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晓辉:地方大员频惹众怒 透中南海危机

新疆原法官黄云敏,因为帮助访民于2017年被逮捕。他的妻子最近前往探监的时候才得知,黄云敏已经被判刑十年。(维权网)

人气: 1472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11月22日讯】近日,有网民披露,杭州为了2022年召开的亚运会,正在全城疯狂杀狗,所有被官方看到的未登记的狗,不仅被直接抓到虐死,更有城管直接从居民怀中抢过小狗弄死。对此,不少网民十分愤怒,纷纷留言:“文明国家有流浪狗救助站,有动物保护法,无人收养也会安乐死,但绝无可能如此残忍。”“这就是一个曾经举办G20峰会的中国杭州,一个标榜文明城市所作所为!”

还有网民就此举进行了政治解读:“1、打断人与人的同情心和爱心,为下一阶段的‘枫桥经验’提供社会基础;2、测试人民的反抗指数,为进一步暴政提供参考指标;3、锻炼队伍,强化警察队伍的‘无条件执行’的意识;4、在人民群众中制造分裂,瓦解底层群众的凝聚力。”更有网民将矛头指向了现任杭州市委书记周江勇。

然而,杭州官方对于网民们的回应是:抓捕了两个“造谣”的市民。由于官方的公信力早已丧失,这样的回应只能让更多人认为是欲盖弥彰,反而激起更多人的不满。

就在杭州因杀狗引起众怒相距不远的日子,陈敏尔掌控的重庆市官媒《重庆日报》报导称,政审材料是参加高考录取的必备材料,是高考录取时的重要依据,政审不合格者不能参加普通高校的录取。政审不合格事项包括:反对四项基本原则,道德品质恶劣,有违法犯罪行为等。该材料主要由考生所在的学校或单位提供。

一石激起千层浪。很多人马上联想到了毛时代残酷的包括高考在内的政审,并且质疑文革是否要重现。而随着福建等省相同文件的被披露,证明了当局借此加紧对青少年的钳制,这无疑折射的是北京当局内心深深的恐惧,其引发的除了愤怒,就是民众对当局的厌恶。

引发众怒的绝非这两起事件。近半年来,山东多地、江苏镇江和徐州、河北大名、湖北麻城等多地相继发生退伍老兵示威上访事件,当局百般阻挠,甚至动用警察、武警维稳。

此外,自今年6月以来,为完成上级“殡葬改革”计划,江西不少地方官员进村入户,强行抢走百姓的棺材并砸毁,甚至挖坟、掘墓、抢尸……中共的无耻与灭绝人性的行为令民众的愤怒和忍耐都到了极限。网上的留言满满都是对中共的厌恶和诅咒:“不光让你活不明白,死也要你闭不了目!”“民心向背只在一瞬间就变了!不知道哪里来的底气,敢这么跟老百姓作对!”“官逼民反。”“真的应该改朝换代了!”

虽然江西省省委书记、省长刘奇以辞去省长之职来回应民怨,当地政府也在压力下修改政策,但沸腾的民怨、对中共的愤怒并不能平息。

同样惹火上身的还有北京市委书记蔡奇。蔡奇自去年接替郭金龙任北京一把手后,北京当局接连出台清理外来“低端人口”、“煤改气”、“大拆广告招牌”的三项政策,但这些政策都受到广泛的抵制与质疑。特别是蔡奇内部讲话“到了基层,就是要真刀真枪、就是要刺刀见红、就是要敢于硬碰硬、就是要解决问题”被曝光,除了暴露了其内部博弈外,更让民众见识了所谓的“父母官”的真面目。

至于在国际社会拥有恶劣名声的新疆书记陈全国,更是将新疆变成了一座大监狱。臭名昭著的针对当地少数民族洗脑的新疆“再教育营”已经遭到了联合国和国际社会的广泛批评,而有美国众议员呼吁美国政府对其予以制裁。

另据海外明慧网7月19日的消息,新疆某地“社区人员全部穿着迷彩服、头戴钢盔、身穿防刺马甲、戴着红袖章、手里拿着大头棒”,而且“社区门口每个进出口不但设有摄像头,还有两个全副武装的保安要求登记并检查;一些退休人员,戴着红袖章三五成群地在小区转悠、企业单位抽调一些青壮年戴着红袖章在小区里巡逻;每个商铺的店员都戴着红袖章,口哨一响,全都拿着大头棒冲出来集合”。

不仅如此,该地“早市晚市不让摆摊,市民买菜得去超市,进超市都得刷身份证并检查包;很多外地少数民族被驱赶回原籍,造成厂矿企业职工大量流失,经济受损;各个公交车站有身穿迷彩服、手拿大头棒的人站岗;标有‘特警’的黑色防暴车在市区来回巡逻;公安警车时不时的拉着警笛、闪着警灯呼啸而过。整个城市戒备森严、压抑、紧张,笼罩在阴森恐怖当中”。

无疑,受到监控和迫害的不仅仅是当地少数民族,还有信奉“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

周江勇、陈敏尔、刘奇、蔡奇、陈全国……可以说,这些地方大员都是为中南海高层所信任的官员,然而,他们的所为却频惹众怒,反而给高层添堵。原因可能是他们为不辜负信任,为了紧跟中南海政策,期望尽快交出成绩,因此不惜发下狠话,不惜违背天理人情、纲常伦理、既定政策,不顾任何舆论的谴责。其结果是在中共这个上下都黑暗的体制中,基层的暴力执法变本加厉,强势打压更让民众反感,只能是“欲速则不达”。

为中南海所信任的地方大员所收获的是民众的愤怒,实际上也折射了中南海所面临的危机,即其推行的各种逆历史潮流、违背民心民意的政策,正在招致民众的唾弃。没有人否认,在当今中国,相信共产党的、信仰共产主义之人已是寥寥无几,中共正陷于极其严重的信任危机与合法性危机中,而海内外的“三退”大潮早已将中共的根拔了出来。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中美贸易战开打以来,“厉害的国”现出了原形,经济严重下滑,内需不振,消费降级,国内各种矛盾激化,“逃离”成为了热门词。为此,北京当局不惜进一步加强各方钳制,包括加强封网,整肃微博、微信和自媒体,等等。而这些举措彰显的是北京当局末日的恐慌和忧惧。

早在2015年10月,原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和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杜润生去世后,大陆有媒体刊登了其晚年呼吁政治改革,对民主、自由、法治以及反腐的言论,如“历史证明,哪个社会能够发扬民主,尊重自由,明晰产权,并予以法律保障,哪个社会就能够取得不断创新的活力,领先实现技术革命和制度变迁”;“当权的官僚资本家具有满足现状的意识,认为现行体制一切健全,拒绝批评,拒绝政治改革,不能正确对待批评、建议等”;“政治家做很多事情需要的仅仅是勇气而已”;“我们需要一个透明的民主政府,需要一个属于公民的社会。要搞群言堂,不能搞一言堂”……

显然,中南海高层面对前所未有的危机时的选择,并非如杜润生等人所期望的那样,勇于踏上新的道路,而是背道而驰。这样的政权在瞬息间崩溃也就丝毫不足为奇了。#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8-11-22 6: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