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24节气中的修行故事】

“立冬”里的暖意,莫过于“真善”

俞元

立冬,有远方的思念,还有一种温暖,能消融冰霜。(Shutterstock)

人气: 15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11月18日讯】

序言:立冬了,凝水成冰,风吼地寒,燕雀无踪,万物收藏,归避寒冷。

立冬,有远方的思念:“秋夜尽,浓寒几侵身,欲续锦书再一程,不知南方温暖地,凉风可曾起。独自行,拾叶寄予君,若是人间无离恨,哪信人间有白头,新词强说愁。”

立冬,也有温暖的诗:李白“冻笔新诗懒写,寒炉美酒时温”,陆游“寸积篝炉炭,铢称布被绵”,紫金霜“拟约三九吟梅雪,还借自家小火炉”,白居易“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立冬,还有一种温暖,能消融冰霜,能让人如沐春风,那是人与人之间的善意包容。二零零零年的立冬,我在北京崇文门看守所真实体验了“一善消百恶”的威力。

一到立冬,北京的水饺店、卤煮店和涮肉店的生意异常火爆。三五成群的亲友欢聚桌前,在欢声笑语中品尝热气腾腾的美食,祛寒解乏,暖意浓浓。而2000年的立冬,我躺在冰冷的地上,经历着灌食的折磨。

在北京崇文门劳教所被关押了一段时间,我开始认识到:我炼法轮功、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没有错,没有违反任何法律条文,警察对我的关押才是非法的。我于是绝食、绝水,抗议对我的非法关押。

绝食的第5天上午,警察带我去灌食。一间背阳的屋子,阴冷阴冷的,跟前几天一样,4个牢头将我按倒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分别踩着我的四肢。一名狱医拿着皮管从我的鼻子插到胃里使劲搅动,一会管子里就流出血来,我感到很憋气,痛苦地用力吐出皮管子。狱医用力重新插进皮管,然后将小米粥沿着皮管子往里灌,我立刻呕吐起来,玉米粥、泪水、鼻涕流满我的脸……

强行灌食后,我被带到了狱警办公室。两名狱警站在我面前,拿着电棍气势汹汹的,4个牢头伺立两旁。一名狱警上前狠狠打了我一耳光:“你敢再绝食?”4个牢头也向我扬扬拳头。我心中忽然涌出一种恐惧,身体微微颤抖,我努力定住心神,直视狱警:“你们动手吧,我不怨恨你们!你们不做,共产党就不给你饭碗!但我也不会向你们妥协!”说完我闭上了眼睛,等着雨点般的拳脚落在身上。

可是好一会儿,周围没有一点动静,我睁开眼睛,困惑地看着狱警。没想到狱警竟然满脸堆笑,拍了拍我肩膀:“你真慈!你真善!没事了,回去洗洗头吧。”我一摸头发,满手黏黏的小米粥。四个牢头把我带出了警室,笑容荡漾在他们脸上,居然那么的真诚!

很多年来,我一直以为他们因我的理解包容而放弃了行恶。直到后来,我拜读了师尊《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才明白了真善的内涵。讲法中有这样两段话:

“真正的善,是修炼者在修炼过程中、在善修的过程中,已经修成的真善。”“这是慈悲,他不是有意的表现,不是人的善恶喜好的表现。不是你对我好了我就对你表现善。他是没有代价的,不计报酬,是完全为了众生的。所以这个慈善一出来啊,他的力量无比,什么不好的因素都能解体。慈悲越大,那个力量就越大。”#

注:今年立冬11月7日。

系列文章:
“彼岸”是“故乡” “秋分”登归途
“寒露”里的呼唤,回荡在空中
“霜降”凉水泼身,一桶暖过一桶

本文刊载于旧金山11月17日健康版

每周为您献上旧金山最新消息

责任编辑:李曜宇

评论
2018-11-18 7: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