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拄着枴杖进黑狱 甘肃残疾女的血和泪(2)

金俊梅(明慧网)

人气: 169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10月23日讯】(接上文)

拄着枴杖从拘留所回家后,金俊梅继续到单位上班。

一天,村长刘学华找上门来,金俊梅被叫到单位办公室。村长告诉她:有电台记者要采访你;你就跟记者说,你的腿是因为炼法轮功炼残的。

金俊梅一口回绝了村长。她想:你这不是让我骗人吗?我的腿从5岁那场高烧后就残废了,炼法轮功时,都是40岁左右的人了。这是村里人有目共睹的事实啊。

村长说:我们在保你呢,你还这样说。

村长的话,并不是空穴来风。迫害法轮功不久,江泽民就下达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 的命令;所有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都面临着失去学业、工作和自由。

不过,金俊梅没有想太多。表明自己的态度后,她拄着枴杖离开了办公室。

不久,果真有电台记者前来采访,记者问:你的腿,是炼法轮功炼残的吗?

金俊梅正视对方的眼睛回答:不是。她语气平静,眼神一如既往的清澈。

电台记者悻悻地走了。

去北京

经历了这次“采访”,金俊梅一下子明白了中共那些铺天盖地、诽谤法轮功的“新闻”,是怎么炮制出来的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电视、电台、报纸,还是日复一日地重复着那些谎言。

每一天出门,金俊梅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虽然村里人都知道,金俊梅炼法轮功后,病都好了,但在中共强大的谎言宣传下,村里人看她的眼神里,好像还是多了很多东西。

对金俊梅来说,这些都不重要。她想不通的是:恩师被抹黑、这么好的功法被诽谤,这是什么世道呢?

“我该怎么办?”她心里想过无数次。她下定了主意,要尽一切力量去证实法轮功的清白。

镇压法轮功的命令来自中共最高层,而她只是一个弱小的残疾女子。她能做什么呢?

她决定要去北京上访。

2000年11月的一天,金俊梅拄着枴杖出了家门。她换了一身比较好的衣服,她希望自己的穿着能和北京那个地方相称,并且她希望自己堂堂正正地展现一个法轮功修炼者的形象。

但是,出这一趟远门,她这样一个残疾女子要面临多大的挑战呢?好在家里人是支持她炼法轮功的。她一身的病好了,家里家外的活也都能干了——丈夫看在眼里,喜在心头。

在金俊梅的心里,并不是没有过恐惧。任何一个在中国出生、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人都知道,要到中共统治者最高权力所在地跟中共说“不”,可能会面临着什么。可是一想到修炼法轮功后自己身心的变化,金俊梅还是拄着枴杖,一瘸一拐地迈出了家门……

11月的北京,天已经很冷了。

抵达北京后,金俊梅步履蹒跚地朝着天安门广场的方向挪动,离目的地越来越近。她有着一张美丽的面庞,眼神似乎带着天生的纯净和笑意,她的呼吸有点急促,嘴里不时呼出白色的哈气。

不知她是刚刚靠近还是已经到了天安门广场,天安门警察很快发现了她。

金俊梅是千千万万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的法轮功学员之一。北美明慧网1999年7月29日报导,那时候中国大陆所有的信访渠道都被堵死,法轮功学员最后一点申诉机会已不复存在。万般无奈之下,各地法轮功学员一个个前仆后继冒死走向了天安门广场。

1999年7月中共镇压法轮功后,不断有法轮功学员到天安门广场上打横幅请愿。(美联社图片)

很多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风餐露宿,节衣缩食:白天饿了,吃馒头和生黄瓜;渴了,喝自来水;晚上累了,睡在路边,地做床,天做被;场面十分感人。北京公安内部消息称,从1999年7月到2001年4月,全国各地到北京上访被抓、有登记记录的法轮功学员达83万人次(不包括许多不报姓名和未作登记的)。

法轮功学员的身份被确认后,金俊梅当场被抓捕,先后送入北京天安门广场派出所、清河派出所。

在清河派出所后,一个年轻警察把她的枴杖拿走了,命令她蹲军姿。

金俊梅的左腿一直有残疾,怎么能蹲军姿呢?她根本蹲不下去,于是警察改为站军姿。“一个多小时后,我要上厕所。警察不让上,让拉到裤子里。我强烈要求上厕所。后来允许上厕所时,我都已经拉到裤子里了。”

从厕所回来,警察又让她站军姿,还出手要打人。金俊梅说:你竟然打上访公民?他才没有动手。

和金俊梅一起被关到派出所的,还有一个山东来的女法轮功学员,带着一个五岁的孩子。

金俊梅看到,警察拽她的头发,她头顶的头皮被拽烂了,脸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警察还拿刀直戳她的身体,刀尖都戳进身体了。孩子在一旁哭得厉害,警察却丝毫不予理睬。

