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抵制共产主义 重温世纪演讲(三)

推倒这堵墙——里根总统的柏林墙演讲

1987年6月12日,里根总统访问西柏林时,在波兰登堡门的柏林墙前发表题为“推倒这堵墙”的演说。(公有领域)

人气: 243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10月10日讯】【编者按】1987年6月12日,在东西柏林交界的勃兰登堡门前,里根总统发表演讲,向时任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发出呼吁:“如果你寻求和平,如果你要为苏联和东欧寻求繁荣,如果你寻求自由,就到这扇门来吧!戈尔巴乔夫先生,打开这扇门!戈尔巴乔夫先生,推倒这堵墙!”

当时,里根的演说并未引起媒体的太多关注,一个主要原因是,许多人不相信柏林墙会轻易垮掉。然而,历史总是出人意表:1989年11月9日晚,由于误解,东德官员宣布柏林墙即刻开放。在之后数周里,数万名东德市民走上街头、拆毁围墙,那堵象征铁幕的墙终于倒了。

1990年6月,东德政府正式决定拆除柏林墙。1990年10月3日,德国和柏林完成统一。

今日回眸,里根总统的自由之声,已载入史册;铁幕下的不屈抗争,亦铸出永恒。每时每刻,世界都在见证:信念、真理、勇气,铺就追寻自由的道路,这条路在不断地延伸、延伸,通向明天。

以下是里根总统“推倒这堵墙”的演说全文。

*****

科尔总理,市长先生,女士们先生们:

二十年以前,肯尼迪总统曾访问柏林,在市政厅对这个城市的人们以及全世界的人们讲话。从那时起,有另外两位美国总统到过这里。今天,我本人,第二次到访你们这座城市。

我们,几位美国总统,到柏林来,是因为我们有责任在这个地方声张自由。但是我必须承认,我们被此地吸引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这座城市的历史感——比我们的国家还要久远500年的历史;是Grunewald和Tiergarten的美丽;更多的,是你们的勇气和果敢。或许作曲家鲍尔.林克,更为了解美国的总统们。你们看,正如在我之前莅临过这里的几位总统,我今天到这里来是因为,无论我到哪里,无论我做什么,我总是要到柏林来一趟,至今我还在柏林存有一只衣箱。

对全欧洲各地的听众们,我要表达我最热切的问候以及来自美国人民的最良好的意愿。对那些东柏林的听众,这里另有特别的致意:尽管我无法与你们谋面,如同站在我面前的西德听众们,我也向你们致以由衷的祝福。在我能与你们汇聚一堂之前,我只能先站在此地,与你们西柏林的同胞们在一起,认同一种坚定执著,一种不可改变的信念:柏林,只有一个。

在我身后,竖立着一堵墙,把这座城市自由的区域包围起来,这是一列巨大的壁垒,把整个欧洲大陆辟为两半。从波罗的海以南,这列围墙纵贯德国,带刺的铁丝网,混凝土围障,隔离带以及哨卡和岗楼,像一个巨大的切开的伤口。再往南,或许还存在着一串看不见的或许并不昭彰的围墙,然而,手握钢枪的士兵和巡查哨却无时无刻不在那里执行监视——还在限制人们旅行的权利,集权国家仍然在那里对普普通通的男人和女人们施加强权控制。

然而,在此地,在柏林,突兀的围墙最为醒目;这里,围墙切割了你们的城市,新闻图片和电视屏幕已经把这个残酷的景象揭示给全世界。站在布兰登堡大门之前,每个德国人与自己的同胞都天各一方。每个德国人都不得不面对这一处历史的伤疤。冯.维塞克总统曾说过,“只要布兰登堡大门依然紧闭,德国问题就解决不了。”

