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恋梅山──老照片怀旧情(四之一)

作者:黄金财

身着蓝染衣物的梅山老妇人。(黄金财 提供)

    人气: 253
【字号】    
   标签: tags: , , ,

续前文

恋恋梅山──梅山乡老照片展拍摄背景略谈:

老照片是生活纪录,亦是生活的回忆,不同年代的老照片,会有何种生活印象呢?照片如人生,不管是黑白也好或彩色也好,它传达了每一世代的流动岁月,刻划出每一世代的生活纹理,也牵动了在地每一角落的人事物,犹如一位情谊深厚的老朋友般。

当时代的巨轮辗转奔驰,飞跃而过的历史却是一首永恒传唱的讴歌,当春帆过尽处,又有多少动人心弦,刻骨铭心的回忆,以供旧人追忆与思索,只有当人们对这块生于斯、长于斯的土地产生深刻的关怀,那些充满了乡愁的老照片影像,才会成为人们共同的记忆和向上提升的能量。孔子曾言:“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当韶光如飞奔而逝已不再时,往昔的传统也逐渐消逝在缤纷多彩的时空里,甚至被时代的更替和文明的触角所淘尽,因此早年那些洋溢了高度人文情怀的行业及影像的场景,就更显得弥足珍贵,永远为人们所缅怀与疼惜了。

十九、蓝染

蓝染拍摄于梅山乡圳南村菁寮顶,据菁寮顶大地主林耀煌先生表示,昔日在菁寮顶一带遍生一种名叫大菁(又称马蓝)的野生植物,它是一种天然染料,加工后可做为染布原料,又因为当地地势高峭不平,因此结合植物及地形特色,将部落命名为“菁寮顶”,聚落位于水底寮南侧半山腰上,居民以林姓为主,现以莲雾和槟榔为主要经济来源。

梅山早期传统服饰的衫裤色彩,大多以“蓝、黑”两色为主,鲜少采用这两种以外的颜色,相当单调简朴,布料通常以素面为主,并非以花布为用,一切皆以实用功能性的前提做为考量,虽然未能“衣衫缡色,凤冠霞帙”展露雅致高贵形象,但居民亦习惯成自然,俭衣素食,甘之若饴,不觉其苦,可见其超脱技俗,无羁无碍的生活素养。后来到了日据时期,为了一新日积月累的清淡气象,乃有染色之习俗,而染色是指将织造的棉布品染色,让衣饰布料因有色彩而增添美观、耐用,甚至不易褪色。而台湾的染织技术,早期是从新北市潮湿山区的三峡区及台南市后壁区菁寮村平埔族所开创的,因两地区山林绿野之中,盛产制造染料的“菁树”呢!

菁树是一种天然染料,经过萃取后的蓝靛,可用来印染衣料。据台南后壁菁寮村殷正荣耆老说,早年在他祖父时代,就曾向梅山菁寮顶购买大批大菁原料萃取蓝靛,当时所采菁菜制蓝靛必须在清晨进行,以防菁菜采收后见到太阳光枯萎变黑,无法溶出蓝靛色素,因此制蓝靛要兴建菁礐槽池,藉以浸泡叶片等。又说,记得台湾光复初期,民生凋敝,物资匮乏,人民的食衣住行四大生活的必需品,全赖美国友邦支援,其中面粉粮食更是无限量供应,在生活困苦的家庭中,常“物尽其用”的将面粉袋改制成童装、内衣裤等,因其衣物上常印有标语文字,因此也造成了不少笑话,例如坊间就曾出现一则笑话,一名豆蒄年华的女孩穿上面粉袋缝制的衣服,胸前刚好有四个大字“中美合作”,而臀部中央却是“净重25公斤”字样,这虽是难得的巧合,但也暴露出当时生活条件的艰苦,就因为闹出诸如此类贻笑大方,有损尊严的轶闻,因此染色的衣料就更为当时的社会大众所重视,衹可惜民国四、五十年代,台湾的传统服饰因受到西洋化学染料的销入,这项蓝染传统工艺才失去它的市场需求,也结束染布业的风光歳月。如今梅山圳南村菁寮顶只剩一座废弃大菁染料浸泡池供人们怀旧,而野生大菁任其杂草丛生,衹留下如夕阳般的黄昏忆景罢了。

身着蓝染衣物的梅山老妇人。(黄金财 提供)
早期无电熨斗,布碖仔,是染纺将染好整捆布匹磨光,压平之工具。(黄金财 提供)

二十、爆米香

民国五、六十年代,乃属农业社会的生活型态,当时的经济状况大都均不算富裕,物质享受相当缺乏,在维持生活不易的情况之下,乡下小孩子品尝零食的机会不多,往往只能望着柑仔店陈列的糖果而兴叹,偶而一支三毛钱的冰棒或几颗糖果解解馋,就足够开心个老半天,因此当年的孩童乐天知足,活泼开朗,以蓝天绿草,小溪碧野为最佳的伴侣,也养成了勤朴刻苦的天性。

