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破柙记 (82)

作者:柳岸

老虎。(雅惠翻摄/大纪元)

      人气: 51
【字号】    
   标签: tags: , , ,

⎯⎯“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欤? ……”《论语.季氏》

四十四  宗教,友谊

经过整修的大教堂不仅是最黑暗的“文革”时代无法想像的,也是自十年前当局重申“宗教自由”政策以来所难以比拟的,甚至和一个月以前也大不相同了。

环绕教堂周围的铁栅用黑漆重新漆过;堂前的石阶干净的透亮;黄铜镶裹的大红门金色闪烁;汉白玉制做的圣水盆仿佛是牛乳凝就。

走进大厅,当先扑入鼻中的是桐油的清香。所有座椅、拜凳都被重新油过;讲台是柞木雕花新制的;做为背景的尖拱形长窗,彩色玻璃攒聚而成各种圣像,显出跃跃欲动的神态。

钟楼上的大钟格外洪亮。一会儿似乱石穿空的惊涛,一会儿又似润物无声的春雨,像千骑并行的驰骋,像脉脉含情的私语。……人们根据自己心情的不同感受着不同的回应,汴州市的半个城都浸沉在肃穆、安详之中。钟声向人们宣示:一个超越生死、荣辱的天国存在着,它在招手!……

庄严、辉煌、温馨而又带一点神秘。

祁冠三五十年前就是信徒,现在又“迷途知返”了。邓月蕙不仅在一个月之内成了年青的信众,因为嗓子好还进了“唱诗班”。一向无拘无束的张文陆此时也是少见的庄重,加入祈祷的行列。而本为虔诚信徒的魏云英,此时却被公安机关勒令,限制在“干休大院”的家中不得外出。

看起来置身事外的李麟,此时在祁家的二楼上。隔着窗户注视教堂大门外那如临大敌的便衣警察及翘首以待的各种记者。

“唱诗班”透过扩大系统在教堂周围赞颂:

“欢乐平安的年华,幸福美好的时辰。

劳苦、忧愁的得到安慰,

勤劳、上进的得到温馨。

神台歌唱,万民欢欣,

伟大崇高无上的至尊………

阿门!……”

上午十一时,教堂再一次钟声大作。一辆绿顶奶黄色的“面包”车在吉普车前导、四辆蓝牌公家车追随下,向教堂驰来。

李麟拿起电话………

“面包”在教堂大门前停下。三男一女,蓝眼卷发的“国际人权观察团”跨出车门。天气寒冷,他们有的穿厚呢大衣,有的穿风雪衣,打扮倒也随便,在教堂执事的欢迎声中步上石阶。他们先在大门旁的汉白玉水盆中以手点水划十字,互致祝福,然后进入大厅。

“唱诗班”再一次歌唱:

“万民齐声歌唱,赞美圣主慈恩。

荡涤一切污垢,圣血洗刷灵魂。

助我消灭丑恶,搭救罪人沉沦。

颂扬上帝荣耀,耶稣长驻我心。…… ”

客人们以好奇的眼光,打量著清新、辉煌的装饰,在祈祷席中平静的坐下,并以微笑向周围信徒打招呼。显然心情轻松,十分满意。

潘牧师开始布道,今天的内容是《约翰福音.第十四章》:

“……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只有借着我才能走近上帝的门坎。你们认识了我就等于认识了上帝。……’腓力对耶稣要求说:‘求您将上帝的真容显示给我们,使我们得以瞻仰。’耶稣说:‘腓力呀!你和我相处很长时间了,还不认识我吗?当你看到我的时候就是看到了上帝!你们的祈求将在我手中实现。’……

……在我们中国也有古训:‘祭神如神在’。心中有了神,上帝也就必会与你同在。……”

客人们听不懂中文,当然也就更听不懂杂合儒家的基督教义。但,他们从布道者慈祥、庄严的神态,以及信徒虔诚、肃敬的眼光中,似乎也看得出,这是一场真实并非“戏剧化”的“弥撒圣会”。他们温和地笑着,参与共同的祈祷。以自己的语言和著“唱诗班”的歌声:

“……在上帝庇佑下,我们离开罪衍。…

在上帝庇佑下,我们灵魂得安。……”

在一片“阿门”声中“弥撒”结束。客人也像普通信徒一样,排队领受牧师代表上帝的祝福。女宾们甚至行了屈膝礼。

随后是互致祝福的场面。信徒们可以相互交谈,也开始大胆地接近这些高鼻梁、蓝眼珠的教友。在没有翻译在场的情况下,主客之间可以不受约束的接触。这是当局拿手的节目。语言不通,因此可以不必担心“出轨”。

