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重庆女子被滥用药物离世 家属控院方谋财害命

重庆市涪陵区退休女工谭明秀在涪陵区中心医院老年病科住院期间,因被滥用药物,身体迅速恶化,半年后离世。(家属提供)

人气: 97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10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梁义报导)重庆市涪陵区退休女工谭明秀赶到涪陵区中心医院老年病科住院,想输些葡萄糖和氨基酸增强体力,但没想到被滥用药物12天,至身体多系统损害,全身瘫痪,半年后悲惨离世。

家人发现医生滥用药物谋财害命的真相后,先后数十次向涪陵区卫生局、重庆市卫生局举报,要求对涪陵中心医院老年病科医生违规、违法、犯罪行为进行调查处理,但相关部门百般推诿,拒绝调查。

不仅如此,在巨额利益的诱惑下,又有卫生局的保护伞,该老年病科至今仍继续违规、错误使用中药注射液并搭配胃酸抑制剂给住院就诊的老年患者静脉输入。谭明秀的家属还调查搜集到同期该科医生使用黑治疗手段损害其他老年住院患者健康的证据。

谭明秀的女儿颜晓艳近日对大纪元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落入“魔掌”

谭明秀在2016年8月底一次体检中意外被查出肺癌,但颜晓艳形容母亲心情平静泰然面对,在家里也力所能及地做些家务,还去住宅楼下的一小块菜地里种点菜。她和家人都决定不化疗、放疗,而是在家吃中药调理修养。

谭明秀(右)入院前两天(2016年10月3日)在家中照片。(家属提供)

后来因饭量减少、体力疲惫,谭明秀在一个月后的10月5日上午去涪陵区中心医院老年病科住院,目的是输葡萄糖和氨基酸两种营养药物补充能量增强体力,而非治病。她们在入院时给医生明确说明了入院目的。没有想到却落入“魔掌”。

颜晓艳说,事后调查,当天医生并没有按照谭明秀及其陪同家属的要求给输葡萄糖液,而是输了价值170多元的氨基酸,原因是葡萄糖输液医院收费只有十多元。除此之外,医生在没有告诉谭明秀及其家属的情况下,给谭静脉输入了其它多种“不对症”药品,其中之一是“红花黄色素注射液”,属于中药注射液

据悉,所谓中药注射液,就是用中草药提取的。中草药历来是口服或外用,口服药通过肠胃屏障,一些有害物质通过肠道排出体外。但大陆制药厂从中药里提炼,生产出的所谓“中药注射液”被注射后绕过肠胃,直接被组织吸收或进入血液。同时因为没有经过正常的药物研发流程,不良反应发生率极高。

但不少医院在高额金钱利益的诱惑下,在谋财的同时还危害人的生命。颜晓艳说称,据药商和医生之间约定的潜规则,医生可以从药商处获得药品价格30%~40%的回扣。除此之外,医生和所在的科室还可以从本医院获得药品销售收入至少10%的奖励。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中药注射剂的市场规模已经达到200亿元以上。

颜晓艳说,医生给谭明秀静脉输入的红花黄色素注射液的《药品使用说明书》中说明:“用于冠心病引起的稳定型心绞痛。”但谭明秀一无冠心病,二无心绞痛。并且医院对该药品的收费是1支139.99元,而药品批发商城里的价格只要30多元。

研究显示,这红花黄色素注射液静脉输入可导致包括呕吐、休克在内的9种严重不良反应。

但在暴利和高额回扣的利益驱使下,医院医生和药商勾结,还有政府官员充当黑保护伞,医院医生在违规、错误使用中药注射液给患者静脉输入上变本加厉。

据悉,中共国家卫生部和药监总局对于药物不良反应规定了上报机制,要求医院在临床使用药品发生不良反应后,必须及时上报医院所在地政府的卫生局和药监局。

颜晓艳透露,为了掩盖病人注射后的不良反应,如“呕吐”等,涪陵区中心医院老年病科医生还“发明”了使用胃酸抑制剂和止吐剂配合中药注射液同时使用,试图把中药注射液静脉输入在患者身体上发生的中毒反应从表面上抑制住,比如止吐或延缓发生呕吐的时间等。也就是,给病人注射“毒药”的同时,又给人输入“解药”。不但没解了毒,还毒上加毒。

越输越糟

颜晓艳说,结果母亲谭明秀在入院第一天输液结束后,和丈夫一起打车回家吃饭、睡觉,待第二天再到医院输液。下车后即头昏、行走困难,勉强走到家后,就恶心呕吐、头痛剧烈。谭明秀和家人都误以为是晕车所致。

