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投资挑战国家安全 美国会听证提对策

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周二(1月9日)进行了年内第一次听证,主题为“全球经济变化带来的挑战”。(Mark Wilson/Getty Images)
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周二(1月9日)进行了年内第一次听证,主题为“全球经济变化带来的挑战”。(Mark Wilson/Getty Images)
人气: 154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1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报导)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周二(1月9日)进行了年内第一次听证,主题为“全球经济变化带来的挑战”。出席听证的多位专家表示,中国(共)是美国针对外国投资改革的目标对象,其通过投资窃取先进技术已对美构成新威胁。

美国会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的巴尔(Andy Barr)主持了此次听证会,他表示,欢迎各国来美投资带来经济效益,但也必须保证美国的国家安全不受侵犯。

出席现场听证的五位专家分别从各自角度献策,包括针对获取技术的途径进行针对性的反制、追踪资金来源、查明投资来源国,以及联合他国加强针对中资企业的监管活动等。

前美商务部秘书长卡辛基尔(Theodore Kassinger)表示:“中国(中共)作为一个战略对手和经济大国,已经决定了其是CFIUS改革针对的中心。”

他解释说,中共政府通过大规模投资、严格控制入境投资,并要求外资企业披露知识产权,限制外资进入社交媒体等商业领域,以及战略指导国有企业行为来获得最新科技。他认为,“中共科技民族主义已经带来复杂的经济以及国家安全挑战。”

中共给美知识产权造成最大损失

“如果外国公司盗窃美国知识产权,或者存在违反美国安全政策、违背美国利益的行为,就不应该被允许在这个国家投资——不应该被允许购买美国公司的所有权。”美国知识产权盗窃委员会联合主席布莱尔(Dennis Blair)说道。布莱尔曾是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海军上将以及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和国家情报局总监。

“美国每年因为知识产权盗窃损失6000亿美元,比美国对亚洲的贸易逆差还要多。而中共(给美国)造成的损失是最大的。”他认为更新现行的CFIUS法规非常有必要,并对国会参众两院去年11月提出的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FIRRMA)表示欢迎。

中共有六条途径瞄准美最领先技术

在场专家证实,中共获得技术的途径至少有六种,包括:吸引外资到国内投资,中国到海外投资(包括绿地和并购,包括少数股权),进口,聘请外国人到中国公司和研究机构工作,派中国留学生到国外学习(1978年至2016年总计460万人),以及通过网络等手段盗取外国技术。

华府智库战略国际研究所中国商业政治经济研究项目主任肯尼迪(Scott Kennedy)建议当局“关注可能损害美国国家安全、中共尚不具备且难以自行发展的技术”。他还表示,尽管技术可通过多种途径扩散,但总有些路径比其它路径更容易规范。

布莱尔在回复国会议员的提问时,透露现在存在的威胁是,“中共已经从过去瞄准获取次级技术转向最先进的一级技术”,而且它们主要通过投资到美国来偷军事技术,或者考虑从美国的盟国那里获得这些重要技术。

那么针对中共通过投资构成的新威胁,专家认为比较重要的是美国政府要能够识别中共投资,不要被误导或迷惑。

误区一:区别对待中共私营、国有企业

美国企业研究所常驻学者史剑道(Derek Scissors)认为当前比较重要的一点是,要正确识别中资企业的申请。

他认为过去人们对中共国有企业与私营企业的认识被误导,而认清这一点非常重要。“共产党对私营企业和国有企业的控制权并没有什么差异。”他说。他还表示,中国没有法治,没有法院或媒体可以让私营企业用来抵制党的命令,(比如党)让他们忽视美国法律或者窃取技术这类的命令。

“虽然私营企业能获得的(国家)补贴较少,但是在中共看来,它们跟国有企业一样。”他认为,“在国家安全方面,(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差别对待。”

“虽然中共国企占中国全球投资的大部分,但在美国市场的投资份额却低于40%。”

误区二:中共借他国空壳公司投资美国

史剑道表示,2018年,在政策选择上,必须将新风险与原有的旧风险分开。他指出,去年,来自中国的最大在美收购案表面上是通过爱尔兰来的,但实际仍是中资企业在控制。

他说,用子公司和空壳公司来美并购,可能意味着中共“在用其它控制公司的方式玩游戏”,但最终仍是中国的钱在产生影响,“不管公司的名称或总部的所在地在哪儿”。

因此,他建议CFIUS和政策决策者,“识别公司控制权,最好的办法就是跟踪投资的资金”,通过过去的公司表现来衡量这些企业投资。

对于美国政府可以采取的措施,专家们建议联合他国一起加强监管,同时可采取高度针对的反制政策。

对策一:美可联合他国加强投资监管

多位专家建议美国政府扩大与盟国在技术控制政策上针对中共进行合作,因为中国同时也在欧洲、北美、澳洲有大量投资。目前,欧盟在考虑针对外来投资出台新的限制措施,澳大利亚、加拿大也在实施类似的审查。

“从政策角度看,可以通过协调其它国家,或通过双方或多边合作共同设计(中资海外并购)监管框架。”前总统顾问、国家安全委员会主管亨特(Rod Hunter)表示。

亨特曾在小布什总统时期任职国家安全委员会并负责CFIUS案件。在12月的第一次听证会上,他亦明确指出,美国改革CFIUS的行动是全球打击中共投资的一部分。这是国会经济委员会十年来第一次对CFIUS进行听证。

对策二:采取高度针对性的反制政策

控制中共获得新兴技术已经被确定为美国面临的紧迫政策问题之一。亨特赞同美国政府针对特定的国家安全威胁做出反应。

他表示,一个例子就是“中国通吃”(China catch-all)规则,要求对出口中国的特定物品征收许可证,而过去是除了出口物品用作军事用途,其它情况都不需要许可证。他认为可以利用出口管制这类灵活且可精心设计的政策针对技术被盗。

战略国际研究所的肯尼迪也建议美国政府采取高度针对性的政策,避免中共损害美国的经济活力。

而布莱尔表示,有些损害美国利益的中国国际公司不能被允许并购美国公司。

他举例说,中国交通建设公司(CCCC)的一家子公司在2010年8月购买了一家美国公司Friede Goldman United Ltd.,这家美国公司是世界领先的海上钻井设备设计公司。而另一面,中国交建旗下公司在中国南海建了七个分支,造岛、造码头、造机场,美国媒体报导这些都是中共的军事建设工程。

布莱尔说,中国交建必须二选一:如果与中共政府合作、反对美国利益,就不要投资美国,“不可能两方面都占。”#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01-10 7: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