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书】云南监狱医院像个“兽医院”和“打包站”

人气: 67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10月18日讯】中共监狱医院是被人们遗忘的一个角落,媒体很少有报导,所以人们也很少人知道它里面的情况,很少人知道服刑病人的遭遇。

在监狱,我因“脑血管疾病”曾两次住进云南省监狱管理局中心医院,我的亲身经历及感受就如医院的护工们所讲的:云南省监狱管理局中心医院就像个“兽医院”和“打包站”。意思是给牲口治病,抬死人的地方。

云南省监狱管理局中心医院是云南省监狱系统唯一的一所集监管、医疗、防疫、罪犯疾病预防控制为一体的综合性医院,负责着全省30家监狱、未成年犯管教所、在押罪犯特殊疾病集中收治和管理教育的场所。医院建于1974年9月。于2012年经国家发改委、云南省发改委批准,立项批复建设云南省第五监狱(监狱系统中心医院)专案。现云南省监狱管理局中心医院设建在云南省第二监狱地域内。

一、医院管理混乱

监狱警察称:中共监狱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暴力机关”,监狱管理局中心医院也首先把病人作为一个专政的犯人,然后才是病人,才对病人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这就是医院医护人员的服务理念。

该医院虽然才新建几年,但是建筑品质很差,房顶四处漏雨、破烂;设施多是伪劣产品,有的早已损坏,就是“呼唤器”也经常的更换。根据有关人员透露其中有很大猫腻。

医院原旧址及CT等大型医疗设备以及高资历的医务人员都转为对社区服务赚钱。服务于服刑人员病人的大多数是低资历和刚毕业不久的年轻医务人员,没有多少临床经验。上级对医院虽然也是三天两头检查,但也只是为防范病人脱逃、自杀、他杀、卫生检查而已。从来没有对医护品质进行过检查。

医院病床床上用品奇缺,病人入院常常没有被套、床单、枕头。新病人入院后,护工往往告诉你:没有被套和床单,先盖棉絮将就几天。先来的病人告诉我,他们都是等了很久,有的等了一个多星期。我第一次入院时,护工只给了一床棉絮,说没有被套、床单和枕头,先将就着,等有了再给我。病房里一个好心的病人说:病房里刚刚死了一个人,你如不害怕,可以用这个床单。我说没事,总比什么都没有好。他同时还拿来了一床毛毯,床单上面还有血迹呢,无法只有将就了。我第二次是一月份,那时正是冬天,天气很冷,下午三点入的院,直到晚上八点,护工都没有找来被套和床单,我向值班医生报告,她说:她不管被褥的事,我要求见监区长,后来才给我找来一套一次性被套和床单,还说是特殊对待了。我两次住院直到出院都没有得到枕头。

医疗设施不完善。医院必备的小便壶,大便盆很少,特殊病人大便时所用的椅子都不见。

其它医疗设备就更少了。

医院也没有严格的医疗三级查房制度;护理人员都是些思想情绪不稳的男性服刑人员,他们只经过断期培训(三个月)或根本没有参加过培训的人员,更谈不上对职业的热爱,对工作的负责、掌握业务技术的多少。100张床位的内科只见有三个警察护士,但是几乎看不见她们在做什么。也只有十几个护工在做护理工作。

医院也不见什么清洗、隔离消毒设施。除医护人员工作服由医院统一清洗、消毒外,病房的被套、床单等都是由病人自己清洗,也没有什么消毒措施。病人出院被褥,床单也不清洗、消毒,收放在床柜里,给新收病人使用。

