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破柙记 (81)

作者:柳岸

老虎。(雅惠翻摄/大纪元)

    人气: 89
【字号】    
   标签: tags: , , ,

⎯⎯“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欤? ……”《论语.季氏》

祁冠三却不愿为往事打断自己兴致。他似有意地提醒说:“过去的事就别提了,就是上帝也有打盹的时候,何况我们凡夫俗子?……小有蹭蹬也增长阅历不是?……现在不是都好了吗?”

“倒也对!”牧师拭着眼角:“盼望我们能有个平平静静闭上眼的日子!”道尽四十年的沧桑。

“大清早您这里就熙熙攘攘,…”祁冠三只好转移话题:“怎么?大兴土木呀!”

“是……自从八二(1982)年修茸之后又是十多年了。该整修、整修了!”

“准是您布道有方,善男信女增多,大家捐款来关心这上帝驻足的地方。”

“哪里呀,教友再多也负担不起这修建的花费呀!是政府关心,拨专款!”牧师说到这里情绪才振作起来。

“好,好!”祁冠三伸著大姆指:“这说明政府宗教自由的政策是‘真格’的了。”

“可以这么说!”牧师的笑脸有些僵硬:“贯彻了宗教自由也提高了政府形象,在国际上也会有正面评价嘛!”

“这和国际有什么关系?”祁冠三不太理解。

“怎么能没有关系?”牧师耐心地阐述:“‘宗教局’的同志说:咱们这座教堂是本市最大的,政府大力扶持也是适应国际形势的需要嘛!”

“这么说…这里要有外事活动了?”祁冠三羡慕地说。

“就要有了,就要有了。外国人到汴州来,看到我们很好的贯彻了宗教政策。我们工作做得好,就连国家、政府的威望也增光添彩。不是?”

“看样子马上就会有外宾来?”祁冠三大胆出击。

“是呀!要不怎么会费这么大的劲……”他指指来回穿梭的工人。

…………

只不过刚刚“立冬”,一场西北风刮来,大地也被冻得发抖。

二道坝又进入淡季,顾客、游人都大幅减少。所有的店、摊也都缩短时间,只在日照最充分的十一点至下午两点半开门营业。

文陆吃完午饭就熄了炉火,锁上门向市场管理处走来。

两名被一付手铐铐在一起的男子蹲在管理处门口,冻得瑟瑟发抖,状至可怜,面貌似曾相识。文陆想了想,大概是一对以本市场为地盘的小偷。想要表示一下同情却又怕坏了自己正在进行的“大事”,口中只是半调侃半规劝地说:“哥儿们,失风儿了!……何苦?”

他走进办公室,见自己所要找的宋公安员正在打电话,仿佛是汇报工作的样子。于是,他走向前只敬献了一枝烟,便退到门口椅子上坐下,等候“召见”。

电话时间很长,啰啰嗦嗦,过了一刻钟还没有结束的迹象。文陆又不能露出不耐烦的样子,于是他站起身面向门外,隔着玻璃欣赏那冬日景致。

渡口码头正在翻修,旧木板被一块块拆掉换上崭新被桐油浸的发亮的松木板;标志着二道坝门面的牌楼,由原来的竹木结构变成铁架、水泥构件,虽还没有颜色也看得出龙头凤尾的浮雕;厕所也油漆一新,原来有窗框没窗扇的通风口也镶嵌了绿色铁纱………

可见当局正在花大力气,下大本钱。为什么?就连身在其境的各商户也蒙在鼓里。

要求整洁、卫生、防火、防盗,保“安全”的传单已经发至每一个货摊,违规处罚条例有三十多项。

“……最大的困难是人手!……”文陆突然从宋公安员口中听到这一句。他的耳朵不自觉地竖起,捕捉每一个字:

“……这里只我一个公安人员,即便把乡公安员也算上才三个人。……这么大的场面……责任又这么重!……”

“………”

“不是加班的问题。……我们就是铁才能打几根钉?而是保障外宾安全,攸关国家体面。我建议:由县公安局来挂帅!……”

文陆眉头一扬兴奋起来,不自主地回头看看,恰与宋公安员目光相遇。后者马上一股厌恶表情。文陆意识到自己有遭到怀疑的可能,他装做有痰要吐的样子,可屋里没有痰桶,便推门外出。反正最重要的话已经得到验证了。

这个“国际人权观察团”要来二道坝!文陆判断著。

两个窃犯还以为文陆吃了闭门羹而出来,相互笑笑,算做一次小小的报复。

又过十分钟,公安员探出头来:“张六,进来!”