在梅山台三线玉虚宫对面庙埕,六十年代每星期约三次都会传来几声:“爆米香来啰!”的热情呼唤,广为招揽家庭主妇及闻声闻香而来的一大群小朋友,业者就在庙埕广场就地扎起营业场所,开始一整天的忙碌。通常是由每户人家各自量好几杯蓬莱米、砂糖、花生米,还有一条“粿袋仔”(准备盛装之用),一一在担子前排队,等待爆米花赶快轮到自己。为了等待那一声震耳欲聋的“开爆”声,望穿秋水似的,一直期待时间拨快一点,好细细品尝那难得咔咔又香喷喷而脆酥的滋味。

爆米香通常是父子或夫妻两人组成工作拍档,主要工具是铁制滚筒,过程是先将白米倒入滚筒的铁锅里,再盖上盖子,盖子外有一个手把,随即鼓动风箱助燃,好让滚筒内的白米均衡受热(燃料以龙眼壳、粗糠或焦煤等为主)。当加热器上的压力表到了设定的度数(约十磅气压),此时赶紧地把铁锅出口对准铁丝网,并撬开铁锅,内锅因高温一碰到外面冷空气,就会“碰”一声巨响,冒出阵阵白色烟雾弥漫,让在旁等待的小萝卜们起了一阵阵欢呼,等待已久的香气四溢米香终于完成。接着淋著糖浆切块,就可以一尝芳泽。当年的爆米香口味较小变化,尤其在缺乏物质,零嘴并不充裕的生长环境,几乎每个孩子都以此为主要零食。如今,随着物质文明的跃动,儿童食品不断研发问世,如蛋卷、巧克力、夹心饼等糖果,因其口味多变化,包装又精美,早已使得爆米香黯然失色。今天大声沿街吆喝“爆米香”的熟悉声调,已在时代的洪流中淹没,当年那些夹杂着小孩欢笑声、赞叹声与老板的道谢声,似乎已离我们愈来愈远……尤其当年小孩在人群中人手一块大口品尝的温馨镜头也早已难得一见了。

爆米香。(黄金财 提供)
爆米香。(黄金财 提供)

@#

──转自梅山文教

(点阅恋恋梅山──老照片怀旧情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面线制作,通常在凌晨四、五点即需进行,先将面条密密缠绕在小竹竿,使之逐渐成“线”,再放在室内阴凉处自然酦酵,面线长度便会增至原来20倍,就可将串著面线的小竹竿提到广场,准备最重要的“拉面”程序。
  • 早年没有石砌墙时,大雨会将山坡上的土石冲到华兴溪,后来请当地打石师傅利用建筑工法排列技术,发展精美的“人字砌”,不但环境美化,整齐美观,排水良好,而且即使历经强烈台风、地震,始终屹立不摇。
  • 随着时光环境迅速的变迁,一些古老行业正逐渐濒临失传或已消失殆尽,当年勤奋知足的生活中,洋溢着那股浓郁的民风和旧情,也日趋流失,年轻的一辈再也感受不到,唯有在残存的历史影像老照片中辗转见证往日的点点滴滴。
  • 大灶升火是一门学问,会的一根火柴就搞定,不会的可能被熏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所以早期女孩子要学煮饭、炒菜,第一件事就是要学升火起灶。
  • 台东适合慢活、漫游,天大地广海壮阔、景观多变、汉原客族群加上外国人齐聚,让它的文化凝聚成自己特殊的面相,非常迷人。
  • 每每想起早年那些充满人情味的古老行业,总会不知不觉勾起了多少的童年记忆,纵然它已逐渐褪色而远去,迅速消失在我们的生活中,但是透过手上一张张精彩黑白的老照片,让它得以重新活灵活现。
  • 每年十二月下旬到第二年一月底之间,是梅山公园梅花怒放时节,满山花海似雪,诗意一篇篇,人行其间,暗香浮动,山风徐拂,落英缤纷,仿佛瑞雪飘落,有如置身于人间仙境,“有花堪赏直须赏,莫待无花空赏枝”。
  • 生长的地方不同,木纹也完全不同,别人可能觉得不起眼的旧木料,在李家父子眼中都是非常珍贵的。
  • 龟甲笠边缘向外下垂的设计,使雨水能够从左、右两旁顺势流下,不会把身体弄湿,十分好用,难怪在早年龟甲笠成为农夫下田插秧除草的最佳农具呢!
  • 只有浸淫在艺术的创作与收藏、欣赏,才能静观万物,悠游天地,悦己娱人,参赞化育,开拓生命的无尽境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