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内幕:中共获取以色列商业机密的新手段

中共和以色列不是天然伙伴,在价值观和地缘政治上都存在很大差异。但中共近年来加大对以色列的投资攻势,引发外界对中以合作的关注。与此同时,以色列媒体曝光中企在以色列通过假投资等手法获取商业机密的惊人内幕。图为耶路撒冷。(THOMAS COEX/AFP/Getty Images)

人气: 1554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10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中国以色列不是天然伙伴,在价值观和地缘政治上都存在很大差异。但中共近年来加大对以色列的投资攻势,引发外界对中以合作的关注。与此同时,以色列媒体曝光了中企在以色列通过假投资等手法获取商业机密的惊人内幕。

舆论认为,近年来,欧美国家提高了对中共通过投资等渠道不正当获取关键技术的防范意识,加强了对中企投资的审查,迫使中共另寻出路,转而加大对“世界第二硅谷”以色列的投资。

图为以色列的创新之城海法。很多本国及国际的高科技公司如英特尔、微软、谷歌、菲利普及IBM等均在海法南部的Matam科技工业中心设有分公司。(Zvi Roger/Wikimedia commons

上篇报导中提到,以色列对中共间谍的防范意识不高,机密文件很容易被弄到。引发外界担忧:与美国有着密切关系的以色列或成为中共获取西方高科技的后门。

本篇将继续引述以色列媒体的调查报导,披露中企在以色列的假投资内幕,以及中共对以色列的渗透伎俩。首先从中共对以色列的投资说起。

中共加大对以色列的投资

近年来,中共利用各种不正当手法获取知识产权,引发美欧国家的强烈谴责。美国加强审查外国投资,阻止了多起中资收购。同时美国也在收紧出口产品管制,防止关键技术落入中共手中。

在欧洲,德、法、意都希望推动类似举措。德国已经通过一项法案,允许政府阻止外企对关键基础设施项目控制超过25%的股权。加拿大和澳洲也采用了类似的法律。

在这种国际大环境下,中共近年来加大对掌握关键技术的以色列的投资。BBC说,不为很多人知道的是,最近几年,以色列公司有的直接被中企收购,有的把公司股份出售给中企,其中就包括医学激光手术公司Alma Lasers和医学设备集团公司Lumenis。另外还有图像辨认公司Cortica以及感控集团Extreme Reality等。

华为、联想和小米已在以色列设立了研发中心,阿里巴巴在以色列也进行了大笔投资。

据“Thomson Reuters”的数据,2016年,中共对以色列的投资飙升至165亿美元,较2015年增长了好几倍。

美国最具影响力的外交智库“美国外交关系协会”表示,对于小小的以色列,中国人看上了什么呢?其主要兴趣似乎在于利用以色列的研究和创新。

以色列航天工业公司(Israel Aerospace Industries)太空部主管Opher Doron(图右)于2018年7月10日宣布登月计划。以色列工程师设计的重约585公斤的太空飞行器将于明年2月13日登上月球。(THOMAS COEX/AFP/Getty Images)

中共的这一目的在其下发的文件中也有所体现。中共商务部在一份以色列指南文件中,在提及投资以色列的优势时明确说,与以色列领先科技合作项目的成功,“提供了技术便利”。

美媒CNBC报导,专注于以色列资本市场发展的咨询公司“蓝星”(BlueStar Indexes)的创始人舍恩菲尔德(Steven Schoenfeld)表示,目前,中共对以色列的投资“几乎涵盖了所有主要的颠覆性技术领域”,比如自动化和电动汽车等行业。中国主要汽车制造商都在这些领域设有研发中心。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表示,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2017年访问北京时告诉记者说,中资占以色列高科技投资的三分之一。

假投资获取以色列公司的技术

近年来,中共多被指通过加大对外国投资来获取外国公司的关键技术。以色列知名媒体Ynetnews在7月底发表长篇调查报导,披露了中共获得以色列公司商业秘密的另一些手段,包括通过假投资获取商业秘密,以及执行间谍任务。

“与中国人(中共)进行的每次会议,(中方)通常会有4至6名代表”,一位多次参加这类会议的以色列安全公司首席执行官(CEO)说。

“他们中只有一人谈话,他显然不会说英语,因为有翻译人员,但很显然每个人都能很好地听懂英语。有时他们甚至把我们说的话在翻译人员翻译之前就写在纸上或电脑上。”这位CEO说。