金俊梅一直绝食抗议对她的非法关押,绝食了10天左右,被释放回家。

自从去了北京天安门广场,金俊梅就上了中共重点监控的黑名单。

兰州第一看守所

2008年4月13日,金俊梅被国保警察连续跟踪了好几个小时。之后,她和嫂子岳丁香(也是法轮功学员)双双被绑架。一群警察又冲到家里,把金俊梅的丈夫也劫持走了。

金俊梅和嫂子被带到一个地方,分开关押。金俊梅担心他们对丈夫实施恶劣的手段,就在楼道里喊:你们为什么抓我?我不就炼了个法轮功,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

几天后,金俊梅被非法关押到兰州第一看守所,丈夫被释放回家。

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共有十五个大队,每一大队内有十间号室,每间不足二十个平方,每间关押人员二十到三十人左右,监室狭小、拥挤,犯人就在里面吃喝拉撒,空气令人窒息。居然有犯人在这里被超期关押近二十年,法轮功学员被非法超期关押几个月甚至几年都是常事。

看守所伙食极差,一年四季除了水煮土豆,很少有别的,有时连盐都没有;卫生条件极差,成群结队的大老鼠在地上、饭台上乱窜,甚至上到床上。

腿部残疾的金俊梅一到看守所,就被收走了枴杖 。

金俊梅的丈夫担心妻子在里面受罪,给她送来吃的。但是丈夫送来的东西被看守所的人放得太高,金俊梅压根拿不着。

于是,金俊梅带信给丈夫,不要再送东西了。但丈夫还是找人给她送熟鸡蛋,同时,也找律师维权。

被蓄意摔断大腿

没有了枴杖的金俊梅,无法正常行走,这也成了兰州第一看守所折磨她的主要手段之一。

上厕所,说让其他犯人“扶着”,而事实上,到了厕所,犯人就使劲把她往前推、搡、甩。好多次,都被甩到墙边或窗户边。幸好,她紧紧地扶住墙或窗,才没摔倒。

有一次,犯人直接把她推倒在便池里。她臀部猛地撞击在便池地面上,当时疼得一下子喊出声来。

犯人把她扶起来后,带到厕所外面。附近号室门口有一个铁柜子,就在她准备扶柜子还没抓住柜子的瞬间,扶她的犯人将她猛地一推。她一下摔倒在地,双腿直接劈开。左大腿当场被摔断。

除了大腿被摔断,也不知还伤到哪里,金俊梅下身流血不止。每天打两三针止血针,都无济于事。

金俊梅的遭遇可能还不是最惨的。她被关到这里之前,兰州第一看守所至少迫害死4名法轮功学员:

刘兰香,女,37岁,甘肃民勤县中医院药剂师,2001年4月10日,被施以吊刑而死,死时双脚脚尖与腿成直线状,僵硬垂直向下,死后还在架上吊着。

张凤云,女,40多岁,原甘肃省建工局木材厂职工,2001年8月11日,被迫害致死。

万贵福,男,57岁,兰州机车厂的高级工程师,2001年12月23日,被迫害致死,死时双目圆睁 。

张晓东,男,32岁,毕业于东北某机械学院,甘肃铝业公司职工。2003年10月23日,被毒打致死。

2008年8月15日,城关法院对金俊梅非法庭审。摔断腿的她当天被抬入法庭。主审法官是金济勇,宣判金俊梅刑期8年。

丈夫悲然离世

金俊梅的丈夫一直坚持在外面营救,给妻子请律师、找各部门要人。

不幸的是,噩耗传来。

2008年12月,日夜承受着巨压的金俊梅的丈夫,突发脑溢血离世。

那时,金俊梅在兰州第一看守所拖着摔断了腿,下身流血的症状也一直得不到缓解,人瘦得脱了相。

家里的天塌了。金俊梅的儿子,扛起了大梁。他给父亲的遗体穿上寿衣,安置在殡仪馆太平间的冰柜里,然后跑到城关法院要求释放母亲,“父亲去世了,我来要我妈来了。”

12月10日,城关法院以监外执行的形式,让金俊梅的儿子把母亲接回家。

灵车迟迟不发

儿子担心母亲承受不住父亲去世的事实,不敢让母亲去医院太平间看遗体,也不敢让母亲去华林山的火葬场,送父亲最后一程。

金俊梅在家一直哭。

儿子怕她出门,在家里守着她。金俊梅丈夫的遗体,最后是由她侄儿送去华林山的。

后来听说,丈夫的灵车往华林山开的时候,怎么也发动不着;侄儿对着金俊梅的丈夫遗体说:儿子在家里守着他妈妈,今天是侄儿送您一程,您就走吧。

车子这才发动。

(待续)

资料来源:明慧网 #

编写:叶枫,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10-23 3:0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