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二部分 革命、内战和恐怖(20)

《共产主义黑皮书》:共产党趁乱坐大

作者:史蒂芬‧库托伊斯(Stéphane Courtois)、让-路易斯‧潘尼(Jean-Louis Panné)

大纪元获得授权翻译、发行《共产主义黑皮书》中文版。(大纪元制图)

人气: 62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11月27日讯】内战与民族解放战争

1939年9月德苏条约的签署导致相当数量的共产党瓦解,因其成员无法接受斯大林放弃反法西斯政策。但1941年6月22日德国对苏联的袭击,立即重新激起反法西斯主义的回应。就在次日,共产国际用无线电和电报发出了一条信息,称暂停社会主义革命的时机到了,所有精力都应该倾注到反法西斯斗争和民族解放战争中。这条信息还要求被占领国家的所有共产党立即起来反抗。如此一来,这场战争就成了尝试一种新型行动──武装斗争和破坏希特勒战争机器的机会。这种行动有望成为游击战术有用的实践。因此,准军事组织得到强化,以便形成共产党武装团体的核心。在地理和形势有利的情况下,他们组建了相当有效的游击队,特别是1942年以后在希腊和南斯拉夫,1943年以后在阿尔巴尼亚和意大利北部。在最成功的情况下,这种游击队行动给了共产党夺权、必要时诉诸内战的机会。

南斯拉夫为这一新方向提供了最明显的例子。1941年春,希特勒被迫去支援他的意大利盟友贝尼托‧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当时,墨索里尼的部队在希腊被一小股行动果断的军队所牵制。4月,德国也不得不介入南斯拉夫。此前,南斯拉夫支持纳粹的政府在一场亲英政变中被推翻。在这两个国家,小型但老练的共产党已秘密存在很多年,因为它们遭米兰.斯托亚迪诺维奇(Milan Stojadinović)和扬尼斯.梅塔克萨斯(Joannes Metaxas)的独裁政权所取缔。

停战后,南斯拉夫在意大利人、保加利亚人和德国人之间被瓜分。由安特‧帕韦利奇(Ante Pavelić)所领导的克罗地亚右翼极端组织乌斯塔沙(Ustasha),试图建立一个独立国家,但这也只不过是等同于一个使塞尔维亚人(Serbs)臣服,并对犹太人和吉普赛人进行屠杀的种族隔离政权。乌斯塔沙试图消灭所有的反对派,迫使众多克罗地亚人(Croats)加入抵抗运动。

1941年4月18日南斯拉夫军队投降后,首先形成抵抗运动的是德拉查‧米哈伊洛维奇(Draža Mihailović)上校周围的保皇党军官。米哈伊洛维奇很快被任命为南斯拉夫抵抗运动总司令,后来被任命为在伦敦的皇室流亡政府的战争部长。米哈伊洛维奇在塞尔维亚创建了一支多为塞尔维亚人的军队──南斯拉夫祖国军(Chetniks)。1941年6月22日德国入侵苏联以后,南斯拉夫共产党人才共同响应民族解放的理念,为的是“让国家摆脱法西斯枷锁,并开始社会主义革命”。但莫斯科想尽可能长时间地支持保皇党政府,以免疏远苏联的英国盟友,而铁托觉得自己有足够的信心来遵循自己的路线,拒绝向皇室流亡政府宣誓效忠。招募士兵不分种族背景──铁托本人就是克罗地亚人。1942年,这个共产党游击队领导人开始在波斯尼亚(Bosnia)建立游击队根据地。这两支运动在关键问题上很快敌对起来。面对共产主义威胁,米哈伊洛维奇选择姑息德国人,甚至与意大利人结成联盟。局势变得名副其实的错综复杂,民族解放战争与内战、政治对立与种族对立交织在一起,都处于外国军队占领的更大背景之下。由于每一方都试图把其对手斩尽杀绝,并将自己的权力强加给民众,双方都犯下了众多屠杀和暴行。

历史学家估计,在仅有的1,600万总人口中,有略多于100万的人死亡。处决、对囚犯和伤者的射杀以及复仇的恶性循环,在有着部落间暴力对抗之长期传统的文化中绵延不绝。不过,南斯拉夫祖国军进行的屠杀与共产党人进行的屠杀有所不同。南斯拉夫祖国军基于种族比基于政治原因进行屠杀要频繁得多。这支部队仇恨任何形式的中央集权──许多组织实际上都不在米哈伊洛维奇的控制之下。共产党人的目标,更明确地说,是军事性和政治性的。铁托的助手之一米洛凡‧吉拉斯(Milovan Djilas)多年后说:

“我们因农民们给出的共同支持南斯拉夫祖国军的理由而感到恼火:他们声称,害怕自己的房子会被烧毁并遭受其它的报复。这个问题在与铁托的会面中被提及,他提出了以下论点:如果我们能让农民明白,如果他们与侵略者联手 [注意从南斯拉夫祖国军到‘与侵略者联手’这里有趣的贬损],我们也会烧毁他们的房屋,那么他们可能会改变主意……经过一番犹豫,铁托打定主意,说道:“好吧,我们可以时不时地烧毁古怪的房子或村庄。”铁托后来发布了那样的命令,看起来更加坚决,只因为他采取坚定的立场。”

1943年9月意大利投降;丘吉尔决定帮助铁托而不是米哈伊洛维奇;铁托于1943年12月成立南斯拉夫反法西斯人民解放委员会(AVNOJ)。继这些事件之后,共产党人比其对手拥有了明显的政治优势。到1944年底和1945年初,共产党游击队几乎占领了整个南斯拉夫。随着德国投降的临近,帕韦利奇及其军队、助手和他们的家人,共计数万人出发前往奥地利边境。斯洛文尼亚白卫队(Slovenian White Guards)和来自黑山(Montenegro)的南斯拉夫祖国军在布莱堡(Bleiburg)加入他们。他们在那里全数投降了英军,英军把他们交给了铁托。

各类士兵和警察发现,自己被迫走遍全国数百英里,只是为了去送死。斯洛文尼亚战俘被带回斯洛文尼亚的科切维(Kočevje)附近,多达3万人在那里遭屠杀。战败后,南斯拉夫祖国军无法避免遭到游击队的报复。这些游击队员从未俘虏过人。米洛凡.吉拉斯描述了许多塞尔维亚士兵的结局,却未谈论该战役最后阶段任何令人毛悚然的细节:“德拉查.米哈伊洛维奇的部队几乎与斯洛文尼亚人同时被完全歼灭。一小群南斯拉夫祖国军在被击败之后,成功回到了黑山。他们带来了他们所见证的恐怖的全过程。从来没有人再谈及这个话题,甚至连那些大肆宣扬其革命精神的人也未谈及,仿佛这是一场可怕的噩梦。”德拉查‧米哈伊洛维奇一被俘虏,便受到审判,被判死刑,并于1946年7月17日遭枪决。在对他的“审判”中,关于同盟国代表团各军官为他作证的一切提议,均遭到拒绝。这些军官曾被派去协助他,并与他并肩同德国人作战。战后,斯大林一度与米洛凡‧吉拉斯分享了他的哲学:“凡占领领土者总是把自己的社会制度强加予该领土。”#(待续)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译者:砺真、言纯均,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8-11-29 6: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