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提醒公众警惕间谍 澳情报官从幕后走向前台

澳洲安全情报局(ASIO)局长刘易斯(Duncan Lewis)10月22日向一个参议院听证会表达了他对外国政治干预和间谍活动不断升级的担忧。(AAP)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11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燕楠悉尼报导)在澳洲,国家安全情报机构的负责人面向公众发表公开演讲是极其少见的现象,很不寻常。但最近一段时间却变得异常频繁。

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国防和战略项目主任休布里奇(Michael Shoebridge)的话说,“(情报机构)澳洲信号局(Australian Signals Directorate,ASD)成立71年以来,现在已经从暗处走出来(面向公众)。”

澳洲信号局局长继今年7月的公开演讲之后,大约一周前又发出了公开警告。

局长伯吉斯(Mike Burgess)在7月份的大师班演讲中,介绍了他自己和他的部门之后,就人工智能和国家安全问题进行了讨论。

而约一周前的公开演讲中,伯吉斯就最近政府决定将澳洲5G网络中的“高风险供应商”,尤其是中国电信公司中兴通讯和华为排除在外的决定进行辩护。有消息说,中共目前正在全力游说澳洲莫里森政府取消此禁令。

离开国防部的澳洲信号局面向公众

澳洲信号局曾隶属于澳洲国防部,今年7月1日才从国防部分离出来,成为一个独立的法定机构。伯吉斯是分离出来的澳洲信号局第一任局长,他在前四个月的任期内已两次面对公众,甚至还以局长身份开设了个人推特账号。

该机构的职责是为澳洲国防军的运作提供支持,通过收集外国通讯和信号获得情报,参与反恐行动。预防并打击损害澳洲人和澳洲利益的恐怖袭击,保护政府网络和信息安全,以及开展必要的攻击性网路行动。

澳洲信号局成为独立机构后职责范围进一步扩大,现在还涵盖对抗网络间谍活动和打击日趋严重的境外网络犯罪行为,向澳洲企业和国民提供网络安全协助和建议等。

原本是倾向于在幕后操作的澳洲信号局,他们的任务是“揭示别人的机密,保护我们自己的机密”,但基于国际秩序的变化,以及科技和网络的发展造成的新威胁,信号局肩负的职责使他们开始从幕后走向台前。

对商界做简报的澳洲安全情报局

澳洲《金融评论报》旗下的杂志10月特别刊文介绍澳洲安全情报部门的一些情况,其中也谈到这一现象——自2002年导致两百多人死亡(含88名澳洲人)的巴厘岛恐袭爆炸案后,澳洲的秘密情报界出现了史上少有的情报官员冒险进入公众领域的现象。

情报界权威机构——澳洲安全情报局(Australian Security Intelligence Organisation,ASIO)局长刘易斯(Duncan Lewis)表示,恐袭威胁依旧严峻,而同时外国干预和间谍活动的威胁程度前所未有地高,这让他们变得加倍繁忙。

刘易斯也在今年发表过公共演讲,谈论外国干预澳洲的严重性,当时外交贸易部头面人物孙芳安(Frances Adamson)和他一起向大公司的董事们做简报,解释澳洲存在的安全担忧,以及企业可能面临的威胁。

当时的情况是,很多商界人士抱怨澳洲的外交政策会影响他们在中国的业务,但那次简报向商界表明,即便未来商界的业务有可能进一步受阻扰,但联邦政府不会软化立场。

由于网络犯罪日趋严重,澳洲信号局局长伯吉斯也向企业提供了建议。自2010年以来,被认为是来自中国的黑客已经窃得了国会大厦,气象局,澳洲贸易委员会和澳洲国立大学的信息技术系统的访问路径。

提升公众对外国干预和间谍活动的认知

与以往隐身的做法不同,像伯吉斯这样的情报机构官员屡屡面向公众,澳洲政策战略研究所国际网络政策中心的高级分析师卡夫(Danielle Cave)认为,这是因为绝大部分的民众对外国干预和间谍的认知非常有限。

他在评论中写道,“公众有限的参与度不仅仅是忽视了对此问题的公共讨论,或表现出漠不关心,而是当我们在世界上的地位处于紧张状态时,却给澳洲带来了问题。例如,这意味着当用‘国家安全担忧’来解释最新的国际立场或政策立场时,人们持怀疑态度。”他说,一个典型例子就是澳洲的高等学府。

伯吉斯最新的警告正好和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新发布的一份报告时间点相吻合。该报告揭露了澳洲高校正与中共军方科学家以前所未有的紧密程度合作。因为一些中共军方背景的中国科学家们掩盖了他们的军方身份,他们躲在研究机构里学习军事技术并建立合作网络,以促进中共军队的能力。不减少这种合作就可能令国家的安全风险增高。分享情报的“五眼”联盟国是中共派遣科学家的主要目标,其中按人均计算,澳洲的中共军方科学家人数最多。

然而,澳洲高校目前对于外界担忧北京秘密干预高校部门——通过对中国留学生施以政治上的控制,或因为战略目的让他们获得研究成果的现象,一直不屑一顾或为自己辩护。

麦考瑞大学中国研究讲师卡瑞克(Kevin Carrico)表示,“虽然每个人都喜欢经济利益、经济增长和贸易,但这些都不能以改变我们的基本价值观为代价。”如果中共用我们的军事技术去“帮助受到制裁的国家、去对付台湾,甚至是打压自己国土内的无辜公民”,那么高校和科研人员就应该注意保护我们的技术,同时“政府需要确保这种技术的转移不会发生”。

独立议员威尔基(Andrew Wilkie)曾是国家评估办公室(ONA)的分析师,他说近来一些高级情报部门负责人的公开举动是一个积极的发展, “长期以来,情报机构一直在暗中运作,”但现在“任何提高公众意识和透明度的事情都是好事”。#

责任编辑:宗敏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