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河南肾移植医疗纠纷 掀中国活体器官库黑幕

河南省新乡市长桓县居民王巧云2006年于北京307军医院,做第二次肾移植手术失败,并发生医疗事故纠纷。(图片:家属提供/大纪元合成)

河南省新乡市长桓县居民王巧云2006年于北京307军医院,做第二次肾移植手术失败,并发生医疗事故纠纷。(图片:家属提供/大纪元合成)

人气: 868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10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梁欣采访报导)近日,河南民众司子堂向大纪元记者投诉,他妻子于2006年在北京307军医院做肾移植失败,并发生医疗事故纠纷。“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主席汪志远表示,该病患的整个医疗过程,再次证实中国存在活体器官库

河南省新乡市长桓县居民司子堂表示,他妻子王巧云于2003年被诊断患尿毒症后开始做透析。之后于2004及2006年,两次在北京做肾移植手术。第一次成功做完肾移植手术后她没有适当保养身体,因农村里家事操劳过度,并且照顾3个年幼的孩子,3个月之后换上的肾就不能用了,她又开始做透析。

肾源不工作 北京军医糊弄病人

2006年在北京307军医院,王巧云做第二次肾移植手术。司子堂说:“2006年6月,我妻子自己在北京做透析,我在外地工作。307医院通知有肾源了,她自己就去了,先预缴了2千块钱,没给(主刀医生)送礼。他(医生)就给咱移植了。医生道德坏啊!实际这个肾源有问题。”

司子堂回忆,当时妻子王巧云做完肾移植后,隔天下午就因心脏衰竭而被进行抢救。由于刚移植的肾不工作,尿液排不出去,院方却还一直给她输液,就造成了心包积液。

河南省新乡市长桓县居民王巧云2006年于北京307军医院,做第二次肾移植手术失败,并发生医疗事故纠纷。(图片:家属提供)
河南省新乡市长桓县居民王巧云2006年于北京307军医院,做第二次肾移植手术失败,并发生医疗事故纠纷。(图片:家属提供)

那几年为了王巧云双肾衰竭问题,他咨询了多个知名专家,了解了不少肾移植病理。

“之后,我一说(咨询过)这么多专家,那主任当时脸都出汗了。完了就(承认)说:这个肾不行,到时候有合适的肾源再给你找一个。说尽量越早越好,把这个肾再摘下来。然后又开始让她做透析。”司子堂说。

医生告诉病患家属 器官来自法院

那时曾有医生告诉司子堂,移植的主刀医生是跟法院买的器官。司子堂说:“人遭枪毙后拉到车上。他们怎么取呢?他这个车也是救护车,武警的车,不过它车上系个红布,医生也是穿的武警衣服。枪毙完了都拉到车上,取各种器官的都有,这是听医生说的。”

司子堂接着说:“医生把钱先给了法院(人员)。他为了自己不受损失,认为老百姓不懂,肾源不工作也给病患移植。就像当时我妻子移植,它肾不工作就给你把口缝上了。钱(肾源费)拿到手了,他才说肾源不行。坏都坏到这地步。”

当年王巧云6月3日做第二次移植手术;到了9日把本就不工作的肾源取出后,当晚就出现病危情况而抢救;6月19日夜间发生大出血;6月26日,再次出现大出血才查出,是做肾源移出时,动脉接口没有缝合好。而主刀医生泌尿外科主任陈立军,是以打止血针和弄个沙条绑紧腰的部位来止血。

“我当时就说那种方法是糊弄人,出了那么多血,肯定还得输血啊!6月3号、9号、19号到26号,24天开了4次刀,输血输了7790毫升血,(因此产生)移植抗体96.3%,(往后)不能再做肾移植。之后我就在所在地的丰台区法院起诉307医院。”

司子堂说,最后法院判医院赔偿9万多人民币,差不多就是付给医生的肾源费、307医院的移植及医疗等费用。

首次肾移植 2个月就找到肾源

话说王巧云于2003年10月被诊断患尿毒症后,开始在郑州的医院做透析。有专家建议尽早做肾移植。司子堂11月开始在北京的医院为妻子寻找肾源。2004年1月份就在北京朝阳医院成功地做了肾移植手术。

“当时,郑州那边‘肾源’比较多。考虑北京这方面做得好,那时候北京友谊医院、301医院等医院,按国家说这些是最好的医院。去过北京友谊医院,后来说不行,它医院太黑了,就连麻醉师都得要红包。所以就回301医院。”

司子堂表示:“因301医院患者较多,等待移植时间太长,等了十来天。那时候301医院一般都是从黑龙江那边取肾。301医院最多的时候一晚上十多例同时手术。我知道的这方面多了,因为给我妻子看病,北京整个跑遍了、接触了好多好多这方面的信息。”

“就改找朝阳医院的专家做肾移植。原先是在郑州七院做的检查和配型、抗体检查。周日下午给(朝阳)发过去,礼拜二通知我们有肾源,礼拜五下午就给换肾了。并且这个肾源特别好,是一个小伙子的肾源,大概二十来岁吧他(医生)说,是河北省沧州献县的。那时候说是枪毙人取的肾。”

司子堂说,妻子做完移植手术隔天早上做化验,她各项指标都正常了,3天后就能下床。他还说,当时非常多外国人到中国换肾,都一个礼拜之后就坐飞机飞回家了。外国病患的移植费高,所以“医院愿意给国外人换器官。”

“直到约2007年,有个国家的人到广东中山医院换肾,回去之后说中国人器官买卖。从那,卫生部出台,不能让国外人以探亲访友来(中国)换(移植)器官。从那就管得严了,之后就形成黑市。”

专家:再次证明中国存在活人器官供体库

对此,“追查国际”主席汪志远向大纪元表示,这个案例有两个特点,说明当年那几家医院的换肾病患等待时间短,且肾源充足。为什么说等待肾源时间短是个问题?因为移植器官有配型的问题,人的血型有4种。

国际肾移植协会多年经验拿出的“组织配型”标准是6.5%,配型成功比例是非常低。就是一个人找肾源做移植手术,在15、16名刻意提供器官的人群里,最多只能找到一位。而正常情况下得人死亡之后才能捐献。资料显示,2006年以前中国没有人捐献器官;2009年全中国只有120例捐献。

汪志远说:“就算有器官能用,还有一个时效的问题。就是从有血液供应的情况下,取出放进保护液里,肾脏热缺血不能超过半小时,超过就坏了。心脏是3到4分钟,肝脏是5到6分钟。那非常难啊!概率非常低。在海外,外国人形容取得组织配型相容的器官做移植,像摘天上星星那么难。”

“这件事说明,中国有活摘器官的现象存在;有活人器官库的存在。再一次证明了追查国际的调查报告结果,从2000年开始,中国大陆出现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在全中国范围内大规模的、爆炸性增长的器官移植现象;在全中国范围普遍存在着活人器官供体库。”汪志远指出。

10月8日,在英国广播公司(BBC)播出的名为“该相信谁?中国的器官移植”(Who to Believe? China’s Organ Transplants)调查报导节目中,记者追问被指控为活摘器官的重要责任人、原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那为什么我打电话到中国医院去,很快就获得了移植肝脏的机会?这怎么可能?”

黄洁夫神色略带尴尬,口气紧张地称:“我不想回答这问题……”随即转身离去。

 

#

责任编辑:周仪谦

评论
2018-10-13 6: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