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五大深层因素 解析美拒绝蚂蚁金服并购案

美国财政部下属的外国投资委员会否决了中资企业蚂蚁金服收购速汇金的案件。图为财政部。(AgnosticPreachersKid/Wikimeida Commons)
人气: 967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1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中资企业蚂蚁金服收购速汇金(MoneyGram)一案日前以失败告终,外界热议,马云阿里巴巴系旗下的王牌小蚂蚁究竟在哪些方面无法赢得美国政府的信任?

专家分析说,除了涉及消费者个人信息保护外,让外资涉入金融基础项目是否威胁国家安全,以及并购方自身的资金来源透明度都是导致并购失败的因素。

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有权不解释否决并购案的原因,外界无从得知其真正考量是什么,但是通过多方资料的分析亦可窥知其中的奥秘。本文将梳理蚂蚁金服并购速汇金案件的来龙去脉,剖析并购失败背后的深层原因。

这桩12亿美元的并购案,蚂蚁金服自称是其“里程碑”式的计划。因为速汇金是全球第二大的汇款公司,如果收购成功,将是蚂蚁金服在美国乃至全球汇款行业中从“零”到“有”的大转型。反过来说,美当局拒绝它,外界认为它将作为一个先例,暗示中美地缘政治环境已变。

第一、美担忧公民个人资料隐私安全

《金融时报》报导说,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担忧,该交易将让蚂蚁金服得以接触到美国240万银行和移动账户。

报导采访的多位律师表示,此案突显国家安全上的担忧已经包括个人消费者数据。

速汇金的汇款业务中,通常会收集用户个人信息,包括:社会安全号、出生日期、雇主信息、转移来源、汇款用途、资金接受方以及与客户关系等。

按照美国的规定,政府要求汇款金融服务商保留用户在使用过程中产生的关键数据,且有保留的年份规定;同时还要求服务商必须遵守美国法律,比如执行美财政部金融犯罪执法网络关于恐怖主义和洗钱交易的规定。

外界普遍认为,中资企业在这些方面的表现都不佳。

这笔并购案也引起了国会议员的关注。在2017年3月,众议院共和党议员耶德(Kevin Yoder)和强森(Eddie Bernice Johnson)写信给财政部长姆钦(Steven Mnuchin),指“由于涉及让中国(中共)接手美国金融的基础设施,这项收购应该被谨慎评估”。姆钦是外资投资委员会的主席。

第二、公民个人资料可能被当“武器”用

律师告诉《金融时报》,这笔并购案失败的另一个原因是美政府担忧,公民个人数据可能被“武器化”,或者被用来破坏信用评级和访问银行账户,甚至被用作实施勒索或身份盗窃的手段。

速汇金的部分服务点位于一些大型美国军事设备,包括北卡罗莱纳州的布拉格(Fort Bragg)军事基地附近,在那工作的士兵、家属以及国防签约商一般都使用速汇金的汇款服务。此外速汇金还有世界上200个国家都设有分支机构。

“问题是你是否可以拥有双重用途信息,以及你是否可能将这些通过收购(拥有数据的)公司获得的信息作为武器使用”,文章援引香港一位律师的说法,他认为,数据跟芯片等拥有民用和军事双重用途的技术有共通之处。

另一位美国的熟悉并购业务律师则表示:“数据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中国实体)掌握的美国公民信息越多,他们就越有能力破坏某人的个人财务。”

美国政府拒绝马云旗下的蚂蚁金服并购美国汇款公司MoneyGram一案,外界理解这是一个先例,或意味着中美地缘政治环境已经改变。(余钢/大纪元)

第三、并购方案未能让美国当局放心

在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审理此并购的一年时间里,蚂蚁金服和速汇金总共提交了三次并购计划,可惜都未获得美国当局的信任,让监管部门放心。

根据媒体报导,2017年3月蚂蚁金服在遭遇半路程咬金——美国电子支付服务商嘉银通(Euronet Worldwide)——也出价购买速汇金,并质疑蚂蚁金服的并购存在国家安全隐患时,蚂蚁金服曾回应说,愿意接受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监管,保护美国消费者数据。

而速汇金一心想要卖给出价更高的蚂蚁金服,该公司也对外表示,即便被蚂蚁金服收购,美国消费者的个人信息仍会经过加密后储存在公司的IT系统,保存在明尼阿波利斯州,且会确保“交易得到充分保障,不被任何政府(包括中共政府)滥用或访问”。

但事实上,交易双方的行动并没有让美国政府放心。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商业及政治经济项目总监肯尼迪(Scott Kennedy)表示,即使政治环境不一样,这宗交易同样会被严格审查,因为“中共在保障隐私及个人资料方面的名声一向不怎么样”。

“阿里巴巴或因为本身是一间来自中国的企业而陷入两难的局面……它很难摆脱这个事实。”

