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公检法司为何齐表态挺民企 专家解读

人气: 469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11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周慧心采访报导)11月17日,中共公安部表示支持民企,至此,公、检、法、司、政法委几大机构已悉数表态。但为何对经济问题,公检法部门要表态?大陆著名律师陈有西表示,这些年来,对民营经济抑制、摧残最大的,是政法机构,而不是经济部门。

11月20日,微信上的一篇题为“支持民营企业,为什么反应最大的是政法机构?”的文章中质疑,“当习总书记发话要支持民营经济的时候,我以为反应最大的应该是央行、国税总局、人社部、工信部什么的,结果打开新闻门户发现,几乎每天都是政法机关在霸屏;朋友圈里,公检法司一表态,几乎也是篇篇10万+。”

对此,陈有西在其微博中表示,刑法对经济基础产生的反作用力,是最刚性的、最直接的、力度最大的。

2014年的一篇《中国企业家十宗罪:都在通往监狱的路上?》的文章曾引用陈律师的话说,按现行法律的逻辑和罪名,中国企业家人人都是戴罪之身,只要经营五到十年,列上五个罪名,量刑搞到死刑一点问题没有。如果想用公检法的力量来剥夺一个企业、一个富人的财富,只是分分钟的事。

中国前检察官沈良庆表示,支持民营企业,政法机关站出来讲话,这很滑稽。按道理讲,司法机关应该是中立的,就是作为执法的法院、检察院,也只能依法办案,尤其是法院,应该是消极的,只有案件诉讼到法院后,它才管。

“至于公安机关讲话那就更滑稽了,因为市场经济,企业合法经营,跟公安机关和司法部是没什么关系的,司法部属于司法行政管理和监狱这部分,跟企业经营没关系。”

他对大纪元记者说:“但是这些人讲话在中国这种特色法制环境下就很正常了,因为这根本就不是法治国家,它是专政工具。它现在出来说话,是表示我不打压你了,我现在要保护你了,甚至你违法犯罪我都可以保护。”

中共最高法院前几天表示要平反一些冤假错案,沈良庆表示,这充分表示中国没有法治。今天它可以把有罪的变成无罪的,明天也可以把无罪的变成有罪的。

大陆司法 合法“打土豪”

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前主任冷杰甫表示,民营企业是搞生产的,照常纳税,如果民企老板不违法,公检法不可以管他们。

他对大纪元记者说:“中国依法治国是个假话、是个幌子,它完全没有依法治国,完全是以人治国。我希望全世界都理解中国人民的痛苦,中国有宪法,可宪法不管事,中国人是没有办法走出这个社会、没办法逃掉这个社会的。”

沈良庆以湖南富商曾成杰被秘密处死为例说,“今天它要打压你的时候,不管你有罪没罪,你偷税漏税都是投机倒把,就是经济犯罪,它给你捏造各种罪名,把你的财产剥夺,甚至判你死刑。”

曾成杰曾是湖南三馆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总裁。2008年,被中共湖南当局以涉嫌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职务侵占等罪名拘留、逮捕。2013年7月12日被执行死刑,而家属在7月14日才收到死刑通知,曾成杰的财产,被某人以超低价格接手。

另外两个曾经轰动一时的疑案,分别是北京亿万富豪袁宝景、袁宝琦、袁宝森2006年被执行死刑;浙江富豪吴英在2009年到2012年期间,两度被判死刑,最终改判死缓。

数年后,周永康案发,这时人们才知道袁氏三兄弟为何被灭门,其对手刘汉的背后是周滨,而周滨的父亲是周永康。

吴英是不幸中的万幸,留下一条命。2014年底,原中共高官令计划被中共纪检部门调查后,浙江富豪楼忠福被中纪委带走。而楼忠福被舆论认为正是操纵浙江地方势力、试图对吴英杀人灭口、侵吞其财产的幕后推手。

微信公众号“海蜂情报”撰文表示,中国的民营企业家,比起缺钱、缺政策,更缺的是安全感。文章以曾经富甲一方的河北“药都”的药商焦占军为例。

文章介绍,2000年7月,焦占军的公司大仁药业突然被税务部门调查。五个月后,公司收到了一纸处理决定书,要求他补交税款158万余元,并加收滞纳金127万余元。

他不服气,一纸诉状把安国国税告了。由于保定市国税局出面调解,此事不了了之。但半年后公安突然介入,焦占军被刑拘,依据的还是之前那份国税的处理决定书。

2003年,安国法院判其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焦占军本欲上诉,却因为账户被查封,无力支付上诉费而未能成功。而后,因为同样原因,焦占军无力偿还借款,他的商业大楼被查封并拍卖。

文章写道:“人被关了”和“钱被冻了”,对于企业家而言,要多可怕有多可怕。作者认为,除了健全法律制度,更重要的是保障法律制度的执行,“因为不安全感的最大的来源,正是法律制度执行中的不确定性。”

最近李克强的一段讲话,也间接证明了私营企业家对中国司法的不安全感。

11月13日上午,李克强出席第四十四届“新加坡讲座”并发表了演讲,他希望更多企业家到中国去投资,期间他承诺说:“如果你们在中国的投资,遇到营商环境方面的不公正的待遇,你们可以向我们今天在座的部长们提出来,甚至直接向我投诉。”

署名“王思想”的网民在其网文中写道:司法系统的公权力直接被用于对富豪财产的抢劫,想起让人不寒而栗。七八十年前的“打土豪”,是以暴力形式进行的;今天的打土豪,是以法律判决的形式进行的,是合法打土豪!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8-11-21 10:2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