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僭建风波被指损律政司威望

郑若骅夫称“一时不小心” 骆应淦:若知法犯法应辞职

新任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及其丈夫潘乐陶位于屯门大榄海诗别墅的相连两幢独立屋,被传媒揭发涉嫌僭建。图为海诗别墅3号(右三)及4号(右二)独立屋外观。(大纪元资料图片)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1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林心仪香港报导)新任律政司司长郑若骅位于屯门的独立屋被揭露有多处僭建,事件持续发酵。政界及法律界人士皆质疑郑若骅知法犯法,不适合担任律政司一职,应该请辞。

律政司司长郑若骅自上周六见传媒后,连日来没有再回应住宅僭建问题,但民间引发的争议仍持续。

民主党主席胡志伟昨日出席港台节目时表示,从多方报道看到郑若骅在购买该独立屋时已知有僭建,经过十年仍没有处理有部分违规建筑的问题,期间甚至怀疑出现其它僭建物。他认为郑仅称自己没有足够警觉性,不足释除公众疑虑。

胡志伟又不满郑称将交给屋宇署处理的说法,认为以她的专业身份应该主动拆卸僭建部分:“她不需要等屋宇署进一步检视,她应告诉公众‘我今天作为律政司司长,任何违规问题、任何违法问题,我一定必须立即纠正’,不需再等,因为她已经知道了!”,胡认为郑已属“知法犯法”,令人质疑能否胜任律政司长一职,“请她和政府都要小心考虑,郑若骅是否是合适的人选,继续担任律政司的岗位。”

胡志伟表示若郑依然没有全盘解释清楚,会在议会内提出质询,包括在本周四特首林郑月娥将出席立法会答问大会上,提出质问。至于是否提出不信任动议则有待商讨。

同属民主党的立法会议员林卓廷则表示,正就郑若骅大宅僭建事件提出休会辩论信函,目前正等待立法会主席批准。

公民党已去信立法会内务委员会,要求邀请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到立会交待事件。(李逸/大纪元)
民主党主席胡志伟表示,假如郑若骅未能全盘解释清楚,会考虑在议会内提出质询。(蔡雯文/大纪元)

公民党邀郑至立会交待

公民党则发新闻稿指,郑若骅自上任首日起居所僭建及婚姻等状况的申报问题遭到传媒所质疑,事件引起公众广泛讨论。该党昨日已经去信立法会内务委员会主席李慧琼,要求主席邀请郑若骅就事件到立法会向议员作详细解释并接受质询,释除公众对其个人诚信的质疑。

公民党党魁杨岳桥指,律政司长未来会处理一地两检、国歌法、《基本法》23条立法等重大议题,公众对政治任命官员有极高道德要求,而是次事件却涉及律政司长的个人诚信。

他指,立法会是良好平台,若郑若骅“事无不可对人言”,应到立会向社会清楚交待事件。

骆应淦:事态严重影响律政司威望

另外,有传媒披露工程师出身的运输及房屋局陈帆,为郑若骅及其丈夫潘乐陶的证婚人。运输及房屋局发言人随后证实消息,并指陈帆曾经到访过潘乐陶的寓所,但强调未曾去过郑若骅的寓所。发言人指,陈帆不知悉,同时也没有谈及两人寓所可能有僭建的问题。

潘乐陶昨日出席法律年度开启典礼后离开时,被传媒追问僭建问题,他说今日会有方法交待事件,而当他再被追问身为工程师,为何寓所出现疑似僭建问题时,他回应称“买楼时一时不小心”。

智库思政筑觉成员、建筑师关兆伦表示看过该独立屋的图则,明显有僭建物,其外墙有许多加建物明显违规。他指天台屋是比较常见的违建,而在“那个年代”不少独立屋都会加建地库,如当年唐英年的大宅。但他说,拆卸外墙的做法比较大胆,因为会影响楼宇结构,很少人会这么做。关兆伦认为以郑的专业有能力察觉买楼时是否有违建问题,令人惊讶是早已获悉将担任律政司长却没有改正的做法。

参与大律师公会换届选举的资深大律师骆应淦在另一电台节目中表示,僭建问题事态严重,已影响律政司的威望,予人“其身不正”的感觉,认为郑若骅若早知有僭建,有机会修正而不作行动,应考虑辞职:“她的职位是要维持法治公正,她被政府游说坐这个位,2016年因爆窃案已经曝光,但一直没有采取行动,究竟是得过且过还是有恃无恐,这种心态很影响她担任这个职位。”

另外,前大律师公会主席、资深大律师梁家杰认为今次僭建问题是郑若骅上任后面对的最大挑战,测试她对法治的承担及应付危机的能力。他指,当年唐英年、梁振英选特首,僭建已是最大的问题,对郑若骅上任前不处理好此问题,他感到大惑不解。从捍卫法治及法律的角度,他认为郑身为捍卫香港法治的第一人——律政司司长,对守法的基本要求都心存侥幸、得过且过,令人很难有信心。他表示要待郑全盘解释才予公平判断。

连日建制派皆认为应给予郑若骅改正机会,前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陈婉娴则在报章专栏上直言,“既然(任命)是早有安排,那就令人质疑其(郑若骅)能力,是否如人家称颂之高”,她质疑对方为何会犯“如此低级错误”,若是如其所言是上手留下,“即问题存在已久,而且明知有错,但错而不改。这种态度,叫人如何相信其对法治之坚持?”

陈婉娴认为,郑若骅要解答大众到底她是“明知故犯,错而不改”,还是“不知者不罪”,又说“若明知错而不改者,犹如知法犯法;若是不知者不罪,则似乎未够政治的警觉”。◇

责任编辑:陈玟绮

评论
2018-01-09 11: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