然而今天……今天我要说:只要这座大门还关闭着,只要大家还忍看这处伤疤的存在,悬而未决的就不仅仅是德国问题,而是关诸全人类自由的问题。

是的,我到这里,不是来表达悲天悯人的情绪的,因为我在柏林察觉到希望的讯息,即便是这堵墙的巨大阴影,也遮蔽不住胜利的曙光。

1945年,同样在这样的春日,柏林的人民走出防空掩体,看到的是战后的满目疮痍。数千英里之外,美国人们伸出援手相助。1947年,国务秘书——如同你们所了解的——乔治.马歇尔宣布了举世闻名的马歇尔计划。正是在40年前的这个月份,他说,“我们的政策不是针对任何国家或任何信条的,而是针对人类的饥饿、贫困、绝望和混乱的。”

不久前,在德国议会大厦,我见到了马歇尔计划的纪念展示。我被一处战争残存的建筑震撼了——一处烧毁后重建的建筑残留。我知道,与我同年龄段的一代人,看到这个残存建筑都能回忆起这座城市里战前星罗棋布的古典建筑群。战争的残骸简单地叙说道,“马歇尔计划曾在这里帮助我们,强化自由世界的力量。”在西方,一个强大的,自由的世界已经梦想成真。日本也已经从废墟中站立起来,成为经济上的巨人。意大利、法国、比利时——几乎所有西欧国家都获得了政治和经济上的重生;欧洲共同体已经建立起来。

在西德,在这里,在柏林,也出现了经济上的奇迹。阿登纳,怀特,以及其他领导人都懂得实行自由政治的重要性——同样的,也是真理——只要新闻记者能有表达的自由,繁荣就会到来;只要农人和商人们都能享有经济自由,繁荣就会到来。德国领导人——他们降低了关税,扩展了自由贸易,降低了国人的赋税。仅在1950到1960年间,西德和柏林这边人民的生活水平就翻了一番。四十年前还是一片废墟,如今的西柏林已经成为德国最伟大的工业城市;繁忙的办公楼,精美的住区和公寓,气派非凡的大街,幽深的林荫大道和广袤的绿地公园。这里,城市文化曾经被摧毁殆尽,今天已经有了两所著名的大学,有了交响音乐厅和大剧院,有了无数电影院和博物馆。这里有欲求,有充足的食品、衣物、车辆——有无尽的美妙商品。从毁灭,从废墟中,你们,德国人,在自由之下,重建了这座城市,让她再一次成为地球上最伟大的一个城市。现在,苏联或许另有自己的打算。但是我的朋友们,这里有些事情,是苏联人不能指望的:柏林人的心愿,是的,柏林人的幽默,还有,柏林人的意志。

1950年代——在1950年代,何鲁晓夫曾预言,“我们最终将埋葬你们。”但是今天的西方,我们看到一个自由的世界,已经到达人类历史上不曾有过的繁荣昌盛。在共产主义世界那边,我们看到的是失败、技术落后、人民健康水平的下降、甚至无法满足基本的生存需求……过于匮乏的食品供应。甚至到了今天,苏联依然无法养活自己。四十年之后,在这里,面对全世界,有一个伟大的、无法逃避的结论:自由引领繁荣,自由,才能让国与国之间世代幽远的仇怨为和平与友好所取代。自由才是最终的胜利者。

现在,苏联人自己,或许正在以一种有限的方式,渐渐理解自由的重要性。我们听到来自莫斯科的许多声音,关于改革与开放的新政策。一些政治犯已经被释放。一些境外的广播也不再遭到阻隔和干扰。一些经济企业已经从国家控制下获得了极大的经营自由。这是不是苏联一系列伟大变革的开始?还是他们做给西方看某种虚假姿态,只是为了不进行根本的变革而强化原有的苏联体制?我们欢迎变革和开放;因为我们相信,自由和安全是并存的,人类自由的进步,只会给世界带来和平。

在苏联,已经出现了我们不可误解的迹象,那就是会带来自由与和平的戏剧性进步的迹象。

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先生,如果你寻求和平,如果你为苏联和东欧的人民寻求繁荣,如果你寻求人类的解放,请你到这里来,到这座大门来。戈尔巴乔夫先生,敞开这座大门。戈尔巴乔夫先生,推倒这面墙!

