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独家:立法引入孔子课堂 俄勒冈遭中共渗透

2018年8月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发布的《中共海外统战工作的背景和对美国的影响》中这样描述孔子学院, 孔子学院是中共资助的教育机构,在世界各地的小学、中学和大学教授中国语言、文化和历史。然而,它们也推进北京的官方意志,并颠覆了学术机构的自主性及学术自由等重要学术原则。 (大纪元)
人气: 300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10月24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曾铮报导,郑清源、林达编译)一封“意外”的电子邮件,居然引出一桩八年前的“旧案”:美国西部俄勒冈州议会2010年通过的一项将孔子课堂引入公立学校法案的背后,中共黑影若隐若现;再深挖下去会发现,中共对俄勒冈州的渗透程度,可能远远超出很多人的想像。

一位居民打电话给当地一所小学,询问孔子课堂的情况,接电话的职员说:“完全不知道项目是如何运作的,也不知道是由谁出资的。”“我告诉她,我看到了悬挂在教室里面的中文毛泽东语录。这就像是有人把希特勒的语录挂在德语教室里一样。”

一封意外的电子邮件

今年9月中旬,俄勒冈州的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籍华人M女士收到一封来源不明的邮件,邀请她参加9月17日在波特兰市中心举行的活动,以“欢迎中国(中共)新任驻旧金山总领事王东华莅临俄勒冈州”。

这封邮件让她非常惊讶,因为她虽是华裔,但已有几十年未参加与中国相关的任何活动,也未与华人社区的任何人打过交道。她惊讶于这样的邀请怎么会发送给她。

蓝进:“义工”还是“外国代理人”?

于是她上网查了一下活动的主办机构——俄勒冈州-中国姐妹关系委员会(Oregon China Sister State Relations Council ,简称OCSSRC),发现如下信息:

1、俄勒冈州-中国姐妹关系委员会OCSSRC的主席名叫蓝进,他同时也是一家名叫“美国八宇有限公司(Octaxias)”的商务咨询公司的总裁。这家公司网站上介绍说,“我们还帮助成千上万的商家和企业进入中国市场”,却未提到任何一个商家客户的名字。

相反,在公司“新闻报导”页面上列出的都是一些政界大腕,如“爱荷华州长和美国大使”、“俄勒冈州众议院议长蒂娜·科泰克”、“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等等。

2、用蓝进的中文名字一搜,出来不少中文报导,有的登在中共最重要的宣传喉舌《人民日报》官方网站“人民网”上,其中一篇报导将蓝进描述为商界“传奇”。

报导说:“蓝进有两张名片。一张的头衔是‘美国八宇有限公司总裁’,另一张则是‘全国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海外列席代表、俄勒冈州议会中国姐妹关系委员会主任’。关于后一个身份,蓝进称之为‘义工’。”

中共宣传机器称政协是“中国人民爱国统一战线的重要组织”。中国问题专家横河表示,政协成立于中共建政之前,最初的任务是授权中共统治中国。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建立后,政协失去了这个作用,而被很多人称为“政治花瓶”。

横河说,其实政协并不是像外界认为的那样,是个完全无用的“政治花瓶”。相反,它有着替中共执行“统战”工作的重要职能,是级别最高的“统战”组织。这也是为什么全国政协主席必须由中共的最高领导者——中共政治局常委会的一名常委担任。统战部部长是为政协主席工作的。

美国政府在一份最近的报告《中共的海外统战工作——背景及其对美国的影响》中这样定义“中共统战部”:“负责协调这类‘影响力行动’——- 主要侧重于对中国境内潜在反对派团体的管理,但也有对外国施加影响力的重要使命。”

这份报告中数次提到刘延东是“孔子学院总部理事会主席、前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前中共政治局委员、前中共统战部部长”。

在美国政府报告《中共的海外统战工作——背景及其对美国的影响》中,数次提到刘延东是“孔子学院总部理事会主席、前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前中共政治局委员、前中共统战部部长”。图为刘延东。(BRENDAN SMIALOWSKI/AFP/Getty Images)

