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妻子12天冤死看守所 丈夫又身陷囹圄

辽宁鞍山市女子看守所(明慧网)
人气: 188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10月06日讯】被关铁笼、忍受饥渴、辱骂殴打……不到13天,于宝芳就冤死鞍山市女子看守所,随后其丈夫王殿国又身陷囹圄。

自始至终,检察院、法院没有就于宝芳致死案及警察违法办案、抢劫她家贵重物品等进行调查,追究相关人员责任。相反,不顾王殿国一家人的悲痛,在死者尸骨未寒之时,继续构陷王殿国。

2018年4月24日,法轮功学员王殿国遭非法判刑4年。8月,家属才得知他被关入监狱,但看守所拒不告知送哪家监狱,家属也没收到任何监狱通知。

近日,家属才获悉他被送去了大连,王殿国的儿子王宇连跑两趟,在大连的监狱逐一寻找,9月20日,终于在大连市监狱找到了人。

家属会见王殿国后得知,6月28日因即将被送监狱服刑,王向鞍山第二看守所申请跟亡妻于宝芳见最后一面,却遭到所长白龙峰、副所长李某、超市负责人王振雨的围殴暴打,往他脸上浇凉水、辣椒水,歇一会儿又继续打。

我被打得蹲在地上,他们还继续连踢带踹、狠命毒打,一边打一边说‘你命不值钱,你妻子不是死了吗!’”王殿国说。

三个人用皮鞋打他的头、脸。头打破,满头包,脸全肿了,鼻梁骨折,耳软骨骨折,两肋骨折、锁骨骨折(受伤情况监狱都照相存档)。打完之后,把他手、脚铐上铐子,再铐到地环上。

法轮功学员于宝芳(明慧网)

事件回顾

公安人员非法入室绑架、抢劫

2017年7月4日晚八点多,一群身份不明的人用铁锤子砸锁、铁钎子撬门将王殿国位于铁西永乐的家大门砸坏后一拥而入。其中一人身穿警服,声称他们是铁西分局的。

这些人打着“办案”的幌子明目张胆地大肆劫掠王家的私有财物。家属警告这是非法闯入民宅,可他们置若罔闻。

大约当天晚上九点多,一家人被带到永乐派出所。

整个过程,他们没有出示警察证、搜查证及立案决定书。

王殿国和王宇分别被关在派出所的两间屋子里,手脚铐着镣铐锁在一把固定在地上的椅子上坐着。

后半夜正当人困倦之时,派出所的警察开始讯问。一个没穿警服的男人用手抓住王殿国的头发仰面使劲往后拽,王殿国当时顿觉呼吸困难。

王殿国被警察暴力殴打、刑讯逼供,并在无罪的情况下强制按手印。

另一个警察不顾王宇的双脚、脚腕子和小腿的严重肿胀及其左脚大脚趾的甲沟炎,仍然用力踩他的左脚背,对其刑讯逼供。

王殿国的妻子于宝芳被关在铁笼子里体罚、虐待。

这一家人在永乐派出所待了一整夜直至第二天下午,才给每人分了一个面包(一百克),一瓶矿泉水(500ml)。

鞍山市第二看守所(明慧网)

2017年7月5日,王殿国被关在第二看守所,于宝芳被关进鞍山市女子看守所

待到儿子王宇非法拘留(未开具拘留证)期满回家后,发现所有贵重物品包括相机、手表及家中所有现金包括王宇爷爷的丧葬费,共计二万多元都被警察劫掠一空,连衣裤兜里的钱都没剩下。

上述被洗劫的钱物并没有列在附在案卷中的扣押清单上。

看守所违背接收条件 

2017年7月5日被送往鞍山市女子看守所的于宝芳,在短短12天的非法关押后,与17日离世。

于宝芳在经历了警察暴力执法后,胆小而内向的她受到极大惊吓。

关押前,于宝芳被带到明山医院做体检,查出血糖值高达16.9mmol/L,在不符合收押条件的情况下,鞍山市女子看守所依然对其予以收押。

报导说,于宝芳离世后,为了推卸责任,看守所百般施计掩盖重重疑点。

疑点一、不让碰触尸体

于宝芳被迫害致死后,其子王宇从拘留所赶到鞍山市长大医院时,于的脸色已呈死灰色,警察胁迫王宇只能隔着病床一段距离看母亲的遗体,不许靠近,想最后摸一下母亲手的机会都没有,而且只有短短的几分钟就被强行带走。

根据医学常识,人死后的体温可以断定死亡时间,在常温下,人死亡后体温每一个小时下降一度,只有血液完全凝固时,脸色才变成灰白色。王宇看到母亲于宝芳遗体时,母亲脸色呈死灰色,显而易见早已死亡。所以可以推测出警察为什么不让他靠近母亲遗体的原因。如果让他触碰到母亲的身体,发现身体冰凉,那么这场人死后假抢救的骗局就会当场被揭穿。

疑点二、搪塞死因

7月17日,王宇在长大医院看母亲遗体时曾询问一名女医生母亲的死因,女医生说当前不能确定死亡原因,而短短的一天后,在7月18日监管支队的关昊主任当着家属的面却堂而皇之地弄出来一个于宝芳是“糖尿病综合症”引起的死亡,并没有长大医院提供的相关的化验单据及医生开出的诊断,这个结论是怎么鉴定出来的无从考究。

疑点三、扣押死亡证明长达三个月

于宝芳于2017年7月17日离世,鞍山市负责女子看守所的监管支队一直压着于的死亡证明迟迟不交给家属,直到10月16日上午,家属才从支队领导关昊那里拿到死亡证明复印件。如果没有不可告人的隐情,怎么会拖延三个月才将死亡证明交给家属,而且只提供补偿费一、两万元。

赵洪波是辽宁省鞍山市女子看守所的第一所长,她既不是王殿国的亲属也不是于宝芳的亲属,她有什么资格代表家属在死亡证明上留下自己的联系姓名和电话?

而真正的家属在于宝芳弥留之际却没有得到去医院见最后一面的通知,即使王宇见到了已去世的母亲也是一个多小时之后了。

录像暴露问题

于宝芳被非法关押4天后,即7月9日早晨她就出现小便失禁现象,而且失禁情况严重。靠墙坐时,身体不自觉右倾,但一直到7月12日才作采血化验。此后,精神状况一天比一天萎靡,行动困难。监控录像显示看守所所用药品既不对症,当然也就没有疗效。用药次数和服药时间都很随意,有时服药一次,有时甚至不给服药。

此外,看守所提供的7月9日的录像中缺少关键的七十分钟。

骗取验尸签字

2018年6月5日,鞍山市女子看守所在原鞍山市千秋公墓对于宝芳进行尸检。

尸检前,看守所欺骗于宝芳的丈夫王殿国(同时关押在鞍山市第二看守所)对尸检签了字。

之前有约定,只有王殿国和王宇同时签字同意才可尸检。而王殿国的其他亲属因未与看守所及监管支队达成赔偿及无罪释放王殿国的协议而拒绝签字。

因此,看守所及监管支队便避实就虚从王殿国身上入手,在封闭的环境下,用伪善方式,骗取了王殿国的同意。

尸检结果证明:于宝芳确因看守所监控及救治不利导致死亡。#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10-06 4:2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