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晓容:65万元一条命?疫苗赔偿疑点多

长春长生涉假疫苗案后,该公司此前很多黑幕被曝光,如背后有国级保护伞、长期向监管部门、医疗部门行贿等。(大纪元资料室)
10月16日,中共官方对长春长生公司“违法违规”生产狂犬病疫苗进行处罚并公布了赔偿方案,许多疫苗受害者家长对此表示不满和愤怒。(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448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10月18日讯】中国人,中国儿童的生命、健康、幸福、安全,价值几何?

10月16日,中共国家药品监管局和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管局宣布,对长春长生公司“违法违规”生产狂犬病疫苗进行处罚,处以罚款91亿元人民币、撤销涉案产品的合格证等。

同一日,官方公布了“长春长生公司狂犬病问题疫苗赔偿实施方案”,其中写明:受种者接种长春长生公司2014年1月至2017年12月期间(长春长生公司狂犬病疫苗药品GMP证书2017年11月19日到期)生产的狂犬病问题疫苗后,符合下列情形且造成第三条所列人身损害后果的”,可依照该方案申请一次性赔偿

赔偿金额为由问题疫苗造成一般残疾的,一次性赔偿每人20万元;造成重度残疾或瘫痪的,一次性赔偿每人50万元;导致死亡的,一次性赔偿每人65万元。

对于这一方案,许多疫苗受害者家长表示不满和愤怒。此次处罚存在几大疑点,在此一议。

有毒产品知多少 为何只提狂犬疫苗

这些年来,在大陆各地出现了大量婴幼儿因注射疫苗而死亡或病发的案例,涉及疫苗厂家包括长春长生、武汉生物、成都康华生物、天坛生物等,有的病童的接种本上既无疫苗厂家也无批次。这充分说明,问题疫苗之所以屡禁不止,就是因为它涉及错综复杂的官商利益链,是一个普遍性的行业黑洞。如果不从体制上解决问题的根本,单凭处罚几个官员和厂商,或是撤销一张产品合格证,无济于事。

8月15日,据中共官方通报,长生生物生产的百白破疫苗也有问题,涉及同一批次的两个批号、共计49.98万支效价不合格的产品。其中,252,600支批号为201605014-01的百白破疫苗全部销往山东省,已有247,359支注入了小孩体内,损耗、封存的仅有5,241支。另有247,200支批号为201605014-02的百白破疫苗销往山东、安徽,除损耗、封存13,277余支外,其它疫苗可能已经给孩童接种。

为什么,当局对这两批近50万支问题疫苗没有交待?既然产品已被通报不合格,上级理应撤回合格证书、下令停产。而且,有关单位应为已接种疫苗者进行体检并提供后续医疗监测及健保措施。疫苗流向了哪些医院、卫生院、诊所,何人接种,都有据可查,追踪并非难事。

此外,另一家疫苗巨头武汉生物的问题疫苗同样没有下文。据媒体报导,早在2010年,武汉生物的狂犬病疫苗就出现过问题,当时,由于细菌内毒素超出标准规定,一批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被召回,但后来此事不了了之。

2017年11月3日,中共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官网曾发布消息,指武汉生物生产的批号为201607050-2的百白破疫苗效价指标也不符合标准规定。这一批不合格疫苗共有40万520支,其中19万520支和21万支分别被销往重庆和河北。在重庆,已有14万2343名幼儿接受注射;在河北,已有14万3941名幼儿接种。

28万多名幼儿接种了不合格疫苗,本是极为严重的安全事件,但是当局竟未启动医疗事故警报,武汉生物也未因此被撤销产品合格书,更不用说勒令停产、全面清查。唯一的处理结果,便是在今年8月对一些监管部门的官员给予行政处罚,美其名曰“严肃追责”。

专项赔偿如何落实?91亿元去向何方?

91亿元确是高额罚款,但这笔钱却未被用来补偿受害者。而官方公布的赔偿方案仅限于长春长生所产的特定的狂犬病疫苗,而且病人的情况还需符合几项规定,才可索赔,适用范围很窄。因此,即便是几十万元的“杯水车薪”,还不知有谁能得到,更不用说众多因其它疫苗受害的病人了。

王金凤来自宁夏。2010年5月,她的儿子在出生当天和次日分别接种了天坛生物的乙肝疫苗和成都生物生产的卡介苗。在接种卡介苗后不久,孩子就出现抽搐,经过7天7夜的抢救才脱离危险。由于有毒疫苗导致脑损伤,她的儿子不能正常走路、不能控制身体、智商偏低。

王金凤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看到长春长生这个赔偿方案,我都浑身发抖。我现在都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怒。完全把生命当儿戏,根本没有考虑到,这简直就是毁灭性的灾难啊!他们怎么可以说,几十万来解决一条生命呢?”

山东济南的王世峡也是疫苗受害家长,她对记者表示,疫苗厂商及有关人士没有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当局也没有妥善处理后续问题。

王世峡说:“这些钱(赔偿金)不都入了国库了,给了国家了,哪有给这些家庭和孩子?对我们来说,(罚款)90亿只是一个数字而已,这些孩子看不起病还是看不起病,家庭没法生活还是没法生活。这些钱给谁了我们也不知道,怎么赔偿我们也不知道,有的是赔二、三十万,我们到现在(医治孩子)都花一百多万了。”

何方美是河南人,她的孩子今年因为接种武汉生产的狂犬疫苗而致病。她说:“每个家庭都是倾家荡产,花了上百万啊!罚款既然上缴了国家了,反正都是进了国库了,那么这个钱能不能针对所有的疫苗受害者,进行一个前期救治呢?”

生命被当作儿戏

生命无价、健康无价。中共治下,官商勾结、监管渎职,疫苗生产呈黑箱作业,加之中共为了牟利、实施强制接种、使得数以百万计的婴幼儿逃无可逃,沦为有毒疫苗的牺牲品,许多孩子的终生健康被葬送。

对于此类完全系人为因素造成的重大安全事故,受害者理应获得巨额赔偿,无论致死或致残。政府应对病患终生负责,为其提供无上限的医疗保障,妥善安置其入学及未来就业,并且尽力弥补病人及家属的精神损失。

道理明摆着。但是,应当落实的,不见踪影;不该发生的悲剧,一再重演。

每一个病童的案例,都令人心碎。父母们守护着残疾的孩子,泣血挣扎在生死线上。奋起维权的家长被迫面对各级部门的推诿敷衍、国保警察的威胁、骚扰和殴打。自诩为人民服务的党继续巧取豪夺,贪官的赃款屡破纪录,黎民百姓在重重煎熬中等待着未知的明天。 #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10-18 4:5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