在俄勒冈州-中国姐妹关系委员会官方网站的首页上,有一张蓝进和刘延东的大照片,以及另一张蓝进在中南海内向刘延东介绍到访的俄勒冈州参议员汉舍尔(Bill Hansell)的照片。照片摄于2015年10月,俄勒冈州议会贸易代表团访问中国之时。

在蓝进自己公司的网站上,他把刘延东访问俄勒冈列为他的主要成就之一:“2011年,蓝进促成了中国国务委员、尊敬的刘延东女士访问俄勒冈。她是俄勒冈州历史上到访的最高级别的中国官员。”

俄勒冈州-中国姐妹关系委员会OCSSRC的主席名叫蓝进,他同时也是一家名叫“美国八宇有限公司(Octaxias)”的商务咨询公司的总裁。(Octaxias网页截图)

横河表示,根据他对中国几十年的研究,以上事实表明两点:第一,如果蓝进能促成像刘延东这样级别的高官访问俄勒冈,他要么是与刘延东有很密切的私人关系,要么他本人是中共统战部的核心成员。能如此近距离地接触刘延东的机会,是许多海外侨领们打破头也想能争取到、但却不是寻常侨领能得到的。

另一件可以肯定的事是,如果有人参加(中共)国家级的政协会议,他要么本身就是中共统战部的重要成员,要么是统战部想要争取的重要人物。

横河表示,从蓝进的背景和现状看,他应当属于前一类。

中共官方报导及蓝进公司网站资料显示,蓝进1960年代出生于中国大陆,1983年毕业于北京外贸学院(现中国对外经贸大学),之后就读于美国波特兰州立大学,并获商业学士学位。

“人民网”上对蓝进的报导文章《在美经商要“接地气”(商界传奇)》中说,“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蓝进就保持着每两个月回中国一趟的频率。”

文章还介绍说,蓝进1996年开始创建自己的公司,从此开始在中美交往中“牵线搭桥”、“扮演桥梁角色”。

蓝进公司网站上列出的成就还包括“帮助安排布什总统和夫人访问长城”、“促成俄勒冈州长库龙岗斯基(Ted Kulongoski )于2008年成功访问中国、促成俄勒冈州议长亨特(Dave Hunt )于2009年访问中国、促成俄勒冈州长基兹哈柏(John Kitzhaber)于 2011年访问中国、促成俄勒冈联合议长哈纳(Bruce Hanna )于2011年访问中国、促成联合议长罗勃兰(Arnie Roblan )于2012年访问中国、促成众议院议长科泰克(Tina Kotek)于2014年率立法委员团访问中国”,等等。

蓝进的另一个头衔是俄勒冈州-中国姐妹关系委员会主席,他自称这是一个“义工”角色。

M女士认为,从俄勒冈州-中国姐妹关系委员会及蓝进个人公司网站来看,他倒更像是一名为中共工作的“外国代理”。

俄勒冈州立法推广孔子课堂

《人民日报》2015年11月19日发表一篇报导,题为《美俄勒冈州政要探讨促进对华关系》,文中有这样一段话:“据蓝进介绍,俄勒冈州议会2010年通过立法,在该州公立中小学设立汉语课程和孔子课堂,以推广汉语,这在全美甚至全球英语国家中均为首次。这个提议最早也是在州议会福建姐妹省州委员会会议上发起讨论的。”

另一篇《人民日报》对蓝进的独家访谈文章中,引述了蓝进这样一段话:“俄勒冈州议会在美国有两个独一无二的举措:一是2010年通过州立法在该州中小学设立汉语课程和孔子课堂;二是2006年通过州立法确定与中国的省州关系。”

(人民网截图)

孔子学院开设在大学之中,孔子课堂则开设在中小学之内,二者都同属“汉办”推广的统战及渗透西方世界的项目。

2018年8月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发布的《中共海外统战工作的背景和对美国的影响》中这样描述孔子学院:

