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破柙记 (85)

作者:柳岸

老虎。(雅惠翻摄/大纪元)

    人气: 69
【字号】    
   标签: tags: , , ,

⎯⎯“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欤? ……”《论语.季氏》

 四十七      真假“马、列”

魏仲民接到市委办公室打来的电话通知,说星期四将有“负责同志”约其面谈,届时将会派车来接。但却没透露接见者是谁。

他打腹稿,查资料,摘引马、恩、列、斯、毛著作的原句原话,直到写提纲,准备了两天。

他想,这是难得的机会。将与本市党的领导人进行面对面的讨论,就各项党的基本政策、理论问题阐述自己的观点,或许是个机会,使党有可能接受自己的某些意见。

星期四到来,一辆黑色“桑塔纳”停在市委“干休院”大门口。魏仲民服装整齐的跨进汽车。

他一身典型六十年代打扮,蓝呢干部服、干部帽,从袖口露出的衬衫雪白、板整,严谨地扣著一丝不茍。

使他觉得奇怪的是汽车并没有开进市委大院,却在几度转弯之后进入一座别墅型花园,刘家花园。

一位女秘书恭而敬之把他请进一间会客室。倒也不大,共分两间。西间是办公室设置,东面南墙前是围着玻璃茶几的一大二小一组沙发。墙角有盆花,东墙贴壁是一张本市大地图,北墙一幅大型招贴画是:《邓小平同志在深圳》。

南面的一排长窗不但关起,而且厚呢窗帘紧闭,室内仅靠日光灯照明。

魏仲民刚在长沙发中坐定。西门一开,从办公室走出一个人,身着警服,金丝眼镜。

魏仲民定睛看去:戈进军!

此时的戈进军与四年前来魏家寻觅爱情时的毛头小伙显然不可同日而语了。他微胖,眼角也隐现皱纹,尽管只不过三十出头,却已显出中年人特征。

他先招呼一声:“魏伯伯!”然后握手、取暖瓶、倒水、泡茶。

这“伯伯”二字还是当年与魏云英恋爱时的惯称,并不表示魏仲民与戈承志有过共事关系。如今戈进军沿用这一称呼无非是在“组织关系”之外的一种亲切表示而已。

“今天……”戈进军仿佛有些不好意思,既谦虚又腼腆:“…本来是市委王副书记约您见面的,可是省委李书记突然来视察本市‘清(理)污(染)工程’,他陪着视察去了。临时嘱咐我来替他,向您传达几点意见。……同时,也听听您的意见!再向他汇报。……”戈进军的态度似是很为难,有些却之不恭、受之有愧的味道。

“唔……”魏仲民晃动着头,端著茶杯琢磨戈进军的话意。陡然,愤懑之情油然而生:自己是退休的前任市委宣传部长,是国家“司局级”干部。当下竟派一名副处级干部来传达意见,这是公然对自己的轻视。更何况,这位新贵与自己的女儿有过一段情的关系。这样安排是什么意思,要达成什么结果?是诚心捉弄,还是上任不久的戈承志书记要搞父子专权,以这种方式逼老干部向“新主”表态、效忠?

但是戈进军既然已做了开场白却就由不得他不听下去:

“……最近……”戈进军忽然面色一收,亲切之情代之以脸若冰霜:“市委开会讨论了退休老干部问题。”他打开笔记本,仿佛是在念会议记录:“市委认为:自干部离休制度实行以来,本市绝大多数退休干部都能正确认识,自觉服从。不少同志还表示……”

魏仲民仍端著茶杯,不喝也不放下。他在品味:这篇讲话稿是出自谁的手笔?努力求得文字简练却舍不得一连串的“辉煌”之词!这是做秘书的通病。当年他身位此任,为某些领导人撰稿时也是此类“八股”。

“可是!”戈进军调整了一下眼镜,口气一转:“确也存在着置身老干部行列的个别人,在退休后的一系列言论、行动中表现了脱离党的原则,背离党的方针、政策的倾向。他们对党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一系列改革开放政策不理解,不赞同,甚至对党的事业产生消极、悲观、失望、抵触的情绪。

……对‘六四’反革命暴乱的态度,典型的反映了部分党员的思想混乱。有人从右的方面否定党的领导,极力宣扬怂恿资产阶级自由化;也有人从‘左’的方面反对党的‘改革开放’政策,认为党是在与资本主义合流。……”

魏仲民不动声色,仔细倾听着其矛头所向。

戈进军透过眼镜斜眼看看对手,判断这番前言的作用力:

“……不幸的是我们市委前任常委,宣传部长魏仲民同志就是其中之一!……”

魏仲民的头皮猛地紧绷。参加革命四十余年,遭党内点名批判这是第一次。以往这种批判语气总是由他向别人发出的。他的头频繁抖动,手中的茶杯终于放在茶几上。

“……使市委不能理解的是,魏仲民同志多次上书中央及省委负责同志,从理论上阐述对‘改革开放’政策的不满。认为党导致了‘资本主义复辟’。可是,在行动中却放纵自己的女儿参预暴乱,妄图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对自己妻子猖狂的反党、违法活动视而不见;最近竟然发展到支持自己的女儿抗拒、抵制公安监管,搅乱社会治安。……”

