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美对峙升级 越南主席病亡存疑

2017年11月12日,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右)欢迎来访的美国总统川普。双方会谈议题谈及朝鲜、不公平贸易问题及南中国海问题。(KHAM/AFP/Getty Images)

人气: 3063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10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何坚报导)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10月16日访问越南,这是他今年第二次访越。就在这次出乎寻常的访问之前,美国驱逐舰在南海中共驱逐舰几乎相撞。随着中共与美国的对峙加速升级,地处战略位置、与中共纠葛颇深的越共政权,所面临的形势正在从微妙变为危险。在此背景下,上月越南国家主席的突然病故给诡谲的越南局势留下重重疑点。

2018年9月21日,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Tran Dai Quang)在河内突然病亡,终年61岁,越共官方称他感染了一种“罕见的严重病毒性疾病”,且“无法治愈”。

在亚洲颇有影响力的英文媒体《亚洲时报》当天发文指,陈大光突然病故引发外界种种猜测,一些持阴谋论观点的评论员认为,陈大光的神秘疾病可能是在他出访中国时,遭中共下毒。不过同中国相似,在共产党的专制统治下,这种猜测无法被查证。

疑点一 越共公布死讯 反应异常

只是,陈大光病故依然留下种种疑点。其中之一,就是越南官方的态度不同寻常。因为像今次这样,官方抢先把最高领导人去世的消息公诸于世的事情,以前从未有过先例。

越南虽然也是共产党专制政权,但与中共不同,越南是由总书记、国家主席、政府总理和国会主席共同领导的“四架马车”体制。

身为越南最高领导人之一的陈大光,病故后不到两个小时,越南官方媒体就公布其死讯,甚至援引负责越共高层健康的保健部门负责人的话,公布了陈大光“曾六次到日本治疗”等详尽内容。而这类讯息在越共历史上都是被当作最高机密尽量隐瞒的。

越南官媒随后还公布了对陈大光国葬以及副主席将代理其职等系列消息,显示出越共高层对陈大光去世似乎已有充分准备。

疑点二 陈大光患病治病不寻常

虽然越共在宣布陈大光的死讯时未透露他得的是什么病,但指出陈大光是在2017年7月被发现患病的,不但“诱因不明”,且“曾六次到日本治疗,但该病尚无法治愈”。

事实上,早在当时就有日本媒体发现端倪。

2017年5月11日至15日,陈大光受中共邀请出席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高峰论坛,并与中共签署《中越联合公报》。

《日经新闻》2017年8月28日报导说,2017年7月25日后,陈大光在公众面前消失了一个月,当时引发对其健康问题或越共权斗的猜测。《日经新闻》还报导说,与越南政府有关联的一家日本公司的高管表示,陈大光当时曾在日本接受治疗。

日经新闻当时的报导,已经在上月越共的宣布中获得证实。但越共的说法却留下一些明显的疑问。

例如,原本从未传出有健康问题的陈大光,为何从中国访问回越一个月后,就“诱因不明”地患上了绝症?60岁对于一国领袖而言,显然正是年富力强的年纪。

更令人深思的是,为何在查出身患绝症后,陈大光不去向拥有一国之力的中共求救,而宁可借助一家企业多次去日本求医。

要知道,越共领导向中共求医早有先例。越共创始人胡志明生前不但常前往中国大陆治病,死前更曾请求中共派专家赴越南河内为其治疗。

而从明面上看,陈大光当时去北京是给中共的“一带一路”捧场,表现的姿态算得上是中共的亲密伙伴。生死关头,陈大光为什么没有请国家级的“盟友”来救命,而宁愿在日本民间治疗六次,直至身亡?个中缘由,“细思极恐”。