“孔子学院是中共资助的教育机构,在世界各地的小学、中学和大学教授中国语言、文化和历史。然而,它们也推进北京的官方意志,并颠覆了学术机构的自主性及学术自由等重要学术原则。特别重要的是,根据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前主任理查德‧法登的说法,孔子学院的资金来自隶属于中共统战部的中共宣传部,其使用由中国(中共)大使馆和领事馆人员监督。孔子学院项目与中共统战部有着长期和正式的关系,前中国(中共)副总理兼政治局委员刘延东于2004年启动孔子学院项目时,亦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

公开资料显示,蓝进是俄勒冈州议会福建姐妹省州委员会的成员及执行主任(Executive Director);而在俄勒冈州公立学校系统中引进孔子课堂的立法,便是由州议会福建姐妹省州委员会发起并推动通过的。

现任俄勒冈州务卿、前州议员及州议会福建姐妹省州委员会成员理查德森(Dennis Richardson)对“大纪元”表示,州议会福建姐妹省州委员会是依据2007年州议会决议案HB2066的第三部分设立,并遴选委员会成员的。

俄勒冈州HB2066法案规定,姐妹省州关系委员会可以由不超过21名成员组成,两名共同主席分别由州参、众两院议长指定一名参议员、一名众议员担任,同时再遴选两名参议员、两名众议员担任成员,这两名参、众议员成员需属于不同党派。其他“额外成员”(additional members)则按照委员会确定的标准遴选、并由参议院议长和众议院议长联合任命。

2009年俄勒冈州议会福建姐妹省州委员会有18名成员。除了两名共同主席,两名参议员和两名众议员外,还有12名“额外成员”。这12人中,有7人是中国姓氏,蓝进则被列为执行主任。

对于蓝进作为俄勒冈州议会福建姐妹省州委员会“执行主任”的角色和职责,理查德森拒绝置评或提供信息,并建议“大纪元”:“关于蓝进先生参与(州议会福建姐妹省州委员会)的情况和他所起的作用,请直接向他本人询问。”

大纪元记者拨通蓝进的电话,但当蓝进听到电话来自“大纪元”时,立即挂断,没给记者任何机会提问。

参议员约翰逊(Betsy Johnson)曾是州议会福建姐妹省州委员会的议员成员,她在接受“大纪元”电话采访时表示,现任州务卿理查德森是委员会的主要人物,他为委员会的成立付出最多,多次奔走于俄勒冈州与福建之间,促成了委员会的成立和发展。

约翰逊说她后来辞去了委员会的职务,以便让位给更想加入、同时可以为委员会付出更多精力之人。

约翰逊表示,她已经想不起是谁负责来挑选委员会的“议会外”成员的,也想不起她是在关于孔子课堂的立法通过之前、还是之后辞的职,也记不清这个立法通过的相关情形了。她对立法只有很“浅”和很“模糊”的记忆,因为事情已经过去八年了。

2010年,“美国之音”有一篇报导简要提到围绕俄勒冈州孔子课堂资金来源的争议,这篇报导在理查德森照片下放了以下图片说明:“理查德森(右)希望说服其他立法者,孔子课堂计划是一种能让公立学校提供更多汉语教学的方式。”

报导的另一段写道:“理查德森是一直在推动同僚为俄勒冈州公立学校提供更多中文教育的几位州议员之一。 虽然有少数几个地区确实提供了中文课,但扩大孔子课堂的努力在这届议会中未能成功,部分原因是担心经费问题。”

在俄勒冈-中国姐妹关系委员会网站上“关于我们”的部分,下列内容被列入其大事记:

“美洲第一所孔子课堂于2008在俄勒冈梅德福圣玛丽高中建立。

“俄勒冈是美国第一个通过立法将中文教育扩大到所有州公立学校的州(2010年)”。

伴随着这些“第一”头衔的取得,数十所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如雨后春笋般在俄勒冈建立起来。仅波特兰州立大学一家,就有36个附属的孔子课堂。

2011年4月15日,在俄勒冈州通过孔子课堂立法一年多之后,刘延东应邀到波特兰为俄勒冈州的12个孔子课堂揭幕。仅在那一天,就有12个孔子教室同时进入俄勒冈公校体系。这则新闻是由管理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的机构“汉办”当作其众多成就之一发布的。

