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北大法轮功学员于宙(下)

2008年2月6日,法轮功学员于宙(左)被中共迫害致死,至今死因不明。今年是他去世10周年。图为于宙(左)和他的妻子许那(右)。(明慧网)
2008年2月6日,法轮功学员于宙(左)被中共迫害致死,至今死因不明。今年是他去世10周年。图为于宙(左)和他的妻子许那(右)。(明慧网)
人气: 215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1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律生采访报导)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北大法轮功学员于宙(上)

“从小,我就很爱他。他性格很自由,我虽是姐姐,但一直是好朋友的状态,有什么事情他都会告诉我,和哪个女孩子谈恋爱了……”于群细数着那些年与弟弟于宙在一起的日子。

不喜欢学习,但又聪明的于宙在姐姐去北京念书后,老是盼著跟姐姐见面的日子。临近高考了,他爸爸跟他说,“不是想要找你姐吗,你就要考到北京去”。

不久他就考上了北大法语系。喜欢唱歌的于宙后来遇到他的妻子——许那。他们毕业就结了婚,当时还很年轻。他们早早地就有了车、房子、钱,于宙也从外文局辞职下海经商,又转到摇滚音乐。

直到1997年修炼法轮功,他们才找到了人生的真谛。也为了坚信这真理,于宙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中共为了掩盖迫害于宙的恶行,一再阻拦他的家属追查真相。

于宙的死

“我弟弟不会轻易低头,你越给压力越不会低头。”于群对弟弟的死一直感到疑惑,“他们(北京通州看守所)先说是绝食绝水致死,后来又说是遗传病——糖尿病,我爸妈都没这病,血压血脂也都不高。”

2008年2月6日早上,于群就感觉身体非常不舒服,连做饭也做不了,她也知道弟弟在看守所,没想会出什么事。“到中午,他们打电话给我说弟弟在医院在抢救……但是我现在判断,他们告诉我消息时弟弟就没了,抢救是他们造出的假象。”

因为通州看守所要求于群到看守所由那里的工作人员带往医院,方可见于宙;但是当于群到看守所后,工作人员不仅没有迅速地带她赶往医院,反而盘问与于宙病情毫无相关的事情——“你爸爸怎么样,你妈妈怎么样……”

“我说我弟弟在急救,还问乱七八糟的干什么?我要去医院。”于群很是气愤,“他们却冷冷地说,要去你自己去……那边有人接待你。”

这时,于群才反应过来,原来弟弟所在的医院距离自己家很近,看守所为了拖延时间,不仅让她兜圈子,到了医院,还是被所谓的狱医、政委盘问,“他们拿着摄像头拍照,问我一些无关的事情。我说要找弟弟,他们说在里面抢救,我说要见到弟弟,他们却说会影响抢救,到时候责任谁负?”

于宙。(明慧网)
于宙(明慧网)

就这样时间被一分一秒地耗下去。后来终于同意于群和许那母亲见于宙了,不是近前观看,而是在远处匆匆看了一眼,“看着他躺在床上,随便搭著单子,特别缓慢的输液,脸上很气愤的表情,一动不动。”随后,她们就被赶出去了。

大概到了晚饭的时间,于群和许那的父母、妹妹、妹夫等一些前来看望的家人去医院外吃饭。等到于群回到医院门口时,主治医生就说于宙死了,劝她放弃抢救。“我当时说不行,必须抢救,必须抢救到最后。”

结果进到医院大厅内,看守所的人就说不用等于群的同意就停止抢救,“他们还说他们要回家过年呢。”于群扑向抢救的屋子,但是被好几个人拽住,还昏厥了一阵。

“我说我在这儿守着我弟弟,你们回去过年,就是要抢救到底。”于群和那些人争执著,但是她和家人的力量太小,“不到12点,他们就把我弟弟推出来了,说已经死了,要冷冻。”之后,中共的那些公安人员都回家过年了,“有一个人在电话里给他的孩子说,马上到家,这边完事儿了。”

在万家灯火的时刻,于宙的家人心里拔凉拔凉的。公安的人没有第一时间通知于宙的妻子许那,而她就被非法关押在于宙被迫害致死的同一个看守所——北京通州看守所。

追查真相真难

2008年的新年过后,通州看守所的人不断地找于群谈,“不停地问要怎样”。没跟公安打过交道的于群起初一直听不出这话的其中“含义”——要多少钱私了,“我就想查清事实真相,我弟弟到底是怎么死的”。

三番五次之后,于宙的死因从绝食绝水到糖尿病到“内脏都烂了”,看守所始终无法给出可信的答复。于群决定给弟弟做解剖,查出死因,但是被拒绝。“他们说他们告诉我的就是真相,后来是通州检察院提示的我,说你想拿几千万是不可能的,可以提一个合理的要求,几百万,他们是会考虑的。”

于群说:“这已经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我不要钱,我要你还我一个人。我要查出真相。”后来,他们说于群想拿这件事讹诈,并说,要查真相,就得不到钱……

于宙。(明慧网)
于宙(明慧网)

“人都死了,最起码要追究清楚,要还我们一个公道。我弟弟的命不是用钱能换的来的。补你一些钱有什么意义?那就几乎是白死了。”她说。

于群聘请了律师,但是无论是怎样硬气的人权律师都无法推动尸检这件事情。因为原来围着于群让她私了的公安人员消失了,无论是看守所,还是检察院,相关人员都不见了。于群的身体也一度变得很差,而周围的朋友、家人又不断地被中共当局骚扰,连她儿子的女朋友都被找去谈话。

“在国内太不安全了。我弟弟这样,我连他死了,想知道原因都知道不了。我感觉一定要把我的孩子们带出来。”经过多方努力,弟弟的案子始终没有突破,于群带着孩子离开了中共统治的中国,离开了那个让她一想起来就毛骨悚然的地方。

到目前为止,于群和许那及他们的家人还是无法知道于宙死亡的真相,于宙的尸体也依旧被冷冻著。

可是,十年都过去了。

希望找到真相

“必然要坚持查真相,已经这样了,也做不了什么了,但是必须要查清真相。不可能还有其它选择。”于群说,“我弟弟没做什么就被抓起来了,没什么理由就死了。”

“一个事情总是要结束,弟弟死了10年了,总该有个交代吧,尽管有一些他们(中共)犯的罪证不一定能找到。”于群希望大家来关心于宙的事情,希望能推进案子大白于天下。同时她也很关心仍旧生活在大陆的于宙的遗孀、她的弟妹许那,“她的安全我也一直在担心”。

于宙生前的朋友周毅(化名)表示,于宙的死,代表着正义的声音被打压,只有尽量多曝光中共的邪恶,类似的事情才可能被制止。“许那,你要好好活着,好好坚持下去,离真相揭开的那天应该也不会太远了,我们会支持你找到真相。”

于宙的另一位好朋友岳茵(化名)说:对迫害死于宙的办案人员,一定要追查到底。“所有人都知道他有多么的健康。这是非常明显的,那么短的时间,被迫害致死,只有是非常暴力的手段。”

岳茵呼吁曾经参与办案的人不要执迷不悟,现在已到共产党濒临解体的阶段,为了自己最后的一线机会,“站出来,把真相讲出来”。同时岳茵希望迫于中共暴政而不敢为法轮功发声的人们不要再惧怕,“于宙,他用生命来坚持信仰,只要您心里认同真善忍,冲破恐惧,就会等到天亮。”#

责任编辑:李沐恩

评论
2018-02-02 5: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