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灭绝人性的药物摧残 (1)人体试验

人气: 3756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10月05日讯】山东省平度市38岁的张付珍,2001年被绑架进山东平度洗脑班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据目击者说,警察将她的衣服扒光、头发剃光,强行按倒成“大”字形,绑在床上,长时间折磨、侮辱她,之后给她打了一针。她痛苦得就像疯了一样,在床上挣扎著,直到死去……整个过程“610”的大小官员都在场观看。

“610”是1999年6月10日在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指令下成立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组织。该机构层层设立,遍及全国,全方位推行和实施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

山东省平度市法轮功学员张付珍。(明慧网)

本系列文章意在揭露中共用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方式方法、惨烈程度及其严重后果。

明慧网2010年11月20日刊登的题为“两件血衣与一份机密文件”一文中,披露了一份中共2001年11月24日的“密件”,上面写有对法轮功学员“还必须采取药物治疗的方法”。

“密件”题为“范方平同志在全国劳教系统教育转化攻坚战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范方平时任中共司法部的副部长(1999年2月至2006年5月),管辖监狱、劳教所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场所。范的讲话实则体现出中共的迫害政策。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于2006年12月1日发表的《关于中国司法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调查报告》,从2000年至2004年,中共司法部发表了十几份官方文件,要求其下属的监狱管理局、劳动教养管理局和律师公证工作指导司等部门积极参与同法轮功的“斗争”。

重庆永川监狱:人体试验是上面的指示

曾担任重庆大足县龙水镇某小学校长的刘书荣,于2008年5月20日被劫持到永川监狱医院。

2008年,永川监狱出笼了一份全年度的计划,为了确保全国“先进”单位的称号,要把所谓“转化率”、“巩固率”保持在95%以上。奥运期间,监狱更把迫害法轮功学员作为首要任务。

永川监狱教育科科长王某、医院正副院长李某、杨某等合伙策划,制定出一个阴毒的方案,即在刘书荣身上做人体试验,看其承受力有多大。

刘书荣被固定在病床上,被用食管强行灌输毒液,每天4瓶共2000毫升,每分钟速度为150到180滴,甚至接近200滴。

一女警说:“输快点,不管这么多,输死就算了。”

有个年轻的李主任对刘书荣说:“你死了就算了,国家最多花掉425元就解决了(拉到火葬场的费用)。把你进行人体试验又怎样?这都是国家政策允许的,是合法的,是上面的指示。”

据悉,这种毒液汁可以顷刻置人于死地。刘书荣当时每时每刻都在死亡线上挣扎,被折磨了一个月。

永川监狱还曾于2009年初组建了一个“教育矫治中心”,由各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组成。该机构专门研究每个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并针对性地制定迫害方案。其组织成员亲自参与并监督胁迫各监区警察、犯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家住重庆高新区白马凼奇峰自由湾小区的法轮功学员邓富寿曾被劫持到永川监狱。2011底,邓富寿头皮突然大面积溃烂,后慢慢结痂。头皮溃烂那段时间,眼睛又突然失明。2012年初,他突然离世。

从邓富寿突然出现的异常情况看,他极有可能被狱警做活体试验、下毒所害。

2007年11月,靠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捞取政治资本的薄熙来被调任重庆市委书记后,将其帮凶、原锦州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也调到重庆。两人狼狈为奸,步步升级迫害法轮功。

在2008年1月至2012年2月,薄熙来在重庆期间,重庆地区直接或间接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24人;被枉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为41人;被劫持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为213人;遭绑架(枉法判刑和非法劳教的除外)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568人次。

以上所举重庆永川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的药物迫害,只是重庆各监狱实施迫害的冰山一角。

而且永川监狱的药物迫害延续至今。重庆企业家46岁的法轮功学员刘道权被冤判8年后,于2015年1月被绑架到重庆市永川监狱。监狱每天迫害他,对他使用不明药物,致使他身体肥胖、行动不能自理,生命危在旦夕。

2016年7月6日,刘道权在重庆西南医院重症监护室。(明慧网)

重庆“610”、重庆市监狱局和永川监狱害怕担责任,非常恐慌,给他办理了保外就医,并在2018年1月25日将他送回到沙坪坝区家中。

医院主任要“研究”她的病情

王桂兰,原为黑龙江大庆石化公司机修厂防腐车间职工,于2001年被市第三医院(精神病院)迫害。某主任知道她是法轮功学员后,坚决不同意她出院,表示要研究其病情,之后给她注射了不明致命药物。