2011年4月15日,在俄勒冈州通过孔子课堂立法一年多之后,刘延东应邀到波特兰为俄勒冈州的12个孔子课堂揭幕。(汉办英文网页截图)

M女士说,尽管现在有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已经认识到孔子学院是中共的“软实力”武器,美国《2019年国防授权法案》还禁止五角大楼资助孔子学院,但很多当地美国人对此“一无所知,或知之甚少,想法很幼稚。”

她说,当她打电话给当地的一所小学,询问孔子课堂情况时,接电话的职员“完全不知道这个项目是如何运作的,也不知经费从何而来。”M女士说:“我告诉她,我看到了悬挂在教室里面的中文毛泽东语录。这就像是有人把希特勒语录挂在德语教室里一样。”

更让M女士感到惊心的是,如此一项明显是由中共支持和推动的法律,竟然可以“悄无声息”地在俄勒冈州立法机构通过。如此想来,在更大的范围内,中共已经能在多大多广的程度上影响美国的法律和政治?

如果像蓝进这样的人被允许在制定新法律的立法过程中有话语权,这难道不是美国立法系统的漏洞吗?

俄勒冈州务卿的中国之行:由共产党部分出资

点击俄勒冈州-中国姐妹关系委员会官网中的“新闻(news)”按钮时,出现在页面上方的是来自新华社的数篇报导;点击“委员会在中国(OCSSRC in China)”时,跳出来的则大部分是《人民日报》和新华社的报导。

网站上 “关于我们”的另一个大事记是这样措辞的:“自2002年起,俄勒冈每年都派议会贸易代表团来。”

这一条中甚至没说这些“议会贸易代表团”是去往何方,好像“中国”是作者潜意识中“默认”的目的地,这让读者觉得写下这句话的一定是个中国人。

浏览此网站给人的感觉,是这是一个由中国人主持的网站(虽然语言是英文)。但社团注册信息却显示,俄勒冈州-中国姐妹关系委员会的“注册代理人”并不是蓝进,而是现任俄勒冈州务卿理查德森。

在俄勒冈州-中国姐妹关系委员会网站的“照片故事”栏目下,可以看到许多理查德森2017年率贸易代表团访问中国时的照片。

波特兰地方日报《俄勒冈人》2017年9月曾发表一篇报导,披露出理查德森此次商贸代表团的部分费用是由中国支付的。

报导说,当《俄勒冈人》/《俄勒冈在线》询问此次访问的费用问题时,理查德森曾先后给出三个不同的回答。

“他开始说,参加代表团的当地企业将支付他的费用。”然后他说,蓝进会替他“付账”,因为这是他们之间讲好的他参加代表团的先决条件。第三个版本是,“费用将由中国国家级和省级政府有关部门支付。”

该报导还披露,理查德森表示,在得到蓝进的许可前,他不能披露将有哪些公司陪同他去中国。

《俄勒冈人》/《俄勒冈在线》的报导发表于2017年9月27日。同一天,理查德森发布了一则新闻公告

“俄勒冈州-中国姐妹关系委员会(OCSSRC)是一个俄勒冈州非营利性501(c)(3)免税组织,致力于促进俄勒冈州和中国的共同利益。我在2004年帮助成立了OCSSRC,到现在仍是注册代理人。虽然自2012年以来我几乎未参与委员会活动,但OCSSRC慷慨地提出支付我往返中国的交通费用。为了避免出现任何不当影响,我将从我作为州务卿的旅行预算中支付原本由OCSSRC承担的往返中国的经济舱机票。考虑到我有I型糖尿病和出于血液循环健康的考虑,我将用个人资金将这次12小时航程的机票换成更好的舱位。 一旦我们到了中国境内,中国当地政府将用其国际推广资金支付美方官员的费用。 因此,除了一张经济舱往返机票(价值523美元)外,我参加代表团的费用将不会从俄勒冈公务经费中支付。”

这个声明确认了“中国当地政府机构承担美方官员的费用。”