他认为要独立分析蚂蚁金服并购案,“但大趋势确是走向更严格的方向……美国在(对待)中国不公平贸易方面的共识愈来愈强”。同时,美国两党政客也愈来愈倾向反对中国投资。

第四、中共国有资金是蚂蚁金服的大东家

律师和银行界人士告诉《金融时报》,蚂蚁金服让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面临许多棘手问题,其中一个最明显的就是:中共国家支持的实体和基金在蚂蚁金服中拥有15%的股份。

熟悉交易的一位前美国政府官员曾表示,“尤其是考虑到蚂蚁金服所有权中有显著比重的中共政府(资金)”,这让外界“很难识别”它的公司所有权。

根据蚂蚁金服公开的财务报告,养老金等国有资金在其总资产中的比重接近15%。蚂蚁金服对外解释说这些都是被动持股。蚂蚁金服发言人黄瑞兹(Reze Wong)说,该公司是私人运营企业,那些国有投资者虽占股份,但不控制公司业务,不参与管理,也不会有途径获得消费者数据等。

《金融时报》报导说,但华盛顿对中国投资的担忧是长期的,而且共和党和民主党政府全都有这种担忧。

2017年4月,受美国防部委托、赛门铁克(Symantec)前首席执行官布朗(Michael Brown)主持撰写的报告中指出,在某些情况下中国企业的投资动向相当隐密,刻意避开政府机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监管。

报告以中共政府资金支持的并购基金峡谷桥(Canyon Bridge)为例 ,指其设立目的是为了模糊资本来源,以此提高通过美国监管机构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通过交易的成功率。里面列举的获中共政府资金支持的中资企业名单也包括阿里巴巴。

值得一提的是峡谷桥想要并购的是美国芯片企业莱迪思半导体(Lattice Semiconductor),这笔交易在提交计划一年后(2017年)被总统川普(特朗普)否决。

外界认为,即便阿里巴巴的小蚂蚁吞掉速汇金计划不“自行而退”,也很可能如峡谷桥并购半导体公司案,最终被川普否决。

第五、中美地缘政治环境已变

在对外宣布并购失败的声明中,速汇金CEO霍姆斯(Alex Holmes)说了这么一句话:“(中美)地缘政治环境已经大大改变。”

不少观察人士也表示本案突显白宫鹰派的影响力更大,同时大趋势是走向对中资企业投资美国进行更严格的监管。

国会特设组织之一、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在2017年的年度报告中,向国会献策26条,第一条就是强调通过立法改革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以适应目前以及不断变化的安全风险。

同期,美国会参众两院推出近乎相同的法案,准备改革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限制外资对美国科技公司和基础设施的投资来保护国家安全。

这是自2007年颁布《外国投资和国家安全法案》后,美国对投资委员会审查程序十年来的第一次重大改革讨论。而且法案获得跨党派的支持,比如参议院的改革提案是共和党多数党党鞭科宁(John Cornyn)以及加州民主党议员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共和党参议员布尔(Richard Burr,参院情报委员会主席)等资深议员联合提交。

科宁表示,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需要更多权限来应对不断变化的外国投资对美国造成的国家安全威胁,尤其是来自中国的投资。

他告诉美国之音:“为什么中国(中共)与众不同?为什么对我们来说他们是严重的地缘政治隐忧?”

他说,许多美国企业在和中国做生意时总以为在和一般公司企业做生意,但其实两者之间存在巨大差异。“中国是国有经济,由(中共)政府控制,这解释了为什么中国和其它威胁不同。”

分析师:美国更不愿批准中国在金融业的投资

蚂蚁金服被拒投资的背后,也在引发投资机构的热议和新一轮应对。CBS报导说,一些分析师认为,外国投资委员会的这一动作可以意味着,美国当局更不愿批准中国在美国金融业的投资。

“对我们来说,(获得的)明确信息是川普当局将拒绝中国企业购买或持有美国金融公司大部分股份的任何努力”,美国精品投资银行Cowen投资公司分析师塞伯格(Jaret Seiberg)在写给客户的信中说。

Cowen在去年12月取消了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CEFC China Energy)的2.75亿美元的投资,原因是在获得外国投资委员会批准方面被推迟以及“不确定性”判断。

而2016年10月,中国泛海(Oceanwide)以27亿美元收购Genworth Financial的交易,至今仍在等待CFIUS的决定。

根据《金融时报》的报导,从2016年初以来,有25件中国公司收购案被公布,但是没有完成。几乎等于其它G7国家收购美国公司、陷入停滞的案件总数(27件)。

从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公布的数据来看,2013-2015年间共受理74件中国的外国投资申请。到2016年,来自中国的申请达到历年来最高,至少受理了180件。而2016年同期,委员会共拒绝27件外国投资并购申请,被拒的中资并购申请数目不详。

那么蚂蚁金服并购失败是否会改变中企投资美国?“我们认为这不会开启不去美国投资的潮流,因为很多(中国)科技公司变得更加国际化,他们不得不去美国”,中资并购公司华兴资本(China Renaissance)的并购业务主管蔡伟定(Jeremy Choy)告诉彭博社。#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01-06 9: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