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张林:流亡佛国尼泊尔(十一)

人气: 60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8年11月22日讯】身材小巧的尼泊尔人跳起舞来热情奔放,很有感染力。加德满都泰米尔区有许多专业歌舞厅,收费虽然低廉,许多舞者却达到专业水平,尤其男舞者。

尼泊尔旅游城市博克拉欣赏传统歌舞,只要花一或二美元买杯饮料,即可从从容容地坐在餐饮歌舞厅里欣赏喜马拉雅山区乐手的演奏和舞蹈表演。

我有次郊游,看到一个尼泊尔家庭野炊。七八个孩子在跳舞,并且邀请驻足观望的我们做客。这个大家庭有大约二十个人,一位年老的祖母在照看襁褓中的婴儿,妇女们在准备野餐,男人们播放音乐、采购物品,男女一有空就会加入舞阵,既健身又娱乐,还陶冶性情,全家人都会跳舞,看起来幸福极了,还不花费什么钱。

灯节是尼泊尔人的重大节日,届时少男少女都会涌上街头载歌载舞,他们会为一些可能提供零钱或食品奖励的商店和家庭奉献专场表演。

那几天一到晚上,整个加德满灯火辉煌,几千万只蜡烛的光芒照亮了佛国首都的天空。我循着乐声,追踪观看孩子们的舞蹈表演。

很多观众和我一样如痴如醉,他们情不自禁地加入其中,甚至不会跳舞的我,都深受感染,也随着音乐手舞足蹈。

我的房东一家人都很喜欢我,特意邀请我参加他们的家庭宗教庆典。家里的所有男性都头戴花饰,围坐在客厅;女子们往他们头上撒花,给他们每个人点嫣红的眉心,然后给他们奉上晚餐。

这个一年一度尼泊尔最隆重的节日,晚餐居然只有简单的三菜一汤。后来我参观过尼泊尔人的婚礼和葬礼,也都是简朴的三菜一汤,而且没有酒喝。

相比之下,中共国人(就是中国农民)的大小节日,无论端午节、中秋节、春节,还是什么元旦、国庆节,都是奢侈的大吃大喝,不是喝点酒助兴,而是酗酒,然后赌博,简直就是野蛮人的愚昧习俗。

普通中国人几乎没有歌舞生活内容,中国农民长年累月在共产党的酷政下做牛做马,从来不会跳舞,更不会唱歌。

欧美人的乡村舞会,黑人、阿拉伯人的歌舞,似乎全世界六千个民族,几乎都能歌善舞,中国境内的55个少数民族,也个个能轻歌曼舞,汉人是唯一不会唱歌跳舞的民族,只会在共产党的残酷奴役下做牛做马,实在悲催。

不仅中共国大部分成年人被每天12个小时的劳动累的要死,孩子们也饱受中共教育机构的摧残,每天从早到晚都在听课写作业。

尽管如此辛苦,孩子们并没有学到什么有用的知识或技能,反而惨遭中共洗脑,很多学生还被折磨成近视眼和弓背。

最可怕的还是,所有遭到共产主义荼毒的中国人,都失去了快乐、自然的天性。

有次我在卡耐基音乐厅观赏法轮功举行的音乐会,很受感染。身穿西式礼服的法轮大法弟子,非常优雅,给观众贡献了一场精彩管弦乐演奏,令人回味无穷。

当时观众都兴奋极了,以至于节目已经演奏完毕,热情的观众仍然舍不得离开。在一番又一番热烈的掌声中,乐队指挥不得不三次返回指挥台,加演了三支曲子。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8-11-22 8: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