理查德森在前往中国的头一天,即2017年11月7日,在其州务卿官网上发布了一份“州务卿理查德森备忘录”,备忘录有一个小标题是“加深关系”,下面有这样一句话:“因为我们的东道主中国人很重视家庭成员的参与,我的两个孙子也将自费陪伴我旅行。”

州务卿官网公布的代表团成员名单显示,理查德森带领的由12名成员组成的贸易访问团中,只有他一人是俄勒冈州官员。代表团中四名成员是俄勒冈州-中国姐妹关系委员会的成员,包括蓝进。还有五名是蓝进挑选的俄勒冈当地商人,其中两名是华人。其余两人是理查德森的孙子。

《俄勒冈人》的报导表示,这是“不合常规的(unconventional)”。

《俄勒冈人》报导说,“现任和卸任商务官员都认为,这次旅行计划的几乎每一个部分都不合常规,有不合职业道德之嫌。”

报导说:“州属机构在派出贸易代表团时需要遵循特定的规则。由州长带队时办事人员配备齐全,而参与代表团的成员企业则是通过竞争性的方式得到公开确认和审查的。”

南加州大学研究政府伦理的教授库伯(Terry Cooper)在接受《俄勒冈人》采访时表示,理查德森的旅行安排没有一个地方符合政府伦理标准,包括之前让蓝进安排俄勒冈议员去中国访问、理查德森在访问中参加的游览项目、让中国国家和省级政府支付理查德森的旅费、让蓝进的公司挑选哪家公司参加理查德森带队的访问团,等等。

库伯还说,“在中国,腐败之事比比皆是,你真的要很小心。”

俄勒冈州-中国姐妹关系委员会网站上“新闻”栏目下有一篇报导题目为:“2017年11月俄勒冈州务卿带贸易代表团出访”。报导表示,该委员会安排了理查德森一行对中国三省七市的访问:“俄勒冈州-中国姐妹关系委员会成功运作了州务卿理查德森带队的贸易代表团2017年11月的访问。整个行程包括(中国)三个省和七个城市,共召开16个官方会议,还安排了很多观光活动及4个官方仪式。”

报导提到,“俄勒冈州-中国姐妹关系委员会主席蓝进表示,‘俄勒冈州-中国姐妹关系委员会组织了这次前往中国的贸易代表团’。”

于2005年投诚澳大利亚的前中共驻悉尼总领事馆一等秘书陈用林,在去年接受“大纪元”访问时,曾详细披露中共腐蚀澳大利亚政治人士和官员的手段。

他说,“不光是政治捐款,对政客私底下的贿赂实际上比政治捐款的数量要大得多,特别是上层政客、官员被收买很多。

“中共对澳洲的政治官员的收买,还包括把这些人拉到中国去旅游,免费享受皇帝一般的待遇,包括一些华人和中国公司出资为到访的澳洲官员招妓。好多澳洲官员去了中国以后,回来马上就改变了态度。”

陈用林表示:“中共还通过给家属好处来贿赂澳洲官员,很多澳洲官员家属想学中文,中共就每年提供留学中国的奖学金,奖学金的名额非常多。比如2005年,驻悉尼领事馆每年都有十多个免费留学名额。”

他举例说:“以前曾筱龙(曾是纽省华裔上议员、纽省商务投资副部长)的孩子要去中国留学,领事馆马上给他免费留学的名额,含学费和生活费。还有通过在澳洲的很多中资公司和中国富商直接贿赂澳洲官员。”

蓝进接受《人民日报》的独家专访时,曾被问到如何融入美国主流社会、如果改善与美国人的关系。

“该如何改善?‘最简单的,结识一个美国朋友,可以列进紧急联系人名单的那种。’蓝进眨眨眼,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对M女士来说,也许,理查德森就是蓝进所说的“可以列进紧急联系人名单”的“美国朋友”。

这次由一封意外收到的电子邮件带来的发现,让M女士意识到,中共对俄勒冈州的渗透,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一向不管“闲事”的她,为此开始行动起来,她不但打电话给设有孔子课堂的学校,也开始联系自己的议员表达担忧。

她说:“中共的渗透之深之广,远远超出一般人的想像。我怎能坐视不理?”#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10-25 12: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