通过这种方式,中国人可以迅速行动,控制局面,消化数据,并使整个谈话集中在他们选择的方向,不受干扰。

与中方开会,在很多情况下,中方开始谈论的都是些奉承以色列的话。这位CEO在过去三年内,曾与不同的中方人士进行过十多次谈判。一些是私企高管,一些是政府官员(包括中共情报组织)。令这位CEO惊讶的是,似乎每个人都读同一本书,受到像情报人员一样的指示,知道如何与以色列人接触。他们开头都说着一样的奉承话。

这位CEO说,“他们非常机敏,想要知道所有的事情。他们写下我们所说的所有事情,并对我们告诉他们的每件事情都感兴趣。”

在谈判过程中,中方代表们会了解很多有关以色列公司的产品、人员及其销售系统。很多时候,双方开始制定合同,中方提供的价格往往要比以色列公司过去从非中企那里收到的价格要高得多。奇怪的是,就在签合同之前,中方就会宣布买卖告吹。

“有时候他们就消失了”,一家和中国人洽谈过的以色列网络公司的市场经理说。

有一次,一家中国公司支付了数百万美元的预付款。因为一些以色列公司已经听说过一些中国客户拿到信息就走人的事情,因此要求这家公司支付违约后不能退回的预付款,以显示他们的诚意。这家中国公司付了款。但当谈判进展到一定程度时,他们还是决定放弃这笔交易。

报导说,很多以色列公司以前都有过这样的经历。

“最终,事实证明,在所有这些交易的背后,中国(客户)并不想真的进行购买,相反,他们希望研究你(的公司),窥探你。”一家网络公司的CEO说,在谈判期间,中国客户获得以色列公司的商业模式、所用的技术类型、客户以及公司的商业秘密等,然后他们就消失了。

以色列国家安全局Shin Bet的反间谍部门的前高级官员Avner Barnea说:“在我参加的情报会议上,我们看不到太多的俄罗斯人,但有大量的中国人。有些是私营公司的代表,有些人显然是政府代表,他们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

“中国人给你的感觉是,他们需要的是深度间谍活动,公开资料对他们来说是不够的。”

还有以色列公司遇到来自中方的另外类型的间谍企图。有一天,一个中国代表团抵达以色列的海尔兹利亚,讨论收购一家大型以色列安全技术公司。他们的出价是一个天文数字,是西方公司提供的最佳报价的四倍。

这家以色列公司的一位管理人员回忆说,报价后,在会议期间,其中一位中国商人连招呼都没有打就走出了会议室。

“过了一两分钟我才意识到这一点(他的离开),也想起来了他是带着包离开的。我跟着他,看到他带着包绕着公司的办公室转。他的包里装着照相机或者是用于网络攻击的传输设备,这一点我觉得毫无疑问。”这位经理说。

另一家公司的CEO回顾了他去北京的一次访问经历。他在以色列国防部和情报机构的允许下,会见了中共一个情报机构的成员。

“我们到了那里(北京)并采取了一切必要措施来保护我们的信息。我把手机放在了德国的一个临时停车场,拿了另一部电话,里面是干净的。我带(到北京)的笔记本电脑也是新的,只存了几个演示文稿。当我们回来时,带着这些‘干净’设备,但发现每一个设备都被感染了。大量的间谍软件通过我们酒店的WiFi网络被植入到设备中。我们不得不将所有这些设备扔进垃圾桶,因为我们不确定我们是否能够消除所有的病毒。”他说。

中共对以色列的渗透手段

Ynetnews的调查报导还披露了中共在以色列更多的渗透。报导说,即使在今天,中俄仍在试图通过更多的传统渠道收集信息。比如,近年来,通过对工业界和学术界渗透以色列的尝试不少。

最近几个月,Shin Bet的反间谍人员举办了讲座,以提高人们对中共渗透的认识并让他们了解当前以色列的工厂、公司和学术界所面临的威胁。

Shin Bet的工作人员举了一些例子,以色列研究机构的人员可能会被邀请去国外参加会议,或甚至获得奖学金……有人可能让你写一篇有关非机密主题的文章,但这却是情报收集链中的第一链。