“早晨还自己在家煮饭吃,然后去医院还和医生谈笑风生叙述自己病情的亲人,家人都认为她不会刚从医院回家就突发其它疾病,以为晕车呕吐一会儿就可以好转。”

但后来由于呕吐不止、头疼不止,谭明秀当晚由女儿陪同返回医院。在下车时,又呕吐不已,呕吐的最后一口带血。

谭明秀入院后护士连续第5天给谭明秀静脉注射胃酸抑制剂和止吐剂。(家属提供)

颜晓艳说,当天医生给谭明秀一共静脉输入了五六种药品,收费1000余元。医生第二天早上查房时,家属问主管医生:“呕吐是否是静脉输入药品造成的?”但主治医生杨敏仍欺骗她们说:“可能是(昨天输入的)‘脂肪乳’(一种补充人体能量的药品)造成的,脂肪乳是大分子,不容易吸收。今天不用了。”家属信以为真,放心了。

但两名主治医生非但没有停用红花黄色素及胃酸抑制剂、止吐剂静脉输入,反而还增加了一种中药注射剂“康艾”(收费约240元)静脉输入。把胃酸抑制剂由第一天的2支增加为3支,止吐剂由1支增加为3支,并同时发《病危通知书》。

家人介绍,谭明秀是从注射药物的第三天上午开始出现严重反应的,除不断呕吐外,还发生胸部严重不适、头痛更加剧烈、口渴难耐、心慌等,万般痛苦。输液时还用一只手抓住病床的栏杆挣扎。

谭明秀多次对医生和家属说:“我没得信心了,怎么越输越糟糕!”并对家人说:“不输水了,我们回去,这里越输越糟。”不仅如此,谭明秀还出现严重的意识模糊,产生幻觉。

颜晓艳说,他们心急如焚向医生求助,但两名主管医生明知谭明秀入院后才发生的危急症状是她们违规错误静脉输入多种药物使患者中毒所致,但继续欺骗家属,说是谭明秀癌症病危,说是“电解质失衡”,叫家属准备后事。

第四、五天,谭明秀状况继续恶化,呕吐不断,无法吃饭、喝水,连胃液都呕出来,面部浮肿,表情痴呆。

谭明秀(右一)入院第5天状况继续恶化,呕吐不断,无法吃饭、喝水,表情痴呆。 (家属提供)

但医生仍然没有停止错误用药,连续错误用药12天,直到家属发现真相后,才被家属叫停。但已经太晚了。

颜晓艳说:“我们只知道医生小病大治开大处方谋财,万万不曾想到医生谋财还要害命……”

家属决定把谭明秀从这老年病科转到该医院其它科去,但受到老年病科两名医生的阻扰。家属认为,医生担心转科后会暴露出病人入院后发生的危急症状是她们错误用药造成的,于是从中作梗,百般阻扰。

后来,病人家属经过和医院方的艰难交涉,又耽误了两天时间,才把谭明秀由老年病科转到该院的消化内科。消化内科医生听家属诉说病人被滥用药物毒害的经过后,只给谭明秀输入葡萄糖和氨基酸及维生素等药物维持生命,谭明秀的呕吐才逐渐停止,转科一周后才开始解大便。

谭明秀被药物伤害的全身瘫痪,意识模糊。(家属提供)

颜晓艳说,母亲入住老年病科遭受医生药物毒害的20天中都不能吃饭喝水,不解大便,奄奄一息。转入消化科后虽然暂时保住了命,但医生滥用药物造成谭明秀身体多系统损害、全身瘫痪、意识模糊、大小便失禁。在家人的护理下又活了半年后去世。

家人质疑

事情过去近两年,谭明秀的子女和丈夫依然后悔万分,亲人受害的悲惨情景造成的恐惧在他们的心中挥之不去。

谭明秀的丈夫颜先生表示,“我本来是很细心的人,长期来形成一个习惯,看病后都要看医生处方和药价。谭明秀入院输液的第一天,当护士用两支针管先后给谭明秀静脉注射胃酸抑制剂和止吐剂时,我还当场询问护士:注射的什么药?护士回答说:一支是‘护胃药’,一支是‘止疼药’。我自以为‘护胃药’是助消化一类的药品。‘止疼药’也无大碍。所以未及询问药品的化学名称。”对此颜先生非常自责。

