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吉林监狱血腥罪恶的见证(3)

被吉林监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郝迎强 、王贵明,以及遭受酷刑折磨致残的张宏伟。(大纪元合成)
人气: 281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10月17日讯】13年的冤狱把张宏伟由一个年轻帅气、充满活力的小伙子变成一个生活难自理的残疾人。他消瘦虚弱,一双失明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几乎一动不动,只得靠听力与人沟通;腰弯得很厉害,靠扶着墙小步挪移。

吉林监狱在吉林省“610”操控下,执行中共江泽民集团针对法轮功学员的灭绝性迫害指令——“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精神上搞垮”,“打死算自杀”,犯下滔天大罪。

吉林监狱非法关押了至少两百多名在吉林省遭冤判的法轮功学员,20位学员被迫害致死,12人被迫害致残或致疯。

接上文

冤狱13年 张宏伟被迫害致残

在吉林监狱,吉林通化市法轮功学员张宏伟遭受“抻刑”、“死人床”、烟熏、开水烫、手弹眼珠、拽眼眉头发、针扎、拳打脚踢等酷刑折磨;还被狱警强制输四五瓶不明的药液和口服胶囊药粒,以致眼睛越来越看不清楚,直至彻底失明。

张宏伟(明慧网)

张宏伟一家人至今仍然受到当地中共人员的迫害,警察时常上门骚扰。2017年7月3日,他一家人乘车从通化至大连,结果还没到候车室就被当地派出所强行拦截、扣押,到后半夜才被放回家。

辛延俊遭酷刑折磨致腿残 含冤离世

辛延俊是一名空军连级军官,因修炼法轮功,于2002被非法判刑7年,被非法关进吉林监狱,遭受灭绝人性的摧残,死时年仅46岁。

辛延俊一家。(明慧网)

狱警为逼迫辛延俊放弃修炼,将他的四肢绑起来,吊在两张上下铺床的中间,命四个膀大腰圆的犯人用两根粗棍交叉为“十字形”别他的双腿,再使劲踩压;当他疼昏后,用凉水泼醒他再继续迫害。

辛延俊被折磨得双腿残废,不能行走,肾器官衰竭,左边身体全部被打坏,左胳膊被打折,牙齿也被打掉一颗。

残酷的迫害使辛延俊的病情越来越恶化,吉林监狱为推脱责任,把他转送到长春铁北监狱。辛延俊的病情更加严重,昏迷不醒,生命垂危。监狱给其家属2万元作为逃脱责任的补偿费,家属把辛延俊打着氧气拉回家。

回家后辛延俊尿血尿石头,瘫痪在床不能自理,全身疼痛难忍。由于在吉林监狱被注射了破坏大脑神经的药物,他神智不清,历经了五年的伤痛折磨后,于2010年5月27日晚9点40分,含冤离世。

惨遭毒打 腰骨头裸露 郝迎强痛苦离世

吉林省延吉市法轮功学员郝迎强于2001年月2日在吉林省龙井市八道镇讲法轮功真相时被绑架;2002年5月,遭非法判刑8年,被劫持到吉林监狱。

郝迎强(明慧网)

狱警孟海军指使一群刑事犯对郝迎强进行长期的残酷迫害。一次,郝迎强去厕所没向他们请示,犯人王洪敏、王龙河等用木板、木凳等死命地打他的头部、腰部和两肋,致使他左脸的一块骨头被打折,人昏死过去。后来郝迎强的腰伤感染、溃烂出一个大坑。

2003年4月间,郝迎强已被迫害得生命垂危、严重脱相,原本80公斤的体重不到40公斤,肚子却大得像怀了四胞胎的孕妇一样。两家医院诊断为他患有肝硬化腹水晚期,只能活三个月。狱方才以“保外就医”的名义让他回家。

2005年3月上旬,郝迎强再次被警察绑架到吉林监狱。他的身体进一步恶化,延吉市国保大队肖彬不让狱方放他。

直到2006年4月30日,他被释放。家人发现他腰部淋巴溃烂的洞里有一块腰骨头裸露在外边,左脸部颧骨断裂,肝部被打坏,肝功能丧失,肚子胀大,全身浮肿。他每天躺在床上不能翻身,痛苦至极。

2006年6月8日,郝迎强在痛苦的惨叫声中离开了人世。

王贵明连续遭暴打八天八夜

王贵明(明慧网)

吉林省通化市法轮功学员王贵明于2002年3月12日被通化市东昌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2002年9月,被非法判刑5年,2002年9月29日,被劫持到吉林监狱七监区一分监区。狱警们指使六个刑事犯人连续毒打他八天八夜。