我知道,人们恐惧这个大陆上战争和分裂的痛苦,我想你们保证:我的国家将努力帮助你们克服这些障碍。可以确定的是,我们在西方,必须抵抗苏联的扩张。因此,我们必须保有不可突破的国防力量。无可置疑的是,我们寻求和平;因此我们必须尽力削减双方的军事力量。

十年以前,苏联就以新的武力威胁向西方联盟发起挑战,研制出数百个新的、更为致命的SS-20核导弹,能把欧洲每个首都轰炸一遍。

西方联盟的回应是,让自己也拥有相应的军事实力(除非苏联同意协商更好的方案)——所谓的,削减双方的武器装备。有好几个月时间,苏联拒绝开诚布公地协商。作为西方联盟,相应地,只能进一步装备自己的抵抗实力。曾有过艰难的时日,正如我1982年访问这个城市时的情形,抗议者在街上游行,苏联人从谈判桌旁走开。

但是过后,西方一直保持着坚强的抵抗。我要邀请两位昔日的抗议者……我要邀请今天的抗议者……让他们对这一事实做出评判:

由于我们的强大,苏联人回到谈判桌上来了。由于我们的强大,今天我们终于接近了可能性,不仅仅是限制了武器的增长,还第一次限制了地球上所有核武器的数量和等级。

在我发言的此时此刻,北约部长们正在冰岛会晤,议论我们提议的削减这些武器的计划。所有在日内瓦的会谈,我们同样提出深化削减战略武器的议题。尽管我们在力促削减军备,我向你们保证:我们要抱有抵抗苏联扩张能力的军事实力,在一旦必须的情况下。在我们同盟国之间,美国要力争战略防御机制……达到这样的程度:为必须防御的提供防御保障;它是这样一个系统,简言之,这个系统不会以民众为打击目标,只是为他们提供安全屏障。这些措施只意味着,要增强全欧洲以及全世界的安全。

我们必须牢记一个至关重要的事实:东方与西方,大家并非由于拥有武力而互不信任;相反,我们是由于互不信任,才武装到牙齿。

我们的分歧实际上并不在于武器,而是关于自由。当肯尼迪总统24年前在市政厅演讲的时候,自由就是有局限性的,柏林正陷于围困中。今天,尽管这座城市还承受着种种压力,柏林这一方却保卫著自己的自由。自由,它本身,也正在地球上行走。

在菲律宾、在中南美,民主已经获得新生。跨过太平洋,自由市场在那里创造著一个接一个的经济奇迹。在工业化国家,一场技术革命正在发生,以计算机技术以及电讯技术迅猛的、戏剧性的进步为显著标志。

在欧洲,仅仅一个国家,以及它控制着的国家,还在拒绝加入自由的国际社会。然而,在这个经济成倍激增,信息和发明激增的时代,苏联面临着抉择:它或者做出根本的变革,或者成为孤家寡人。

今天,此刻,正是希望的时刻。我们在西方,时刻准备着与东方共同促进真正的开放,打破隔绝人民的壁垒,创造安全和自由的世界。的确,没有比柏林更好的地方,东西方交融的这一点,来开始这个行动。

柏林自由的人们:今天,如同在过去一样,美国人民在密切关注各方遵守1971年四方协约的执行。让我们利用这个机会,在庆祝这座城市奠立750周年纪念日的时刻,共同呼唤一个新的时代,呼唤新的进展,为柏林未来更丰美的生活。让我们一起维护联邦德国与民主德国之间,由1971年协定批准维护的纽带。

