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受毒奶粉影响 结石宝宝长大后仍受病痛折磨

十年前,中国大陆爆发了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官方数字称,有3千万儿童受到毒奶粉影响,逾30万名儿童患上肾结石,至少6人死亡。幸存至今的孩子们,仍在承受着病痛的折磨。照片中是一名不幸离世的宝宝。(AFP)
人气: 227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10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洪宁采访报导)“儿子患尿毒症十年了,基本是残废了,在班里个子最小,智商低。”陈先生顿了下,又继续说道:“我想给他换肾,但家里实在太穷了。”

十年前,2008年9月,中国大陆爆发了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包括三鹿、伊利、蒙牛、光明、圣元及雅士利等20多个品牌的奶粉被曝光含三聚氰胺。官方数字显示,共有3千万儿童受到毒奶粉影响,逾30万名儿童患上肾结石,至少6人死亡。但坊间说受毒奶粉残害的儿童数量远大于官方公布的数字。

世界卫生组织的研究显示,三聚氰胺会引起膀胱结石,与三聚氰酸(被三聚氰胺污染的奶粉中也含有)结合时,会形成肾结石。这些小结晶会堵塞肾小管,可能导致不能产生尿及肾衰竭,甚至死亡。

如今幸存下来的结石宝宝们,大部分仍在承受着疾病的折磨,父母也为给孩子治病耗尽了积蓄。此事件曝光十周年之际,记者电话采访了部分“结石宝宝”的父母。

毁了整整一代孩子

个案1

“不长个子,是全班最矮的,智商不如同龄的孩子。”湖南郴州的陈先生,向记者诉说着自己11岁儿子的情况。

他说,孩子小时候喝的是雅士利奶粉,从八个月大开始患上了尿毒症,后来肌酐指标达到1200,尿酸达1400,基本是养了一个残疾的孩子。

“湖南有一个病友,孩子也是患上尿毒症后换了肾,我也想给儿子换肾,但没有钱,得几十万元,换不起,只能靠住院吃药维持生命。这么多年,家里太穷了,钱全都用在了治病上。”陈先生言谈中流露出作为一名父亲对儿子的疼爱和无奈。

陈先生曾去北京上访被抓,地方政府也不给解决,没有地方说理,他希望能得到社会及外界的帮助。

个案2

湖南娄底禹女士的儿子,在2008年毒奶粉被曝光时已有4岁半了,因为没有母乳,孩子从出生的时候就一直吃“南山牌”奶粉,当知道毒奶粉的事情去检查时,儿子的肾上已长了0.4cm左右的结石。

禹女士找遍了当地有名的医生,得到的答复基本一致:孩子太小,手术会对肾脏造成很大的损伤,建议保守治疗。从那以后,孩子一直不愿意吃饭,比同龄的孩子体质弱,直到现在还是胃口不好。

禹女士表示,最让父母不能放心的是,医生说,这些有毒的物质对孩子身体造成的一些潜在危害,现有的医疗设备是查不出来的。

个案3

出生于2008年3月的王欣怡小朋友,家在安徽省亳州市利辛县,女孩的父亲说,女儿自打出生后就开始吃三鹿奶粉,直到六个半月的时候,查出双肾结石,手术后,家里承担很大的压力。

“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健康地成长呢?”王先生说,当时政府只给补偿了30,000元(人民币,下同),“我宁肯不要这3万块,也不愿意让孩子遭这样的罪。”

王先生表示,身边还有好多孩子都是这样的情况。

个案4

鲍刘晗于2007年9月出生,今年已有11岁了,她小时候喝三鹿奶粉,于2008年8月17日,被查出左肾有2毫米的结石、右肾有8毫米的结石。她的父亲鲍先生说,当时没有做手术,只是住院治疗。现在已有11岁了,孩子经常感冒,体质明显偏弱。

“当时给补助的2,000元,我没有要,我不缺这个钱。”鲍先生无奈地说:“我们是坚决维权,也上诉到法院,但法院不给受理,生长在这个国家,无处说理啊。”

个案5

始终致力于维权的受害女童家长蒋亚林也向记者介绍了女儿现在的情况。

她说,女儿今年11周岁,有轻微贫血,是泥沙样的肾结石,前些时候有些变大了。孩子每年都喝中药排石汤,近期发现膀胱表面也变粗糙了,像是要长结石。

蒋亚林说,毒奶粉受害儿童家长当初的要求是给予孩子稳定的医疗保障,但至今没有得到。每年的体检费用、药费,都是自己付出。

“毁了整整一代孩子”,“我们是一群可怜人,律师帮助维权被噤声,家长上诉到法院被拒绝,不给任何理由。”蒋亚林说。

受害家长维权被判刑 涉事官员则获释

据上述家长介绍,毒奶粉家长现在仍坚持维权的人很少了,长期维权,家长们要失去好多东西,因为现在孩子也大了,房价、学费、教育、生活等费用都很高,压力太大了,所以基本上不太维权了。就连当初为家长们提供法律咨询的大陆律师也遭到北京司法局噤声,现在都不敢说话了。

赵连海是北京人,是一名儿童肾结石患者的父亲,是三聚氰胺毒奶粉受害者集体维权联盟“结石宝宝之家”的发起人。

2010年11月10日,他因发动民众到毒奶粉工厂外抗议,被北京市大兴法院以寻衅滋事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半。

结石宝宝的父亲赵连海因维权,被中共判刑入冤狱。(赵连海推特)

了解赵连海的蒋亚林对记者说:“老赵心里已经被伤得透透的了,不仅是他自己遭打压,(共产党)搞连坐(株连家族),我理解他。”

“我们从小就被灌输‘枪打出头鸟’‘自保’‘维权就是参与政治’这样的教育,这种教育很有问题,那些有血性的知识分子都被噤声了。”蒋亚林说。

至今,蒋亚林虽然一直被中共打压,但她仍态度明朗地表示,百姓有权利去监督政府。每个人都漠视自己应有的权利受到侵害,不去积极争取,慢慢地就成了只管自己、不管他人,所以造成今天这样的因果,包括假疫苗事件,“我相信一句话叫‘因果报应’。”

毒奶粉事件曾引发全社会轰动,但中共的处理结果是,受害人被审判入狱,事件的祸首、三鹿乳业集团前董事长田文华及几名高管,则纷纷获得减刑甚至刑满释放。

据陆媒报导,田文华已于2016年底获第三次减刑,刑期减至15年9个月。此外,三鹿公司另三名高层中的两人也已经出狱,他们是集团前总经理杭志奇、前奶事业部总经理吴聚生。

如今,十年过去了,毒奶粉给结石宝宝及父母带来了不尽的痛苦,虽然事件渐渐地淡出了公众的视线,但社会上仍然有一群善良的人们在关注着他们。

网民“wong”发推文表示,六四使中共丧失了道德高地,一切向钱看,社会没有底线。汶川赈灾物资资金被贪污截留、三聚氰胺、毒米毒油……道德沦丧、假话遍地。除了污染和肆意剥夺,还有至少几代人的思想贫穷。

网民“活着”表示,全世界没人敢做的实验,中共在数千万襁褓中的婴儿身上做了,这个实验就是俗称蛋白精的三聚氰胺对人体造成的危害,中国奶粉企业,为使蛋白含量达标而添加三聚氰胺,造成上千万襁褓中的婴儿肾脏受损,很多人至今仍受病痛折磨,令人髪指。#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10-23 9: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