二道坝很少有人知道张文陆大名,只叫他六子。公安员大概是为了严肃吧,冠上了姓。

文陆再进办公室,再次敬烟、点火。

“什么事?”公安员随手指了指办公桌前的木椅,示意对方坐下。

“是这样……”文陆小心翼翼:“我的牛头车找到了!”

“在哪里?”公安员吐了口烟圈。

“还在火车站!”文陆胆虚地说。

“神经病!”他斥道:“还在火车站,你报什么丢失?让我忙活了一个多月!”鬼知道他是不是真话。

“不是一回事!”文陆急忙解释:“是丢失一个月之后它又突然被送回来了!”

“那你把它开回来不就完了!”公安员不耐地说。

“没这么简单!”文陆牢骚地:“昨天我拿着存车证取车,存车处说,我这证作废了。车是昨天才存下的,必须新存车证。这不!正说明是有人偷走了车又偷偷开回来了吗?”

“你要怎么样?”公安员还没弄清楚张文陆的来意。

“求您开封证明信,证明这车是我们的,一个多月前被偷了,应该物归原主。”说着文陆手中一条“红塔山”香烟放在桌面上。

公安员瞟了一眼香烟:“开个证明信倒也可以,”他说着却不动手:“你本来就已经挂失了嘛,资料带齐了吗?”

文陆赶紧送上“档案”⎯⎯车主姓名、车号、型号、出厂日期、特征等等。

“……不行!”公安员突然又变挂。

“怎么?”文陆吓了一跳。

“你这车要回来也没用了!”他严肃地说。

“怎么呢?”文陆再问。

“市公安局规定:从十一月份起不准这种牛头车再在本市出现。”

“那我们怎么办?”文陆失魂落魄。

“市局规定,你有什么办法?个人服从整体嘛!”他扳起面孔。

“我们这车可是辛辛苦苦攒钱买来的,总不能当废铁卖出去吧?”

“能当废铁还不错呢!只怕当废铁也没人要。咱们二道坝划成‘开放试验区’了,一切要有现代化的标准。”

文陆哭丧著脸:“这可是实打实的八千人民币呀!就这样报废了,打个水漂还看仨圈儿呢!”

“说这些没用!你要证明我给你开,但是你不能开到这二道坝上来。外宾要来参观、访问。让人家看见你这车比牛快不了两步,噗噗响,处处烟,还不当成怪物?眼看就二十一世纪了,还有这种东西!污染环境,有碍观瞻,不是纯粹给我们国家丢脸吗?”

“既然要照顾外宾我们也就认了。”文陆委屈地说:“可是能不能这样……外宾来的时候我把它藏起来,等他们走了我再用?”

“这……我可做不了主!”公安员两手一摊:“再说,这外宾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走,你能知道?”

“您给个信儿不就行了?”文陆打蛇随棍上,把香烟似是不经意的向前一推。

宋公安员瞪大了眼,在那香烟下面露出一角百元票!

“……这可为难死我了!”公安员装做不见,仍是一付为难的表情:“这样吧,你先拿证明信取车,先藏着。等可以开出来的时候我再通知你!”说着把抽屉打开,那一条“红塔山”连同百元票一齐落到抽屉里。

尽管不尽如意,文陆还是一蹦三跳地出了“管理处”。回头看看那二名窃贼,并排躺在地上冻得连声哼叫。

@#

责任编辑:魏春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云英不做声地端详了他半晌才点着头说:“说良心话,你这番话最对我的脾气!”
  • 魏云英所能叙述的当然只是这防空洞历史中她所经历的部分,是“现代版”。倘若追述它的全貌就得上溯到四十五年前,在这一点上文陆比她要清楚的多。
  • 渴,十分干渴,喉头就似一把火!他努力想说出一个“水”字却十分费力。舌头碰撞嘴唇的结果,连自己也听不清。
  • 计划初步成功,文陆向云英做了个鬼脸。
  • 这是为什么?充满人性理想的人却总要受到非人性的对待!
  • “黄永祥!”云英双手颤抖,不自主地喊出他的名字,脚步也不觉踉跄起来。
  • 莫非自己一生就该注定与动荡、颠沛为伍,直到老死荒野、尸骨无人收?
  • 祁冠三的心“咯噔”一下,百密一疏,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贪图方便让李麟来帮助搬家。没有想到魏仲民是有可能认出李麟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