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案】五月雪

作者:温嫔容 中医师
莲花(王嘉益/大纪元)
  人气: 41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热天在室内,头还戴着帽子进诊所的病人,多数是化疗后,头发掉光的乔装;少数是心气虚寒的御寒装备。

一位面色憔悴惨白的74岁妈妈,头戴着帽子,由女儿扶着进来。叙述乳癌手术切除化疗后复发,再化疗作到一半,就支撑不住,种种不适,想来调身体。妈妈抿着嘴,眼神暗淡无光,含着怒气、怨气与无奈的说:“前次手术化疗后,医生说全部处理干净了。以为好了,谁知又复发了,有种被玩弄的感觉!”这人生的难关要怎么过?

经过化疗后的身体,如一片废墟焦土,口干到唇也要裂开似的,针中渚、大陵穴;眼睛干到张不太开,针睛明、养老、大谿穴;食而无味,吃不下,针中脘、足三里穴;四肢无力,开筋骨四关,针合谷、太冲穴;失眠,针百会、神门、大陵穴;掉发,针头维、本神、血海、三阴交穴,其中头维、本神穴向后脑方向进针;心悸、心慌、胸闷,针内关、大陵穴,并请她平时自行按摩此二穴,亦有安神作用。

化疗后一片虚热象,只能轻剂泻虚火,先退虚火,以泻为补,再调理生理失序的机制,见招拆招,处方以甘露饮滋阴降火,用小柴胡汤调理上、中、下三焦失衡的症状;热较重时,微量加银花、连翘;黏膜受损加蒲公英;咽喉到胃不适加栀子;虚热加地骨皮、牡丹皮,随症加减药味。

特别嘱咐病发5年内勿吃2只脚动物的肉;少食寒性食物,会使虚弱体质雪上加霜;不论多口干口渴都不能吃冰品,冰冷食物会使免疫系统暂时处于瘫痪,此时只要舌轻顶上颚,同时手按摩中渚穴9下,任督二脉接起来,启动三焦经所属的中渚穴,咽喉即开,金津玉液即可生。没事时,舌轻放上颚,不必用力顶,也可以生津,以免过量饮水,增加心、肾的负担。

老妈妈虽然生病,却每次来诊都穿着高雅典致,化上淡妆也一副贵夫人貌。经过4个月调理,有说有笑,能吃能睡,也可以稍作散步运动。主治医师一再催促把化疗做完,心想怎么有那么热心的医师?原来这位妈妈是医师娘,先生、二个儿子、女婿都是西医师,其中一位是国外的肿瘤科医师,真是个医生家族,所以这位妈妈受到特别照顾,但她嘟着嘴说:“本来就不想作切除手术,不想再受化疗的摧残,那种痛苦我不想再承受,前次全做了结果还是复发!”

她一有问题就来针灸,吃中药,不想再给西医治疗,那些医生都是朋友,她怕被抓去化疗。主治医师劝她,至少回诊检查看看目前状况如何,她都回答说:“我好得很。”其实她怕受骗,怕一进医院就出不来,所以全回绝了。她说:“我最怕他们的关心,都让我产生莫名的恐惧!”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不用强迫性慢性自杀的方式治疗癌症?病人所受之苦,真是惨不忍睹啊!

她有一阵子,咳嗽咳得很厉害,喉中老是如物作梗的,家人忧心如焚,担心癌细胞移转到肺部,一直催驾上医院治疗,妈妈很生气的说:“别再想在我身体这边开个洞,那边开个洞,我不想再任你们宰割。”咳嗽针华盖、膻中、中渚穴,华盖穴往紫宫穴透针,针头黏上纸胶布,留针到睡前再拔针,此穴针完咽喉到胸部都舒畅,所以她每次来都要求针此穴。处方用小柴胡汤、儿科杏苏散,加紫菀、款冬花、细辛、干姜、半夏、五味子。2周后,咳嗽停止,之后会零星咳几声。

医师娘全家都反对看中医,她孤军奋战西医群雄。女儿顺妈妈的意志陪诊,受到来自家人的压力,压力大得自己都失眠。有一次儿子医生陪妈妈来看诊,想探个究竟,让老妈那么信任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医生?老妈到底接受什么样的治疗?我向他解释中医治疗机制给他听,他望着老妈妈满脸的笑容,没说什么,临走前淡淡的说了一声:“谢谢!”

