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面镜子的奇幻旅程

作者:黄嫣华

一位仙风道骨的神秘老翁要张孝廉打开九具神秘的镜箱。(Angie/大纪元)

  人气: 104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一天晚上,一位仙风道骨的神秘老翁,走进了张府的大门。张府的主人是一位姓张的孝廉,他近来突遭家庭变故,让他的心情变得非常沮丧郁卒,总觉得人生了无生趣,后来变得像发了癫疯一样;精神状态时好时坏,疯癫起来的时候精神恍惚、指天画地。家人请了很多医生来看诊,也吃了不少药,但都没有改善。

这位老翁竟然径自地朝着张孝廉的房间走了进去。

张孝廉恍惚之间看到老翁来到跟前,老翁抬起手来在他眼前一挥,他整个人瞬间清醒了过来。

老翁说:“你打算这样疯疯癫癫地过一辈子吗?”

还来不及有所反应的张孝廉,只有愕愕地呆在那里。

老翁接着说:“这里有九个镜箱,你只要把它们全部打开,就能解开你所有的烦恼。”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老翁在张孝廉的桌上摆放了九个镜箱;而老翁好像有一股神奇的力量,令张孝廉只能乖乖地听命行事。

张孝廉一边忐忑不安地想着:“镜箱里到底有什么?它们为什么能解除我的烦恼?”一边战战兢兢地伸出颤抖的手,慢慢移到镜箱上。

镜箱里到底藏着什么?会是怪物吗?张孝廉千奇百怪的念头都出来了。

九个镜箱揭张孝廉的前世今生

第一个镜箱 纪晓岚

最后终于鼓足勇气打开了第一个镜箱,箱内出现了一面精致典雅的铜镜,定眼一看,镜面上映出一个气宇非凡的书生影像。他纳闷地抬头看着老翁。

老翁说:“他就是你的前世──纪晓岚。”

被称为清代第一大才子,一代学术宗师的纪晓岚。(Angie/大纪元)

张孝廉再低头看时,镜面上如同走马灯一样,浮光掠影地出现纪晓岚81年的精彩一生。(像现在的缩时电影一样,快速播放。)

纪晓岚在雍正二年(1724年),乾隆时代曾担任过两任御史,三任礼部尚书,并当过短时期的兵部尚书;虽然当大官,纪晓岚也不忘文学创作,他留有多部的文学创作,还曾经担任《四库全书》总纂修官。被称为清代第一大才子,一代学术宗师,最后在1805年担任内阁协办大学士(副宰相)任内时辞世。

张孝廉越看越高兴,心里想着:“哇!没想到我的前世竟会是如此显要的大人物!”

老翁:“看完了,盖上镜箱,接下去打开第二个。”

被老翁催促着,张孝廉依依不舍地盖上第一个镜箱。

第二个镜箱 泸溪知县

铜镜映出的是一个湖南省泸溪县的知县。

老翁:“这是你接下来的另一世。”

看来这一世不如上一世精彩,几个简单画面就匆匆带过。张孝廉索然无味地盖上了第二个镜箱。(知县被称为“七品芝麻官”,职位相当于我们现在的县长。)

第三个镜箱 京师名妓

这个铜镜映出的是一个美丽的女子。张孝廉满脸疑惑地抬头看着白发老翁。

老翁:“不用怀疑,这真的是你接下来的另一世,她是一名京师名妓。”

张孝廉心里暗暗想着:“怎么越活越回去,每况愈下了呢?”

美丽的京师名妓。(Angie/大纪元)

为什么会从知县变成名妓呢?想必张孝廉心里也有几分明白,古人说“身在公门好修行”,如果是一名清官,做很多对的事,因此造福百姓,让很多人受益,如此行善就会积德,就会为自己的下辈子积了很多福份。但反过来说,如果跟着官场歪风、浮沉宦海当了贪官污吏,而做了一些错事,因此害了很多人而造下恶业;下辈子必须得为此还业,一个也逃不掉。

张孝廉估算自己在泸溪知县那一世可能造了恶业,才会落得如此下场。镜中的京师名妓活跃在妓院的声色场所中,纸醉金迷、夜夜笙歌。

看到这里,张孝廉简直看不下去了,这回不用白发老翁催促,悻悻然地关上了镜箱。

第四个镜箱 乞丐

打开第四个镜箱,张孝廉惊吓得目瞪口呆,铜镜上面出现的是一个穿着破烂衣服,乞讨要饭的乞丐。

张孝廉说:“唉呀!怎么这么惨啊!竟然当了乞丐!”他很想把镜箱盖上,不想往下看。

但白发老翁说:“不行!你一定要把所有的镜箱都看完,一个都不能少!”

张孝廉只好硬着头皮看下去,心里想着:“虽说人生如戏,但这也未免太戏剧化了,刚刚才每天在繁华热闹的宴席之间来回穿梭、忙碌应酬;怎么一下子竟然变成流落街头、身无分文,还要伸手跟人乞讨才有饭吃的乞丐。看来那名妓骗了不少男人的钱,才落得如此狼狈的下场!”

第五个镜箱 南岳苦行僧

万般不愿意继续往下看,张孝廉心想:“唉!竟然沦落到做乞丐了,再接着下去,会惨到什么田地啊?”

苦行修练的南岳苦行僧。(Angie/大纪元)

但经不住白发老翁一再催促,不得不继续打开第五个镜箱;打开后,张孝廉轻轻地吁了一口气:“幸好,这回当了和尚。”

老翁说:“没错,幸好你的这一世当了苦行修练的和尚,为你前几世造的业,消去许多业债。不然你这辈子可能没有这么好的日子过。”

第六个镜箱 安徽省歙县孝廉

张孝廉打开第六个镜箱,映出的是和现在的自己同样的也是一个孝廉。不过还来不及有所成就,年纪轻轻就去世了。

第七、第八个镜箱 童年早夭

连续打开第七跟第八个镜箱,出现的景象都是在童年时代就早早夭折的两世。

第九个镜箱

终于看到只剩下最后一个镜箱了,张孝廉打开镜箱,看到的是这一世的自己。

前程往事历历在目,看到三年前自己的爱妻不幸早逝,感到悲痛欲绝,伤心地写下好几寸厚的悼亡诗;又看到近日,因被长辈以传宗接代逼婚,没想到却娶了一个霸道傲慢的母老虎上门,搞得妻妾不合,全家鸡飞狗跳,也让自己气恼地陷入精神恍惚的疯癫状态。

镜中出现的还不只是张孝廉过去发生的事,还让他看到自己的未来。

一睡醒来 恍如隔世

张孝廉睁开眼睛,发现天色大亮,匆忙从床上爬起来,对昨晚的遭遇感到如梦似幻,到底老翁和九面镜子是真实的吗?亦或是一场奇幻的梦境而已?但如果是梦境,又为何如此清晰,触手可及呢?

不论是梦是真,张孝廉亲眼目睹自己生生世世的轮回转世,种种情节真如惊涛骇浪、怵目惊心;张孝廉终于了解到万般磨难都是因为前世种下的善恶因果,他也发现自己先前遭遇那些痛苦得不想活了的烦恼事,在生死轮回的洪流中,原来只是小事一桩,顿时整个人豁然开朗了起来。

一年后,张孝廉参加科举考试,金榜题名,被授为知县。第二年,张知县又兴办团练,后来募兵多达万人,往来长江上下游接应。当时局势危急,与镜中预现的各种情景全部吻合。@*#

(资料来源:《清稗类钞》)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