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哈佛歧视亚裔案将开庭 多组织波士顿集会

亚裔教育平等支持者们在科普利广场集会。(刘景烨/大纪元)
人气: 133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10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刘景烨、陶明波士顿报导)10月14日中午,以“录取公平学生组织(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 SFFA)”和“亚裔美国人教育联盟(Asian American Coalition for Education,AACE)”为首的亚裔组织和社区代表在波士顿科普利广场(Copley Square)集会,声援15日将开庭的SFFA控告哈佛歧视亚裔一案,要求哈佛及其它大学依据个人能力而非种族因素录取学生。

AACE主席赵宇空(左)感谢SFFA创办人兼主席布朗姆(Edward Blum,右)为对亚裔教育平权的帮助。(刘景烨/大纪元)

上午12点,数百名SFFA的支持者齐聚科普利广场,举起“我有美国梦”、“哈佛放弃种族刻板印象”等标语,呐喊声讨哈佛大学的招生政策。包括AACE主席赵宇空、联邦参议员独立候选人希瓦(Shiva Ayyadurai)在内的多位亚裔社区代表登台演说。一些亚裔大、中学生及哈佛学生代表也分享了他们的“美国梦”和对亚裔受到歧视问题的看法。

“我们并非在此批判哈佛或其它大学。我们聚在这里,是因为哈佛的录取政策存在歧视。”SFFA创办人兼主席布朗姆(Edward Blum)说。他一登台,便赢得听众们起立鼓掌。

布朗姆提到,亚裔申请人一般拥有较高的学术分、课外活动评分、教师评分等成绩,却常常在主观性较强的“个人评分”,例如积极性格、勇气等评估中被打低分。SFFA分析了哈佛大学六年的录取数据,以及数千份电子邮件及文件,认为哈佛大学在录取过程中有意歧视亚裔申请人。布朗姆认为,哈佛设置了种族配额,把种族因素当作了录取过程中的“主导因素”。若这一指控属实,哈佛则违反了2013年最高法院关于种族与大学录取的判决(Fisher v. Univ. of Texas-Austin)。

布朗姆举例说,在20世纪20年代,犹太学生曾一度占据哈佛新生人数的四分之一。当时的哈佛校长在一封信中表示对犹太学生泛滥的担忧。哈佛因而开始采用“综合录取政策”,并在一年内降低了犹太学生的比例。布朗姆认为,现在这种政策正被用来针对亚裔。

印度裔高等教育咨询师Vijay Jojo Chokalingam。(刘景烨/大纪元)

印度裔高等教育咨询师Vijay Jojo Chokalingam则激动地说,根据美国医学院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Medical Colleges)的数据,同样具备GPA 3.1和旧MCAT 31分,亚裔申请人被学校录取的概率只有18%;白人概率为28%,拉美裔为48%,非裔则高达76%。

“你的种族不应被利用来帮助或伤害你人生中的努力。你的种族不应成为求职、升职的因素,不应影响学生申请大学。”布朗姆说。

一位华人在科普利广场呼吁哈佛取消亚裔配额。(刘景烨/大纪元)

来自宾州的侯先生到美国数十年,他认为,保证优秀的亚裔学子能得到最好的教育,并不只为亚裔权益,也是为了美国国家的长远发展。“运动员参加奥运会、宇航员上太空时,你不会考虑他们代表什么族裔,你只要他们是最优秀的。”他说。

从纽约赶来声援的高先生说:“党派提出‘多元化’是为了赢得其他族裔的选票,真正的精英却因此无法得到最好的教育,其实是破坏了整个美国的教育系统。”

从大陆来旅游的郭先生被集会吸引驻足。他表示,在大陆,民众能走上街头发声的机会非常少。“中国人要有不同的声音,一些不对的事情才能被及时的纠正和制止。”他说。

同日,哈佛大学“反歧视行动(Affirmative Action)”的一百多名支持者们也在剑桥市的哈佛广场集会,反对SFFA的主张,支持大学坚持原本的“包容录取政策”。

哈佛大学越南人协会的主席Thang Diep在欢呼声中登台。他分享了自己从越南移民到美国后,饱受歧视和心理创伤的成长历程,并表示“反歧视行动”正是对不同族裔之历史背景的理解和包容。

哈佛大学越南人协会的主席Thang Diep在哈佛广场分享自己艰辛的成长经历。(刘景烨/大纪元)

“支持‘反歧视行动’意味着积极挑战刻板印象,认真检视亚裔美国人中,不同民族群体和不同经济背景群体的差异。这也表明,不同的移民历史,会带来不同的艰苦抗争。”他说。

SFFA控告哈佛大学歧视亚裔申请人一案将于15日上午在波士顿的联邦法院开庭,预计将审理三周时间。◇#

责任编辑:冯文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