他们还描述了间谍和目标个体建立关系的各种非常友好的方式,包括与中共外交官共进午餐,被邀请参加中国文化学院的讲座等等。一家以色列学术机构最近拒绝在其校园内开设这样一个文化中心。

根据中共国家汉办官网上的资料,由中共资助的孔子学院与以色列的希伯来大学(Hebrew University)和特拉维夫大学(Tel Aviv University)都有合作。

图为中共汉办官网发布的孔子学院与以色列的特拉维夫大学的合作。(汉办官网截图)

美国早已对孔子学院有所警惕,联邦调查局指责该机构学院是中共海外情报网络的前哨。多位美国议员呼吁美国大学取消与孔子学院的合作。

中以合作所引发的担忧

据《耶路撒冷邮报》报导,霍隆技术学院(Hol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网络系主任、以色列国家安全局Shin Bet前官员Harel Menashri认为,即使是中国私企对以色列的投资,也会为以色列带来风险,因为它们为中共服务。

“以色列领导人必须明白,在中国,没有真正的私营部门”, Menashri说,“尽管许多公司将自己定义为‘私营’,但实际上所有这些公司都是由共产党统治的中央集权政府直接或间接控制。所有的中国商人、投资者和公司都沿着党的路线及精神走。”

一些美国人士最近对中资在以色列日益增长的投资表示担忧,特别是在人工智能等关键技术方面。

BBC报导,美国网络安全公司Stronghold Cyber Security的创始人迈克钮(Jason McNew)说,“以色列最不能接受的问题之一就是,中国(共)对其它国家知识产权的不尊重是出了名的,以色列把产品制造外包给中国的时候必须格外小心。”

卡内基梅隆大学亨氏学院经济学和公共政策教授布兰斯德特说,“美国国防部越发担心,中企通过民间投资或者特许交易获得人工智能高科技,并用于新一代的中国武器中,最后危及美军和美国的盟军。”“五角大楼还担心,以色列可能会成为中国(共)获得高科技的后门。”

以色列应建立控制中共扩张的政府机制

《华盛顿时报》指出,虽然表面上与中共做贸易似乎没什么,但中共的投资并不是最终植根于经济,其根本目的在于获得以色列实验室和工厂的最前沿技术软件和硬件的访问权和专有权。

报导说,川普总统应该对以色列明确表明,他欢迎以色列的繁荣,但这不能以牺牲美国利益为代价来实现。如果以色列不对中共投资引入新的保障措施,那么川普必须重新评估美以之间的技术共享。

《耶路撒冷邮报》说,以色列前原子能委员会主席Shaul Chorev认为,以色列应该建立一个能够控制中共在以国扩张失控的政府机制。他的建议得到了其他人的响应,国家情报局摩萨德(Mossad)前局长哈利(Ephraim Halevy)认为,如不加以控制,中共在以色列日益增强的影响力会对该国构成明显的安全威胁。

哈利强调说,他欢迎中企进入以国市场,但他们不应该被允许进入安全领域和对以色列经济至关重要的部门。他建议,以色列应建立和其它西方国家类似的法律,限制外企在其关键领域的参与。过去,以色列政府制定过一些干预措施,目的是防止外国投资者大量控制该国的国有资产,如El Al航空公司或Bezeq电信。没有理由不再对中共这样做。

事实上,以色列司法部和安全机构正考虑采用一项政策来识别和定义重要资产。这将会限制外国势力尤其是中共在以色列的利益。

以色列未来党的Ofer Shelach认为,以色列需要一个“全面的政策”,特别是针对中共。

以色列外交政策专家Omer Dostri认为,以色列是一个网络强国,也很清楚该领域的风险,尤其是来自中方的风险,并正在采取预防措施。总理内塔尼亚胡已经指示国家安全顾问Meir Ben-Shabat制定一个监督中国投资的机制。

2016年和2017年,以色列先后阻止了中企购买以色列保险公司大部分股票和以色列一家大型投资公司的多数股权。

以色列财政部也阻止了中企收购国家主要的两大养老基金公司Clal和Phoenix。 原因是,担心数千亿美元以及上百万或更多以色列人的未来将受到中共政府的控制。

以色列国防部也曾阻止中企竞标国防军和情报界的招标。

外界认为,尽管中以增强了贸易合作,但以色列明白,最重要的政治和军事保护者依然是美国。最终,以色列依然要向华盛顿负责。#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10-28 9: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