魏仲民口唇发紫,他的手指著戈进军摇荡不停。

戈进军脸上一股查觉不到的微笑,看来事情正在按预定的情况发展:

“…… 市委极为重视魏仲民同志的情况,做了专门讨论,提出以上的看法。但,为了慎重,也为了对魏仲民同志负责,市委也希望听到魏仲民同志自己的意见。……”

“好,我说!……”戈进军话音还没落魏仲民就“咚”地一声站起来。但忽然在嘴唇抿动几下之后没有马上说下去。

戈进军轻松地放下笔记本,恢复了先前的笑容。他似并不急于倾听对方的说辩,只力图表白自己:“我的任务完成了!下面听您的。”说着又提起暖瓶先为对方续水再续自己的:

“魏伯伯不要激动!党的会议嘛,……总是严肃有余而体谅不足。……”仿佛他对自己传答的内容还保留有一定的距离,只不过身不由己而已。

“……我……”魏仲民竭力镇定,想把自己拉回到已准备好的谈话稿中。但因为太过激动,方寸免不了有些紊乱:“我要求你做认真的记录。……不!不止是笔记,你要录音!……”他固执地说:

“……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里有一句最精辟的话。……”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戈进军脱口而出,含着难以掩饰地讽刺。是的,这句话流传了一个多世纪,在中国已经像小孩子背诵“天安门上太阳升”一样俗不可耐了!

面对经典,魏仲民严肃得很。他看了戈进军一眼,未理会这种嘲弄:

“知道螃蟹的人未必懂得它的吃法!……”他反讽:“马克思在这本著作里最精辟的一句应该是:共产主义必将代替资本主义!”他豪壮地说:“而不是相反。请你记住,不是相反!用资本主义来代替共产主义。”

戈进军微笑的脸松弛下来,仿佛是有人提醒一般赶紧记录。“列宁在一九二四年解释苏联‘新经济政策’时告诫全党:我们借鉴资本主义的最后目的,是消灭资本主义。⎯⎯原话可能有字句的差别请不要计较末节⎯⎯周恩来同志在一九七二年中美建交问题上也说过:我们与资本主义国家的交往最终目的,是消灭这一制度。……即使邓小平同志也说过:我们学习资本主义,是学它的技术、管理而不是它的剥削!……”

戈进军一字一句记录,录音机“沙沙”作响。

“剥削!……明白吗?”魏仲民愤怒地说:“这是资本主义的本质,也是人类社会不平等的根源。是马列主义最根本的出发点,也是鉴别真假马列主义的根本标志,放弃了它就是放弃了我们共产主义的根本目标……”一连三个“根本”使魏仲民的声调也达于高峰,他不得不停下来喘口气、喝口水:

“……反观我们现在的政策,有这种清醒头脑吗?剥削的本质被一句广被宣扬的话⎯⎯‘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所掩盖了。……

从逻辑角度上说,这句话本身就有漏洞。谁先富?谁来‘允许’?这位别人要发财还需经他‘允许’的人是谁?上帝、救世主、红太阳?……你允许谁先富?用什么手段去富?是世袭贵族吗,是权钱交易吗,是贿赂公行不择手段吗?一句话,是用剥削吗?……”

魏仲民在党内一贯印象是“老夫子”,教条、保守。但戈进军却没想到是如此迂腐、固执,甚至有以身殉道的味道。更没料到会有如此一番大道理做为理论根据。他不想听,也听不下去。很想就此阁起笔记本,关掉录音机,端茶送客。可是不行!自己此时身份是“代表”市委首长,倾听魏的自辩。按党章:党员有权在讨论自己问题时充分表述自己的意见。应该让人家把话说完。而且……更重要的是在这场激烈辩论的背后,他的真实计划还没开始呢!……

“您的这些观点我会原封不动地向市委汇报!”戈进军含蓄地表示自己的不耐烦。

@#

责任编辑:魏春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黄逸芳的职衔是省电视台主持人,可是全省观众谁也没能够在屏幕上有幸睹得芳容。
  • 一场欢乐融融的“国际友谊交流”被田守志等人搅得索然寡味,“观察团员”们一个个都变了脸色。
  • 说来令人难以置信,“鸭舌帽”三人竟是奉李麟的“调遣”而闯入教堂的。
  • “倒也对!”牧师拭着眼角:“盼望我们能有个平平静静闭上眼的日子!”道尽四十年的沧桑。
  • 云英不做声地端详了他半晌才点着头说:“说良心话,你这番话最对我的脾气!”
  • “我看起码对您来说就会有很大的影响!”李麟突然严肃地说。
  • 她随手拿起床上的书,念道:“《朝乾夕惕十三年》这是写雍正皇帝的。”“真神!你一看题目就知道内容?”李麟大为佩服。
  • 魏云英所能叙述的当然只是这防空洞历史中她所经历的部分,是“现代版”。倘若追述它的全貌就得上溯到四十五年前,在这一点上文陆比她要清楚的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