王贵明到监舍后,犯人韩志彬过来就给他一顿飞脚,全踢在他的前胸,胸骨当时被踢折;晚上还不让他睡觉,轮番折磨他。

熬了几天后,犯人陆丝柱叫王贵明写放弃修炼的“四书”(即“认罪书”、“悔过书”、“保证书”、“揭批书”),王贵明坚决不写。

陆丝柱抓起他的头往墙上撞,用拳头砸他的大腿,用手使劲抠其肋骨。陆又拿来一瓶辣椒水往他的眼睛里抹;还用手指头弹其眼珠子,一弹,他就看见满天金星,疼痛难忍。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图:毒打。(明慧网)

到第七天,陆丝柱把王贵明的腰硌在床沿上,使其上身离地一寸多高,不许动弹。这样半小时后王贵明就虚脱了、恶心、迷糊,痛苦不堪。

第八天早晨,犯人们又把王贵明按在床沿上。郑连文坐在他的腿上,韩志彬把他的头一抬一松,还用手按他已骨折的前胸;孔庆彬用手抓住他的阴囊使劲拽。他们怕他喊,就把袜子塞进他的嘴里。

王贵明被连续毒打了八天八夜,被打得面目全非,两根肋骨被打折,内脏也被打坏。

2008年2月,王贵明在朝阳沟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谭秋成遭“抻床”折磨

2001年9月22日,长春市法轮功学员谭秋成因印刷法轮功真相传单和制作小喇叭,被长春市局政保科警察绑架。三个警察对他拳打脚踢,把他的脸打肿,眼睛打充血,还用啤酒瓶敲打他的睾丸。

2002年3月份,谭秋成遭非法判刑15年。

在吉林监狱,谭秋成被押入“严管室”,被绑上“固定床”,三天后又被施“抻刑”(四肢被拉至极限)。

他拒绝写“四书”,被折磨得生命垂危。犯人把他放下“抻床”后,又将他的四肢长期固定在床上。

谭秋成被关押在“严管室”两个月,被放回监区时只能扶着墙走路。手腕被抻得伤口化脓,脚冻得青一块紫一块,由于在“抻床”上长期不动,后背已经瘀血,全身肌肉萎缩。

中共酷刑演示图:抻刑。(明慧网)

2009年5月,谭秋成绝食抗议迫害,狱警王元春指使犯人对他强行灌食,用一根结实的木棍撬开他的嘴。他的牙被撬得松动,导致门牙后来脱落。

林鸿飞遭受鼻孔插烟等酷刑折磨

吉林省德惠市地税局员工林鸿飞,因修炼法轮功先后四次遭绑架、关押。

林鸿飞于2003年2月被警察绑架,后遭德惠市法院冤判4年,被劫持到吉林监狱。

2003年,林鸿飞被狱警押到“矫治中心”(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手脚24小时被绑在床上,长达37天,吃喝拉撒都在上面。

犯人在狱警指使下,对固定在床上的林鸿飞进行搓胳膊、搓腿、鼻孔插烟头、伤口撒盐、用铁棍子打脚趾头、打肚子等折磨。

中共酷刑示意图:鼻孔插烟。(明慧网)

2004年,林鸿飞绝食,要求无罪释放,被狱警押送“小号”(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狭小阴暗的屋子)灌浓盐水;后被严管迫害一个半月,每天除吃饭、喝水、上厕所(5到10分钟)外,从早上5点半到晚上7点,遭“坐板”体罚(保持不动的坐姿)。

2005年,林鸿飞因写劝善信和抵制洗脑,又被严管迫害了一个多月。

刘海啸插播电视真相 遭冤狱16年迫害

长春市双阳市法轮功学员刘海啸于2002年5月19日参与电视插播真相后,被迫流离失所。

2002年11月4日,刘海啸被双阳刑警队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判刑16年;2003年10月23日,被劫持到吉林监狱。

在狱中,刘海啸被迫害得全身长满了疥疮,警察还强迫他干活。每次出工,从监舍到现场一百多米,他去时走得脚底一层白泡,回来时又一层,整天痒得只能睡半个小时,致使他的体重下降近100斤,瘦得严重脱相。

2013年3月18日,狱方逼迫刘海啸写“五书”,刘海啸不写,又遭严管迫害50天。

2015年9月2日,刘海啸被送进“严管号”遭受迫害,每天长时间遭“坐板”体罚。

2015年12月15日,狱警王元春把刘海啸年迈的母亲和家人骗到监狱,让他们劝说刘海啸放弃修炼,还诱导老母给儿子下跪。

面对老母和家人的泪水,刘海啸讲述了不放弃的理由。王元春没得逞,气急败坏地把刘弄回监舍继续迫害。

#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10-18 12: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