客人们最感兴趣的是“唱诗班”。这全是二十岁以下的女孩子,戴方帽,穿法衣,虽然稍有拘束却比大多数老成持重的信徒们活泼的多。她们聚在讲台右角互相议论:什么人那句唱错,那句跑调。当然更有趣的话题是外宾鬈曲淡黄的头发和奇形怪状的胸针。……

一位大约在五十岁年纪的女士向她们走来:

“Hello!”她笑容满面的招呼。

女孩们瞠目结舌。

“Thanks for your wonderful HYM!(谢谢你们美好的唱诗)”

她希望用英语来寻求可能的知音者。女孩子们不懂话,但却从那善意的微笑中感受到亲切。她们胆子逐渐放大,敢于表示自己的情感了。也不知哪来的灵感,邓月蕙说了句:“O.K”!其实她也不懂它的含意,只不过从中电影中得来的印象:仿佛不管是外国人或“半中国人”都离不开这个字眼。

但却使外宾大受鼓舞。那老妇摸著月蕙的头慈蔼地问:“When did you become a Christian(你什么时候成为一个基督徒的)?”

月蕙傻了,不知所以,只有笑。

女外宾并不泄气,她顺手从月蕙手里拿过“唱诗”本。谁知,这唱本不仅是中文,连曲谱也是简谱。

她随口唱了一首圣诗:………

女孩子们漠然看着她。不仅因为这是斯堪地纳维亚语,而且也因为没学过这一曲调。

女外宾有些失望,但却不死心。她用英语说了另一首曲名:“Let us with a glad-some mind”然后自己先唱起来:

“Let us with a glad-some mind Praise the Lord,……”

“……大家欢乐颂扬天主,祂是如此和蔼可亲。……”

女孩子们哄然而起,显然这是学过的了。

发现同伴找到知音,“观察团员”们都聚了过来,同唱:

“……上帝深植在我心里,万物生灵赖祂喂养。……”

欢乐融融、亲密无间,气氛达到高潮。

张文陆随祁冠三来到牧师面前。

“真想不到会有这样的欢乐气氛!”祁冠三在领食圣饼之后对牧师及执事说。

牧师正向继来者祝福,没时间答话,执事却兴高采烈地晃动着眼镜说:“少有的场面,少有的场面!……”

“我们年轻人见的世面少,教会原来是教人学好的地方,上帝是个慈祥,宽容的神。”张文陆也禁不住插嘴,他捧起牧师的手亲吻了好几次。

不知是谁想起了交换小纪念品和彼此签名。月蕙从衣袍内取出一叠“汴州八景”的明信片,选出一张照有铁塔的送给白衣老妇。后者要求她签上名字。自己也取了一张背景为斯德哥尔摩大教堂的照片送给月蕙,同样也签上了名字。周围的人相互仿效,又是一阵欢声笑语。

张文陆似乎热衷于此道,他想取得每位外宾的礼品及签名,在人群中穿来穿去。却因毛手毛脚,一不小心把白衣老妇已经到手的明信片撞散落地。急得月蕙反复斥责:

“不会小心点,……这么没礼貌!”

文陆又是敬礼又是鞠躬,嘴里不管对方听不听得懂,连说:“对不起!”然后蹲在地上仔细地、一一把明信片拣起………

正在此时大门外传来短暂的争吵声,接着一名头戴鸭舌帽佩“联防队”臂章的年青人闯了进来。后跟的二位:一人便衣,另一人着警裤未戴警帽而警服却提在手中。

大约是不便扩大事态吧,门外守护的便衣警察竟没跟进来与之争吵。

“鸭舌帽”对在场的人逐个审视。

说来令人难以置信,“鸭舌帽”三人竟是奉李麟的“调遣”而闯入教堂的。

@#

责任编辑:魏春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说来令人难以置信,“鸭舌帽”三人竟是奉李麟的“调遣”而闯入教堂的。
  • “倒也对!”牧师拭着眼角:“盼望我们能有个平平静静闭上眼的日子!”道尽四十年的沧桑。
  • 云英不做声地端详了他半晌才点着头说:“说良心话,你这番话最对我的脾气!”
  • “我看起码对您来说就会有很大的影响!”李麟突然严肃地说。
  • 她随手拿起床上的书,念道:“《朝乾夕惕十三年》这是写雍正皇帝的。”“真神!你一看题目就知道内容?”李麟大为佩服。
  • 魏云英所能叙述的当然只是这防空洞历史中她所经历的部分,是“现代版”。倘若追述它的全貌就得上溯到四十五年前,在这一点上文陆比她要清楚的多。
  • 渴,十分干渴,喉头就似一把火!他努力想说出一个“水”字却十分费力。舌头碰撞嘴唇的结果,连自己也听不清。
  • 计划初步成功,文陆向云英做了个鬼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