这里,我邀请戈尔巴乔夫先生:让我们一起工作,努力把柏林的东西两部分合为一体,让所有的居民能在世界上这座伟大的城市中共享美好的生活。

开放东西德,乃至开放全欧洲,东方与西方,让我们把这座城市的活力带到更远的地方,找到更好的途径,让德国享有更便利、更舒适、更发达的经济生活。

我们期待着这样一天,西柏林能变成整个中欧的枢纽航空港。

美国将与我们的法国和英国盟友一起,做好帮助和准备,共同带来柏林的国际会晤。让柏林成为联合国会议的适合场所,各国可以在此地聚集一堂,共同探讨人权、武器控制或其它需要世界性合作的议题。

没有更好的地方,比柏林更可以建立对未来的希望,启迪年轻人的心智了,我们将荣幸地在这里召集夏季的青年交流、文化活动,让其他来自东柏林的年轻人也能在一起分享这些交流的快乐。我的法国和英国的朋友们,我肯定,他们也会做同样的努力。我的希望是,东德也正式邀请西德的年轻人过去进行交流。

最后的提议,也是最贴近我本人意愿的:体育体现著快乐和高尚的精神,你们或许注意到,南韩,1988年主办奥林比克运动会的时候,就曾欣然让北朝鲜承办了一些赛事。各种国际体育竞技也可以在这座城市的各个地点举行。如果在未来几年内,东西柏林共同举办奥运会,将会展示给世界一种怎样的开放盛况呢。

我曾说过,近四十年的时间里,你们柏林人创造了伟大的城市。你们,尽管承受着威胁……苏联试图扩散东方的影响,还有阻隔和封锁。今天,这个城市生机勃勃,尽管承受着这堵墙体现著的种种挑战。是什么让你们在这里坚持?当然,自不必说的是你们无比的坚韧,是你们无比的勇气。但是我相信,另有更为深刻的东西存在,那是涵盖着柏林万千气象和生活方式所展示的东西——那不仅仅是情绪化的因素。没有对困惑的清晰醒悟,没有人能长久的生活在柏林。相反,另有某种东西,面对柏林生活的艰辛而欣然接受,继续为使柏林更美好骄人而贡献出努力,使之与围墙所隔绝起来的别处——极权主义治下,阻碍人们释放人类能力与精神的那些地方——迥然相异,还有某种精神,能对这座城市发出强有力的声音,对它的未来,也对自由,肯定地说:“是的!”一句话,我认为,能让你们守护在柏林的,是爱。

爱,既博大深远,又是持久执著的。

或许,这才是一切的根基,是东德和西德本质上最大的差异。极权主义国家制造出的是落后,因为它是在对人们的精神施暴,它遏制人类创造、欢乐和信仰的冲动。即便从爱与信仰的象征性事物上,极权主义者所看到的也都是对自己的冒犯。

数年以前,在东德开始重建自己教堂的时候,他们建立起一个世俗的构造物:亚历山大广场上的电视塔。

实际上从那时起,官方就开始纠正他们所认为的那座电视塔的一个主要缺陷,他们把塔顶上的玻璃半球体涂上油漆和各种遮蔽物。然而,直到今天,只要阳光照射到那个玻璃半球——那个可以俯瞰整个柏林的玻璃半球,反射出的强光都会形成一个耀眼的十字!

这里,在柏林,正如这个城市本身,爱的象征,信仰的象征,是不可征服的。

正如我不久前从Reichstag——德国统一的化身——眺望时见到的情形:我注意到人们在柏林墙上喷涂的文字,很可能是年轻的德国人书写上去的:“这座大墙终将倒塌。信念终将成为现实。”

是的,纵贯欧洲的这座大墙必将倒塌,因为它支撑不了信念;它支撑不了真理。这堵墙支撑不了自由。

另外,在我的话结束之前,我还要再说一点。我来访后遇到一些游行示威者,抗议我的到访,对我提出质疑。对他们,那些抗议者,我只想说一点。我想知道,他们是否能扪心自问,假如拥有那种他们此刻执意追求的政府,是否还有人能做他们此刻正在做的事情。

感谢大家。上帝保佑你们所有的人。#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10-11 10:1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