“按照卫生局和社会保障局的规定:医院每天必须给住院患者打印《医疗费用清单》,详细列出收取的各项医药治疗费用,并在次日上午送达患者。但是该医院仰仗属于公立三甲医院,公然违反规定,不给患者打印医药费用《清单》,目的是不让患者及家属发现医生滥用价格虚高的药物及虚假收费等问题。当患者及家属发现了,为时已晚,药品早吃下肚子里面了。”颜先生说。

据悉,胃酸抑制剂的不良反应包括头晕、恶心、腹泻、便秘、肌肉疼痛,大剂量使用可出现心律不齐、转氨酶升高、肾功能改变、粒细胞降低等。家人质疑,谭明秀第一天输液回家后即发生头疼头昏、恶心呕吐的症状,除中药注射液造成外,还与输入胃酸抑制剂造成的毒性反应有关。

医生给谭明秀输入的胃酸抑制剂,医院每天收费也近200元。

“胃酸抑制剂静脉输入是用于胃溃疡出血的患者的。谭明秀无胃溃疡,更不存在胃溃疡出血。为何给她静脉输入这药品?”谭明秀的子女和丈夫在知道真相后,多次愤怒地质问医生。

 后来他们查询到红花黄色素注射液早就被国家药监总局列入《药物严重不良反应通报》文件中。其九大不良反应也早就被专家撰文发表在医学刊物上。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教授公开批评中药注射液用于静脉输入的严重不安全性。

艰难的举报历程

谭明秀的丈夫和女儿发现医生滥用药物谋财害命的真相后,于2016年11月上旬开始,先后向涪陵区卫生局、重庆市卫生局、国家卫生部递交《举报信》,要求对涪陵中心医院老年病科医生上述违规、违法、犯罪行为进行调查处理。

颜晓艳说,但因为涪陵区中心医院是涪陵区卫生局的直属(公立)医院,区卫生局接到家属的举报信后,百般推诿,拒绝调查。甚至还指示本地一所民办“医疗纠纷调解机构”出具一份《专家意见书》,判定医生用药是正确的。

后家属从涪陵区司法局官方得知,这家“医疗纠纷调解机构”根本没有从事医疗事故鉴定的资质,出具的《专家意见书》是非法的。

谭明秀家属从2016年11月开始到2018年2月的16个月中,先后3次去重庆市卫生局举报,几十次去涪陵区卫生局面见局长、副局长、科长、副科长,据理力争要求卫生局调查。

此外,家属还向重庆市公安局和涪陵区公安局递交了《报案书》,并附上6万多字的医生为吃药品回扣故意违规、错误用药间接杀人犯罪的证据材料。

同时,还在重庆涪陵区乃至全国性的互联网站上公开张贴了给卫生局的《举报信》、给公安局的《报案书》以及证据材料文件,敦促对相关医生的犯罪事实依法调查处理。但是涪陵区卫生局对家属的举报和互联网上民众的呼声置若罔闻,至今拒绝调查。

颜晓艳说,有卫生局的保护伞,这家医院老年病科医生至今仍在违规、错误使用中药注射液并搭配胃酸抑制剂给住院就诊的老年患者静脉输入,继续披着医生外衣搞黑治疗,危害着老年住院患者的生命健康与性命安全。

颜晓艳说,他们调查搜集到母亲受害前后该科医生使用黑治疗手段损害甚至害死其他老年住院患者的证据。 

近年来中药注射剂引发的不良反应事件

2006年,鱼腥草注射液导致数百起严重不良反应甚至多起死亡事件,而被禁止使用。同时被暂停的还有复方蒲公英注射液、鱼金注射液、炎毒清注射液、新鱼腥草素钠氯化钠注射液、新鱼腥草素钠注射液、注射用新鱼腥草素钠。

2008年,刺五加注射液导致严重不良反应,导致多名患者死亡。 

2009年,双黄连注射液发生不良事件,并有死亡病例报告。

2012年6月25日,药监局网站通报中药注射剂——脉络宁会引发人体严重的不良反应。通报称,仅在2011年它就有不良反应1500例,其中严重病例报告189例,严重不良反应主要为呼吸系统损害、全身性损害和心血管系统损害等。

2018年5月29日开始的短短半个月中,药监局接连四次发布公告,先后要求柴胡注射液、双黄连注射剂、丹参注射剂、天麻素注射剂等中药注射剂大品种修订说明书,并针对儿童、新生儿、婴幼儿做出禁用或慎用的要求。

2018年9月27日,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发布公告称,注销黄瑞香注射液药品批准证明文件。注销情形是“公司申请”。

由于中药注射剂受到政策的监管,从去年开始,大陆各药企药注射剂业务板块业绩均出现大幅下滑。

#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10-02 2: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