王桂兰的身体随即出现严重异常现象,流口水、口舌麻木不听使唤、心脏剧痛以致满地打滚,生不如死。

被迫害半年多出院后,王桂兰几乎成了一具躯壳,没有记忆和正常思维、不知孩子的名字、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于2011年10月21日,含冤离世。

精神病院大夫:我们有办法对付她

曹苑茹(明慧网)

曹苑茹,河北省涞源县丰乐村法轮功学员。家人由于听信中共的谣言和庸医的诱导,将当时还身处哺乳期的曹苑茹强行送进保定精神病医院。

大夫一听她是炼法轮功的,很兴奋地说:“把病人留下,你们走吧,我们有办法对付她。”

第二天,曹苑茹即被打了毒针后摧残致死。尸体全身青紫,鼻孔与嘴角有血迹,血呈乌黑色。家中亲人悔恨莫及。

曹苑茹被迫害致死时,年仅35岁,女儿仅仅4个月。

看守所是一个“人体实验室”

郭宝阳(明慧网)

郭宝阳,2012年时19岁,是青岛职业技术学院大一学生。是年4月2日,他被青岛水清沟派出所以修炼法轮功为由绑架、关押七天。期间被强行抽血,给他的饮食中下了毒药。

七天回到家后,药效开始显现,郭宝阳出现精神失常、大小便失禁、头痛,出现撞墙、跳楼等行为。他每天发作数次,其母悲痛欲绝,寸步不离地守在儿子身边。

据郭宝阳恢复神志后的回忆,青岛大山看守所好像一个人体试验室,给被关押者做试验,下药、释放不明气体等,然后观察受害者的反应。

据了解,青岛市“610”有计划地导演了郭宝阳发疯、自杀事件,并已事先邀请媒体记者,妄图嫁祸法轮功,向上邀功。他们指使邻居参与迫害,对郭进行监视;派其小学同学以关心为名,打探情报,诱其自尽。但郭宝阳数次被母亲救助,恶人药物迫害的阴谋终未得逞。

领导在灌食现场观看

锦州教养院的狱警们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不断引入新的毒计如灌食药物、打毒针,进行人体试验。

灌食前,狱警将学员双手臂固定在铁椅子的俩扶手上,用铁环扣紧,将两腿固定,用皮带勒住,用铁环扣紧两脚,把整个人死死地固定在铁椅子上,不能动。

人被固定在铁椅子上。(明慧网)

狱警把中指粗的用来洗胃的管子插进学员胃里后,拉出来再插进去,以此折磨学员;当把学员折磨得死去活来,全身痉挛后才灌食。灌进去的是气味难闻、有药味的东西。

当狱医和狱警灌完食后,用特大的针管往学员的肚子、腿上各扎一针,之后将学员拖进“小号”(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狭小、阴暗的屋子)。

在腿上注射毒液。(明慧网)
在肚子上注射毒液。(明慧网)

约过十几分钟后,被灌食的所有学员都开始拉肚子,几乎提不上裤子,呕吐两个小时后奇渴无比,有的被折磨得几乎休克,大睁著不能动弹的眼睛。

狱警对学员受折磨后的情况一一仔细记录,疑是实验药物迫害的开始。此种迫害从2000年10月开始,特别是在2005年,还有两名上级部门的领导在灌食现场观看。

曾被注射此药物的法轮功学员有史宝东、王舟山、王文清、王贵令等。

人体药物试验的又一佐证

2003年5月至2006年6月,时任锦州市公安局局长的王立军兼任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主任。

据《辽沈晚报》消息,2005年6月9日凌晨5时,特派锦州记者来到“研究中心”,现场目击“通过注射对死刑人员行刑的全过程”。

该中心的研究人员告诉记者:“罪犯的死亡过程、健康人药物注射前后的生命体征变化、毒物注射后各个器官的毒物残留情况、人面对死亡的心理改变……药物致死后人体器官的移植、毒物现场抢救等方面都会因为这些数据而获得重要帮助。”

从中国官方公布的资料显示,王立军在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所研究目标为如何取得“更新鲜的活体器官”:先把人打针“弄死”,研究尽可能延长死亡时间,然后迅速取出所有器官,用缓冲剂洗,冲走毒针的残余部分,然后移植到受体身上。而这种试验曾做了几千例。

王立军的研究项目《药物注射后器官受体移植研究》被 “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授予“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 ”并资助科研经费200万元。

“追查国际”2012年2月16日发表的题为“‘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涉嫌用法轮功学员做活人人体实验并活摘器官的调查报告”显示,王立军试验的对象涉嫌为法轮功学员。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10-06 10: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