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崔士方:抓捕“孟主席” 中共国际策略很受伤

人气: 453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8年10月12日讯】在疑似紧急情形下,中共当局将自己费力扶上马的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孟宏伟请君入瓮,虽是避免了翻版王立军的出现,但也令其国际扩张策略“很受伤”。

翻看国际刑警组织2017年的会员国缴费(按欧元计),排前七名的依次是美国(10,569万)、日本(6,562万)、德国(4,207万)、法国(3,194万)、英国(3,144万)、意大利(2,660万)、中国(2,032万)。

国际刑警组织的实权人物是总秘书长(五年一任,可以连任)。在二战后,这个职位基本上就在美、德、法、英几个“大股东”间流转。缴费体量只有美国五分之一的中共,在总秘书长人选上难以插手,就转而在具门面性质的主席人选上动脑筋(四年一任,不可以连任)。

借助在国际刑警组织“自愿捐款”项目上暗暗加力,并拉拢众多“第三世界兄弟”投票,2016年11月,当时以公安部副部长兼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局长的孟宏伟,终于坐上了国际刑警组织主席的大位。

文革后,中共打开国门,对外触手开始四处延伸,不断试图在各种国际组织安插人手。

其中包括:2005年,中共教育部副部长章新胜出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执委会主席;2006年,前香港卫生署署长陈冯富珍当选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2008年,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毅夫出任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2011年,央行副行长朱民出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2014年,赵厚麟出任国际电信联盟秘书长;2015年,柳芳出任国际民航组织秘书长;2016年,前财政部副部长金立群出任亚投行行长等。

除了例牌的有一名中共外交部高官到联合国担任副秘书长,余下由中共官员获得要职的国际组织主要是经济、文教、民航、电信等组织,对中共而言,含金量相对较低。相比之下,陈冯富珍当选世卫总干事(2届,任期10年)和孟宏伟任国际刑警主席就是北京眼中最具含金量的位置。

原因是北京2002-2003年闹非典时刻意掩盖疫情,加上国保国安迫害人权“名声在外”,以这样的斑斑劣迹,还能在世卫组织和国际刑警组织谋得要角,当然令北京当局暗自窃喜。

而事实上,唯北京马首是瞻的陈冯富珍也确实帮主子在打压台湾和对中国发生的疫情“大事化小”方面出了很多力。

反观“孟主席”,上任不到2年,虽然在海外追逃、发布红通令方面“小有建树”,但赛程还未过半,就黯然被自家主人关入牢笼,事前连个招呼都没打,这让被“半路砍头”的国际刑警组织情何以堪?

“孟主席”的此起彼落开创了两个第一:他既是中共历年来担任国际组织要角的官员中级别最高的一个(正部级,一般最多是副部级),又是这些要角中第一个被查的,而且还是最为“张扬”的任内“被失踪”、法国报案。可谓怎么抓眼球就怎么来。

孟宏伟半途夭折,对此后中共在外交经济文教之外的国际组织打楔子增加了不少难度,大家都殷鉴在前,从此对选用中共官员都会考量再三。

说到底,这又能怪谁呢?在这个没有法治、权力之手横行无忌的国度,孟宏伟事件再次提醒了后来者——在体制内,即使有“国际保票”也是没有用的。只有彻底与中共体制说“拜拜”,个人的安全才能真正得到保障。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8-10-12 6: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