给行动不便的病人送饭也常常由病人担任。我与几个行动不便的病人,因为送饭的病人出院走了,没有帮助打饭的,结果我们都没有吃上饭。听说这种事情经常发生。

医院病房卫生、包括饭堂卫生、环境卫生都是由病人自己打扫。

二、医护服务态度恶劣

病人是谁收谁负责治疗管理,所以每间病房同时有多个医生负责。医生查房没有规律,谁值班谁查病房,每当查病房时(如是女医生,后面跟着一个手提电棍的男警察),医生戴着大口罩,一次性手套,只到病房门口,问一声:大家好不好?只要有一人回答:好!医生转头就走,如有病人回答不好,就问你是谁管的,有的病人连自己的主管医生是谁都不知道。如果是他管的病人,那么会停下来问一问,不是急症,没有生命危险,敷衍而过,也只是问病开药,很少做体检检查,因此很多病人病情被耽误,错过了治疗机会。不是他管的,就说:找你的主管医生。我所在病房有一个人感冒高热已经几天了,直到主管医生休息完上班了才得到打针输液处理。还有一个高血糖病人,血糖升高出现不适症状,几次呼唤医生都没有来看,最后让护工来打了一针胰岛素完事,由于是犯人身份,也只好忍气吞声。

护工对病人更是大呼小叫,病人稍有意见,就群起攻之,轻者谩骂,重者拳脚相加。我旁边的“脑梗死”病人,每次输液都要扎多次针,有一次液体不下,而且针头处水肿,呼唤护工来处理后还是不行,病人又打呼唤铃,护工来了,很不耐烦就骂病人,病人要求拔针,护工就说他抗拒治疗,一伙护工闻讯进来,不由分说,连按带打,很吓人。警察来了还数落威胁病人不服从管理。

三、护理品质低下

医院没有严格的分级护理,连每天常规的测体温、脉搏都没有。特殊病人如高血压病人,也不定时观察血压。我入院时诊断为“三期高血压高危组”,血压很高,但是只在入院时量了一次血压,没有定时观察血压变化,以后不管血压高不高,只是每天晚上由病人帮助量一次血压。我告诉医生:入院后血压一直很高,医生也不当回事,也不作处理。

护工发药不是发到病床前,而是自己排队领药,不能行走的,由别人代领,我发现经常有弄错药的,丢失的,有意丢掉的。这样的结果是,不但耽误治疗效果,还造成药品大量浪费。输液药也是要排队领取,所以有常常搞混的。

输液时,病人要自己排空气、自己更换针水,自己控制输液速度,输液完要自己拔针管,护工只负责扎针。所以有的病人不愿打针时,自己就把针水倒掉。我有两次液体下完,由于手脚不方便,旁人帮助换针水时把空气都输进去了不少,吓得我以后坚决不再输液体。

同室有一个心脏病人在输液时,护工打完针就走,也没有控制输液速度,由于输液速度过快,发生了输液反应,还好抢救及时没有发生意外。此事之后,他就坚决要求出院,说:再这样住下去,什么时候死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糖尿病人的血糖每天也是自己测,胰岛素也是自己注射。所以,出现差错事故就高,交叉感染就高,当然死亡率就会高了。

同病房一个“脑梗死”瘫痪病人入院时,护工要病人脱光裤子,盖上棉絮,给一些尿布,交代如果大便失禁在床上弄脏了自己收拾。有一个病人上卫生间时虚脱跌倒在地,打了多次呼叫铃,最后来了护工,还遭了一顿臭骂。还跟病人说:“谁叫你们来中心医院住院,这里是小病住成大病,大病等死,医院就是个“打包站”。

有一天五点左右吃晚饭时,送来一个病人,插着胃管,一个多小时后,听说病人由于难受,就自己将胃管拔了,几个护工就强行按着给他插胃管,突然出现异常,看见医生去“抢救”(只是象征性的做了一下人工心脏外按压),不一会儿就“打包”了(装入尸体袋)。我第一次住院一个月死了10个病人,第二次住院一个月死了9个病人,死亡率远远高于地方同等级别的医院许多倍。

在中共的许多法律条款中都说要保障犯人的生命健康权,监狱的承诺中也有说要保障犯人的生命健康权,其实那只是给世人看的,蒙骗外界舆论的,实际在中共眼中这些犯人的生命一钱不值,中共草菅人命的邪恶行径可见一斑。

投书者:一个亲历见证者

责任编辑:萧明

评论
2018-10-18 12: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