有一天,妈妈由女儿推着轮椅进来,这是怎么回事?原来妈妈左手左脚有时会无法使力,走路不稳,家人担心她中风了。我摸按她的左手足,其实还算有弹性,检查她的舌头伸出会颤抖但没有歪,血压正常,我告诉她的医生儿子说:“妈妈好像不是中风,而是脑部神经传导路径有受到阻碍。”这回情况严重全家总动员,连国外的儿子都回来护驾。妈妈想到在南部的儿子也都回来了,要押她进她医院,竟恐慌到失眠。

这一入院,就没有再出来了,检查证实癌细胞另谋阵地,进驻脑部。妈妈仍坚持不动手术,恳求大家让她有完整的身体,保留全尸。最后家人终于不再坚持用毒药、仪器凌迟风烛残年的妈,移出加护病房,一阵高烧也没急救。窗外炎炎的艳阳五月天,窗内老妈的头发完全雪白,雪白的脸流着大颗的绝汗,如雪花片片飘落,与一路的沧桑一起坠落!感慨即使是医生亲人,也难逃现代医疗的魔咒,成为祭品。

事后,女儿来感谢我:“在妈妈往生前,至少过了一段平稳有尊严的日子。”并偕医生夫婿定期来作针灸调理身体。@

选自《明慧医道——情理法天》/博大出版 http://broadpressinc.com/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第4天第3诊,她由妹妹陪诊,还没等我开口,妹妹就声色俱厉的质问我:“姐姐不肯接受西医的治疗,只肯给你看,你到底有没有把握把我姊姊的病治好?是不是应该叫她去给西医治疗 ……”连问几次,兴师问罪,咄咄逼人,有如河东狮吼。姊姊在旁很痛苦、很尴尬,不知如何是好。我按耐着看老妹怒气冲天的脸和充满杀气的眼神,我差点“拄杖落手心茫然”,心想:不知道是世风日下,还是老天要来考验我的心性?
  • 有一天看阿伯眉头紧皱,问他哪里不舒服,阿伯说牙齿痛得要命,已在牙医那里看过3次,说是蛀牙,也都清了还在痛,医生说要抽神经,拔牙齿,他听了非常恐慌,他想留住牙齿,就问:“医生,可不可以帮我治疗牙齿?我痛得没办法吃东西,也痛得睡不好。”我回答说:“中医说牙齿是肾气管的,年老的人拔牙像拔根一样,临床上看到不少年长者拔牙后动摇了肾气根本,有人因此而健康下降。”
  • 一位42岁男士。身高178公分,眉浓眼大,唇红,面及肤色是光泽的铜色,走路虎虎生风,说话声宏如钟,魁梧壮健,英俊潇洒,酷似少女心目中的黑马王子。但人不能貌相,这位俊男仗势年轻,喝酒,抽烟,吃槟榔,熬夜,一大早喝冰水。尽管老妈再三规劝改掉坏习惯,身强力壮的少年郎,根本听不进去。挥霍青春几年后,这位帅哥戴着口罩来看诊,这是怎么回事?
  • 有一天,贵夫人表情很严肃的说:“医生,我今天要郑重的跟你讲,我的终生大事。”那个表情和语气,好像要发生什么大事,我问:“你有什么终身大事?”她接着说:“医生,我给你3年时间。”她停顿下来在思索,我好奇的问:“3年时间要作什么?”贵夫人表情缓和下来,还面带笑容的说:“我打算3年后要去见佛祖。”她说得高兴,我听得雾煞煞的。
  • 我拉着老妈妈的手,对她说:“老妈妈,您不是骨质疏松症,您的骨头就像树的年轮,一年留下一轮,那是您来地球旅世的足迹,只要不要过度耗损,好好的保养,用上一阵子应该还可以。儿女都各自成家,有她们的责任要承担,您要坚强一点,您自己的人生要自己负责,不要成为子女的负担。您要不要转念一下?回想这一生,该过的都过去了,要不要静下来想一想?人生的价值何在?剩下的时间过修行的日子,等您回天乡见到老祖宗时才有个交待!”老妈妈愣愣的听着。
  • 一位36岁从台湾南部来的男士,身材高壮,却脸上布满老人斑而浮肿,满脸倦容,步履蹒跚,好像身经百战后的疲惫。当病历职业栏上写的是医生时,心里就纳闷,西医会来看什么病?是不是西医无法解决的事?一问之下是位外科医生,他拿刀,我拿针,如何交错彼此的光芒?
  • 她刚看完诊,走出诊间,就交待小姐,请医生先帮她针,说要赶时间。通常病人很多,除非急症,我很难配合病人要求,大部分要等到看诊告一小段落,才大家一齐作针灸处理。要针灸时,我先去问她:“你要赶火车啊?”她回答:“我没有要赶火车,但要赶回家煮饭。”我心里嘀咕煮饭,干嘛那么急!
  • 一位70岁阿婆,从出生就智能有问题,只会说一、二个单音的字词,例如:好、乖、吃饭、谢谢的音词,但也不是她主动说,而是顺着家人的话尾说出而已。其他属于她自己的语言,只有叫声,家人都要用猜的。尤其是她身体不舒服时,叫得更大声,这样也过了70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