疑点三 陈之死改变越共格局

陈之死成为越共格局的拐点。他病故留下的国家主席空缺,现已被越共总书记阮富仲拿下。阮富仲成为继胡志明后,第一个将越共总书记与国家主席两个职位集于一身的人物。

然而就在今年1月份,据纽约时报报导,澳洲的越南问题专家Carl Thayer发文指,74岁的阮富仲可能会因高龄而提前退休,陈大光被视为接任总书记的有力人选。

陈大光与阮富仲不和,在越南并非新闻。虽然两人都被视为共产党中的保守派,但阮富仲被视为越共中的“亲中(中共)派”, 而陈大光是“亲美派”。

在越共最高层“四架马车”中,越南总理阮春福和国会主席阮氏金银也都是“亲美派”,与陈大光一样,都属于越南前总理阮晋勇派系。

阮晋勇(Nguyen Tan Dung)2006年6月至2016年4月任越南总理。他是对中共持强硬态度的所谓鹰派,也是越南政坛中著名的“亲美派”。阮晋勇任内带领越南与美国建立良好关系,在越共内部拥有极大影响力。

2016年越共领导层换届时,原本被认为可轻易赢得总书记一职的阮晋勇,出乎意料地主动退出,让阮富仲得以连任,当时坊间就有传闻说,这背后有中共的因素。不过,被视为阮晋勇亲信的陈大光、阮春福和阮氏金银则成功上位,拿下国家主席、总理和国会主席“三架马车”。自此越共最高层形成“亲美远中共”的力量格局。

陈大光去年5月虽与中共签署《中越联合公报》,但公报显然只是一纸空文。就在去年6月,与陈大光同派系的越南总理阮春福先后访问美国和日本进行商谈,剑指南海。陈大光任内,南海紧张局势升温。2018年6月越南还首次参加了美国主导的环太平洋军事演习。

假若陈大光未亡故,可能会很快从阮富仲手中夺得总书记职位,没有阮富仲掣肘的越南,很可能彻底加入美国的“印太战略”,参与遏阻中共扩张霸权。而这种结果,或许是中共不愿面对的局势。

南海之争VS中共的“爱国牌”

“印太战略”,是美国川普(特朗普)总统为抵制中共借“一带一路”对外输出共产主义霸权而推行的包括政治、经济和军事在内的全方位安全战略。而南海地区就是“印太战略”的核心。

南海位于中国大陆的南方,是太平洋西部海域,它连接着印度洋和太平洋的海上要冲。对中国而言,南海地区不仅是重要的安全缓冲区,也是重要的商业贸易通道。

而越南东面和南面都面临南海,有一条贯穿全国南北3260公里长的海岸线,恰好位于美国“印太战略”的核心位置。

除了中共外,包括台湾(中华民国)、菲律宾、缅甸、马来西亚和越南等多个国家和地区都对南海群岛宣称拥有主权。

南海今日的主权争议,虽然很大部分是由于20世纪70年代该海域被发现蕴藏丰富的油气资源,从而引发周边诸国的争夺,但很少有中国人知道,祸根却在中共身上。

因为中共1949年窃政后,为巩固对大陆的统治而实施禁海政策,主动放弃了对南海的实际控制权,结果周边诸国才有机可乘,侵占南海诸岛。

后来中共虽于1974年、1988年与越南爆发海战,夺回西沙群岛及南沙群岛中数个岛礁,但周边诸国早已染指南海,夺岛占礁。南海主权争议延续至今。

今日中共再鼓吹“老祖宗留下的土地一寸都不能丢”,在南海地区“捍卫主权”,除了争夺资源、巩固区域霸权外,更多的是在打“爱国牌”,即用“爱国主义”转移国内矛盾。

不过,中共现在的“爱国牌”可能不再好打,因为中共出卖大片国土的真相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所知晓。例如俄国近代以来侵占中国144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就被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与俄国签订《中俄边界协议》给永久出卖。

因此如今的南海之争,对于习惯了卖国的中共而言,其实并无实质压力。

真正让中共忧心的,是东南亚诸国为争夺南海利益而加入美国的“印太战略”,从而形成对中共的抵制和围堵。

美国防长今年频访越南,就是希望加强与越南的军事合作,吸纳越南作为“印太战略”的支点。

只是,陈大光之死让面临拐点的越南甚至南海局势,或重新变得诡谲难测。#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8-10-28 7: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