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维大取消《假孔子之名》放映 中共幕后操纵?

2011年,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的李长春称,“孔子品牌”具有“天然的吸引力”,“使用这个借口来教中文,一切看起来都很合理和合乎逻辑”。(FREDERIC J. BROWN/AFP/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10月09日讯】(大纪元澳洲墨尔本记者站采访报导)近期,位于墨尔本的维多利亚大学单方面取消了揭露中共藉孔子学院渗透海外的纪录片《假孔子之名》的放映,将中共渗透澳洲教育系统的问题再次推到聚光灯下。

取消《假孔子之名》放映 维大遭质疑

维多利亚大学澳洲十多所设立了孔子学院的教育机构之一。上个月11日,校方突然对放映会主办方声称因为不小心“订重了会场”,需要取消已经付完费的预订,并以所有的放映厅都已订满为由,拒绝了主办方调整会场的要求。

然而,《大纪元时报》记者经过调查证实:在原定放映日(9月21日)的当晚,维多利亚大学的相关教学楼内至少有4个放映厅都空无一人,包括主办方最初确认预订到的教室。

在数家媒体曝光此事后,校方改变了说辞,称该会场预订看起来像是“宣传噱头”,因为原定的放映厅和该校的孔子学院刚好同处一栋楼。

放映会负责人史密斯(Leigh Smith)在接受《澳洲人报》采访时说:“我知道维多利亚大学有一个孔子学院,但不知道是在那栋楼里。这是我第一次听说他们(校方)认为这是一个宣传噱头。”

10月5日,这所大学的校长道金斯(Peter Dawkins)在一个专题讨论会上回复一位与会者关于大学言论自由的提问时,提起了取消会场的事件。

他说:“最近,维多利亚大学发生了一个不幸的事件,一个批评中共政权和孔子学院的机构想预订一个靠近我校孔子学院的会场,我们负责预订事务的人员决定不接受预订,因为毗邻孔子学院,这看起来有点像噱头,一个挑衅性的噱头。”“我在事后才听说这件事,认为不把会场订在那里是对的。”

当天早些时候,道金斯告诉774 ABC电台主持人费恩(Jon Faine)说:“我个人认为,我们当时应该做的是(为他们)找另一个会场。我个人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坚定捍卫者。”

澳洲前国防情报分析师和国防情报机构中国部前负责人蒙克(Paul Monk)出席了21日晚在墨尔本苏格兰教堂(Scots’ Church)成功举办的《假孔子之名》放映会。

对于维多利亚大学对主办方意图的说法,他对《大纪元时报》表示:“很明显这不是一个噱头。”

蒙克解释说,当时大学设施总负责人取消预订的理由并不是该放映会是一个宣传噱头。“这个人声称所有的放映厅都被预订了,这个说法被证实是假的。”“简言之,这是个谎言。”

查尔斯特大学(Charles Sturt University)的公共伦理学院院长、中共渗透澳洲问题专家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教授对《大纪元时报》说:“中共领导人承认孔子学院是宣传机构。”

“如果维多利亚大学没有设立孔子学院,就会允许在其校园内批评它。”“该大学取消预订的行为表明,对大学领导来说,让北京开心比学术自由更重要。”

美报告:中共借孔子学院影响西方

全美学者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holars)2017年的一份研究报告揭示,每一个孔子学院的合同中都包括一项警告,即“任何‘严重损害孔子学院形象和声誉’的大学行为都可能导致合同和所有资金的终止”。

放映《假孔子之名》将会违反维多利亚大学与孔子学院总部,即中共国家汉语国际推广领导小组办公室(简称“汉办”)的合约。

汉办为设立孔子学院提供的资助包括启动资金、约10万美元的年度资金,并支付员工、教科书和材料费用。主办大学还可能获得难得的津贴,例如,汉办在2011年为斯坦福大学提供400万美元来设立孔子学院。

另外,设立孔子学院可能会吸引来更多付全额学费的中国留学生。根据这份报告,“一所依赖中国留学生的学院或大学不愿冒犯中共政府。”“为了获得这样的报偿而放弃一点学术操守,对于许多大学的校长来说,可能是一个很小的代价。”

该报告补充说,世界各地的孔子学院都必须遵守中共的法律。根据孔子学院的章程,如果一个外国大学参与任何有损孔子学院管理体系的活动,汉办的北京总部可以采取法律行动。

中共法律进入澳洲课堂

随着中共的法律被“进口”到澳洲的课堂中,孔子学院的言论规则引起一些担忧。

新泽西城市大学的孔子学院主管尹秀丽(Yin Xiuli,音译)坦言说:“我们避免敏感问题,诸如台湾和法轮功。”其它被禁的话题包括西藏、达赖喇嘛、大规模拘捕维吾尔人和强摘器官罪行。

虽然一名澳洲学生不会因为讨论中共认为的政治敏感话题而在澳洲被扔进监狱,但根据孔子学院的章程,一个被从中国派去国外的中文教师在越界时将面临“惩罚性后果”。在他们回国后,甚至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早在2013年,同样设有孔子学院的悉尼大学将达赖喇嘛出席的一个活动场地改到了校外。

根据《卫报》的报导,校长斯宾塞(Michael Spence)认为让活动在校外举行是“最符合整个大学研究人员利益”的做法。此外,该大学警告组织者“不要在校园内使用西藏的标识”,并且不许媒体报导,不许西藏活动家入场。

相比之下,设有孔子学院的北卡州立大学(NCSU)的做法更为明目张胆。2009年,该校邀请达赖喇嘛到校园来演讲,在孔院听闻此事后,大学取消了邀请。

据彭博(Bloomberg)新闻报导,该校孔子学院主任李百炼(Bailian Li)为这一决定辩护说,达赖喇嘛来访会在某种程度上破坏“我们与中方之间建立的密切关系”。

中共公开承认的“宣传武器”

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的李长春在2009年说,孔子学院是“中共海外宣传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2011年,李长春还称,“孔子品牌”具有“天然的吸引力”,“使用这个借口来教中文,一切看起来都很合理和合乎逻辑。”

中共教育部副部长郝平说:“加强孔子学院建设是国家软实力建设的战略举措,也是中央赋予我们的光荣使命。”

这一“软实力”在2008年发生的一个事件中得到了证明。这一年,设有孔子学院的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Tel Aviv University)关闭了一个内容涉及中共镇压法轮功的学生艺术品展览。

在学生起诉大学后,以色列法庭2009年裁定该大学“在一个害怕损害大学孔子学院的院长的施压下,‘侵犯了言论自由’”。

“建议各大学关闭孔子学院”

全美学者协会的报告总结说,关闭孔子学院对于“保护美国教育和学术自由不受腐化”来说是必要的。

在北美,多个孔院已被关闭。佛罗里达州参议员、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主席卢比奥(Marco Rubio)敦促该州的所有教育机构终止与汉办的合同。

目前在澳洲,14所大学和67所学校仍设有孔子学院/课堂。8月,保守党参议员贝尔纳迪(Cory Bernardi)向参议院提出动议,要求审查澳洲的孔子学院,但议案未能获得足够的支持。

国际人权律师麦塔斯(David Matas)说:“在澳洲,还没有人取消孔子学院。”

应大众的要求,《假孔子之名》将于10月24日晚7点在墨尔本柯林斯街(Collins Street)的苏格兰教堂再次放映。#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