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黑客专家披露中共在西方招募间谍五部曲

小心那些送你手提电脑、女人或教育补贴的人。他们可能是中共间谍。美媒揭露中共在西方招募间谍的五部曲。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人气: 172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11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秦雨霏编译报导)黑客专家警告美国人,须小心那些送你手提电脑、女人或教育补贴的人,因为他们可能是中共间谍

周二(10月30日),美国司法部指控了10名中共情报官员和黑客,说他们策划阴谋多年,以便从航空公司盗窃商业机密。最近,司法部一直在紧锣密鼓地遏制中共庞大的、广泛的、长期的间谍行动。实际上,这是自从九月份以来,美国政府第三次指控中共情报官员和间谍了。本月早些时候,警方在欧洲逮捕了一名中共情报官员徐延军,然后将其引渡到美国,将在美国法庭审判他。

此次逮捕标志着美国首次起诉一名中共国安部官员。美国联邦政府相信,徐延军花费多年时间,试图将GE航空集团的一名喷气发动机技术人员培养成中共间谍。

中国黑客专家格拉夫(Garrett M. Graff)在《Wired》撰文说,GE航空集团的案件并非特例。在过去二十年,中共对美国的间谍活动是最广泛、破坏性最大、最危险的国家安全威胁,损害了商业机密、美国就业和人类生活。

通过研究十几个中共针对西方人的间谍案件,格拉夫总结出了中共招募间谍的五个步骤:锁定,评估,发展,招募,处理。

第一步:锁定

任何间谍活动招募的第一步都只是了解合适的人选。这项工作由一个所谓“观察员”来完成。他是识别潜在目标的人,然后将其交给另一名情报官员进行进一步评估。这些观察员,有时是智库、大学或公司的官员,往往与招募人员是分开的。

举个例子。上周的徐延军案件是跟9月份另一个不太引人注目的逮捕行动联系在一起的。联邦调查局指控一名27岁的中国公民、芝加哥居民纪超群为中共担任未注册的外国代理人——这通常指代间谍罪。纪超群于2013年抵达美国,在伊利诺理工学院学习电气工程,随后入伍参加美国陆军预备役。

根据政府的刑事起诉书,纪超群在中国上大学期间,在招聘会上加入“保密单位”,并担任徐延军的“观察员”,帮助国安部物色潜在的新人,并提供至少八个潜在间谍的背景报告。

所有八个目标人物都是从事科学或技术工作的华人。据美国政府说,其中七人目前正在受聘于美国国防承包公司或最近从这些公司退休。

第二步:评估

一旦中共情报人员确定了潜在的新人,他们就会研究如何鼓励这些目标进行间谍活动。专业人士将从事间谍活动的动机概括为四个:金钱,意识形态,被勒索和向往双面人生的刺激。

中共招募华人间谍常常依靠意识形态或胁迫手段,但是对西方人则常常采用金钱手段。今年6月,联邦调查局特工逮捕了一名犹他州男子,他准备飞往中国并试图将国防信息传递给中共。起诉书说,前国防情报局官员汉森(Ron Rockwell Hansen)一直在经济上苦苦挣扎,依靠每月1900美元的养老金生活,并面临超过15万美元的债务。2014年,汉森开始与两名中共国安部官员会面,他们自称为大卫和马丁。在2015年的一次中国商务访问期间,他们承诺每年向他提供高达30万美元的“咨询服务费”。

作为回报,汉森从2013年到2017年期间代表中共参加各种国防和情报会议。他拍摄照片,做笔记,并试图与前国防情报局同事建立联系。他也购买受管制的软件,运送到中国。

第三步:发展

招募人员不会一开始就要求潜在情报来源背叛他们的国家或雇主。相反,招募人员会提出一些琐碎的要求来建立融洽关系。就像前中情局局长布伦南所说:“常常,走上叛国道路的人不知道他们走上了叛国道路,直到一切太迟。”

弗吉尼亚学生希瑞弗(Glenn Shriver)2001年来到中国学习。2004年,他看到一则报纸广告,找人撰写有关美国、朝鲜和台湾贸易关系的白皮书。招聘他的人自称是阿曼达,向他支付了120美元论文费,并向他介绍了两个人:吴先生和唐先生。

逐渐地,这两人鼓励希瑞弗回美国,加入国务院或中情局。他们告诉他:“我们可以是亲密朋友。”中共国安部支付希瑞弗3万美元,让他去参加美国外交部门考试,希瑞弗尝试了两次,但是都失败了。2007年,希瑞弗申请中情局国家秘密行动处的职位。中共国安部为此又付给他4万美元。

美国政府最终逮捕了希瑞弗。FBI将希瑞弗的案例做成一部电影,警告其他在海外学习的学生,小心送礼物的中国朋友。

第四步:招募

对目标人物直接提出间谍要求通常是最紧张的时刻,但有时中共也很直截了当。 2017年2月,前中情局官员马洛里(Kevin Mallory)在LinkedIn上受到中共的关注。一名自称上海社科院的人跟他联系。联邦调查局在法庭文件中表示,中共国安部跟社科院关系密切。有时候国安部将社科院员工作为观察员和评估员,有时候国安部官员使用社科院的旗号掩护自己的身份。

马洛里通过电话与自称的上海社科院员工通话,随后于2017年3月和4月两次前往中国进行面对面会议。在那里,他被指示如何利用安全短信功能联系他的中国“客户”。根据刑事起诉书,马洛里还为中共撰写了两篇关于美国政策问题的白皮书。

第五步:处理

间谍活动中最微妙的部分始终是,该间谍如何维持其与接头人之间的日常沟通。老一代间谍往往依赖秘密接头等方式传递情报,今天的间谍通常依赖加密的通信工具、秘密手机和草稿文件夹中隐藏的电子邮件。

比如,前中情局雇员李振成被认为是最具破坏性的中共间谍。李振成2010年4月会晤了两名中共情报官员。他们承诺给他10万美元,换取他的合作,并承诺照顾他一辈子。从第二个月开始,中共情报官员开始通过信封向李振成下达任务,要求他披露中情局的敏感信息。

李振成在手提电脑上建立了一个文件,其中包含中情局办事处地点,包括一个敏感行动地点。这些信息通过一个电子邮箱发送,电子邮箱使用的是他女儿的名字。

看起来李振成的这些活动帮助摧毁了美国在华间谍网。当FBI人员搜查李振成的行李箱的时候,他们发现他的日程管理器中包含手写的绝密信息,包括情报人员会议披露的行动方案,行动会议地点,行动电话号码,情报人员真实姓名和中情局秘密设施。  #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8-11-01 3: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