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医学生不愿穿“白大褂”的背后

2010年,深圳一名产妇疑因少送红包被缝上肛门。(网络截图)

人气: 250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10月14日讯】近日,北京协和医学院有教授公开表示,“我国每年培养60万医学生,但真正穿上白大褂的只有约10万人”。有陆媒分析称,这是“各地医学院普遍扩招”引起的。本科毕业生“质量不高”,导致“省级医院基本只招博士、硕士,地市级医院至少要求硕士学位”,更导致这些应届毕业生“多数不能从医或找到理想的医院就业”。

一方面,大量的医科学生找不到理想的工作,另一方面,却有越来越多的庸医在中国大小医院滥竽充数。从各地频发的医疗事故以及由此升级为屡见不鲜的“医闹”、“杀医”事件就可见一斑。如今,中国的患者们已处在“十年怕井绳”的状态了。有实习医学生甚至看到“患者拿‘百度百科’指挥医生治病”;“有的病人不做安排的检查,还质问医生是谁规定的”。

不难看出,治不了病、甚至治死了人的庸医在中国医院频现,已造成大量患者对医生极度不信任。作为医生,若得不到病人的信任,那还算是真正的医生吗?曾经的“白衣天使”,如今臭名远播,不仅使越来越多的从医者对自己的职业丧失了信心,还导致中国出现了另一个极端,那就是想要从医、甚至学医的人越来越少。

陆媒称,“今年1月公布的《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显示,45%的医师不希望子女从医”。甘肃某大医院有数据显示,“医护人员的孩子学医比例不到10%”。庸医制造医疗事故,导致患者对医生丧失信心;从此医生恶名在外,让整个社会都对医生失去信任。而这一切全是由体制腐败、监管失灵所导致的恶行循环。

中共极权的腐败从上至下、从政治、商业领域迅速蔓延到具有非营利性、基于民生保障的医疗领域。医生见钱眼开、唯利是图,不仅与医院本身对医生的绩效考核制度有关,更与卫生、监管部门一直对医院从药品以及医疗设备中牟利的默许和纵容直接相关。

在这种大背景下,医疗事故频发决非偶然;事故发生后未得到妥善处理,患者索赔艰难、遭到不公对待,也决非稀罕。中共从医疗领域牟取暴利,不仅造成庸医治死人的惨剧发生,更迫使部分医术精湛的外科医生泯灭良知、沦丧道德,用手术刀干出杀人害命的勾当来。

如今,中国“非法贩卖器官”的丑闻,是连中共卫生部的官员们都不再避谈的。在这种罪恶的买卖中,贩卖者要想达到目的,就必须让医术精湛的外科医生参与其中。由于器官的匹配难度极大,因此,主动捐赠或售卖自己器官的供体根本就无法支撑中国庞大的器官贩卖市场。要想完成中共承认的器官移植数量,非得靠偷盗以及强制活体摘除不可。

未经同意就摘取他人器官、甚至从活人身上摘取,这就是赤裸裸的杀戮。从中国不少医院都以超短时间能找到器官为卖点来看,“按订单杀人”极有可能发生在公立医院、甚至是有着精良的设备以及高学历、高医术医生的三甲医院。

医生沦为刽子手,医院沦为活体器官库,这才是如今中国的医疗状况最令人恐惧的一面。与在小医院工作的医生即便过劳死、也挣不到多少钱的情况有所不同,进入大医院工作的医科硕士、博士,在多年从医之后,虽然会有较高的职位和薪水,却极有可能被卷入一场针对无辜生命的杀戮之中。

总之,在中国当医生不仅意味着前途黯淡、不被人理解、信任与尊重,甚至还有可能遭到利用、从此沦为杀人犯。既如此,想要从医的人越来越少,也就不足为奇了。穿上白大褂,若不能救人,就会饱受污名;医生一旦杀了人或被迫以杀人来牟利,医院、医疗界、乃至整个中国,也就处境堪忧了。不幸的是,这令人堪忧的处境已经出现了。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8-10-14 5: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