具,或者害怕因为发声表达他们(对不公平事件)的担忧而遭到官方报复。对某些人而言,这种行为让他们闻到了毛时代的气息:党鼓励群众互相检举,可以轻松搜集到群众的详细资料。

民众披露举报内容被过滤

浙江民众在这个app的评论网站的反馈反映了他们极大的不满。很多人抱怨幼儿园和学校要求家长下载app,还有些人说,当地的雇主命令他们下载app。

一名评论者在2016年9月28日抱怨说,实际上是政府强迫老师和学生“下载和注册这种垃圾软件”。

中共官方公告和该app的评论显示,虽然中共对外宣称这是自愿性行为,但浙江当局将其作为衡量政府绩效的标准,于是一些地方官员就将“平安浙江”app变成了对一些普通公民的强制性规定。

还有用户披露,这个app对举报内容进行过滤。中共不想要的信息就不会发出去。浙江杭州市周边村子的一位用户一个多月前曾发帖指责说:“这个平台有什么用?官员们欺压普通百姓,受贿,让法律服从他们的意志。”这位用户接着直接指出一位村干部的姓名及其贪腐行为。

但此app对这位用户检举该干部的回应是:“你好,由于系统的调整,该平台不再能够报告信息。如果你对这个职务的人的非法行为有任何线索,可以向乡纪委报告。”

浙江湖州的一位居民说,他通过app反映了一些情况,但却遭到地方官员的训斥,“说我在找麻烦”。

负责监督该应用程序的浙江省政法委委员会指出,目前有500万用户使用此app,也就是,每11个浙江人中大约有1人使用。委员会还列举了这个app的好处,但对过滤举报信息一事却只字不提。

胡佳:文革做法复原 毁坏良知与道德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称,欧洲议会萨哈罗夫人权奖得主、诺贝尔和平奖提名人胡佳表示,北京市推出的“朝阳群众”app名义上是为了方便群众报警,但实际上,该app成为“公安的维稳工具,让广大民众成为(警方)线人。这种文革时期的做法通过手机应用借尸还魂,毁坏民众的良知和道德感。”

胡佳表示,他很高兴浙江公众对这一官方手机检举应用反应冷淡,“这种软件如果在全国推广开来,后果不堪设想。人人互相检举揭发,整个社会就会再次陷入文革时期那种人人自危的状态。”

在纽约的人权活动人士刘青表示,中共建政后一直挑动群众斗群众,发动群众互相揭发。“城市里的居委会就是一个小脚侦察队,居委会的老太太可以随时闯入居民家里,探头探脑搜集汇总信息。派出所甚至给他们下达命令监视居民。”

刘青说,这种监视在文革期间达到顶峰:居委会带着红卫兵到民众家里抄家打人。而现在的“平安浙江”app只是小脚侦察队的一个变种。“目的就是要监视所有人的行踪,推进这个警察国家对民众进行更加严密的监视和管控。”

中共塑造枫桥假典范?

为了吸引更多民众参与,中共媒体在大势宣传该app的成功,并将枫桥树立为成功实行该app的典范。但根据《华日》记者在枫桥的亲身经历,该app在该地区的使用率并不像当局鼓吹的那样高,而且民众对此app的抵制也比较大。

记者发现,很多人根本没有用这个app。当地政府向记者介绍了几位使用该app的人。但这些人透露,他们实际上也不怎么用。还有一些枫桥居民私下里对记者说,他们怀疑这个系统实质是为了让当地官员摆平民众的投诉,历史原因让他们会对此保持警惕。

中国知名企业家指责微信监控个人信息

除了“平安浙江”app外,微信安全问题日前再次成为媒体的焦点。香港《经济日报》1月2日报导称,大陆汽车业巨头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1月1日在参加主题为“企业家的新时代”论坛现场演讲时,公开指称微信存在隐私安全问题,微信所属的腾讯公司在监控每个人的账户。

李书福称,目前依然存在不少社会问题,其中一个就是个人隐私保护和信息安全问题。现在的人几乎是全部透明的,走在路上到处是摄像头。

他还谈及电话、微信的保密问题。“我心里就想,马化腾(腾讯首席执行官)肯定天天在看我们的微信,因为他都可以看的,随便看,这些问题非常大。”

李书福这番言论,立即引发舆论热议,有网民直指“被删过(贴文)的,一定会同意”。

微信方面在1月2日发表声明,否认李书福的指控内容,并称“尊重用户隐私一直是微信最重要的原则之一”,这一言论引发外界热议。根据媒体在2017年9月所披露的微信新隐私政策规定,在用户更新补丁后,必须接受微信新的隐私政策才能继续使用。新规定承认,微信在搜集大量的用户信息,并将依照“适用的法律法规”将这些信息提交给中共政府。除了个人的通信讯息外,用户在微信上搜索和查看的讯息、聊天对象、聊天时间等数据都会被微信收集,新的隐私政策将有权保存或披露这些数据。

中共网信办去年8月25日发布《互联网跟帖评论服务管理规定》,明确规定“提供跟帖评论的新闻消息,应当建立先审后发制度”。

对于此新规,网民表示,新规实施后,再也没有人会在互联网上讲心里话,并预测接下来当局会推出更多新政,打压自由言论。#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8-01-03 11:4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