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律政部防止联邦大选受外国影响

澳启动反干预程序 外国代理人下月起须注册

澳洲律政部长波特(Christian Porter)将于12月10日启动让代理人进行注册的计划。 (AAP Image/Lukas Coch)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11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燕楠综合报导)在未来几周内,在澳洲的外国代理人和代理机构必须公开他们的活动。澳洲联邦政府对游说团体和其他可能影响下次联邦选举的人的行为已经做了更严格的规定。该规定下月将开始实行。

综合《悉尼晨锋报》和《澳洲人报》的消息,莫里森政府将于12月10日启动让代理人注册的程序。

律政部长波特(Christian Porter)表示,政府从安全机构获得的警告是,如果没有这样的法律,澳洲“容易受到”外国干预的影响,并且澳洲对此“远没有免疫力”。

确保明年联邦大选免受外国干预

接下来的两周,律政部长波特将在议会中着手推出更改的规定,确保新条款能够在联邦大选之前完全生效、得以实施。

联盟党想要缩短为外国政府做事的人办理注册的“宽限期”。从12月10日起,代表外国政府的代理人或代理机构将有三个月的时间办理注册,而目前的规定期限是六个月。但如果原定于明年5月举行的联邦大选提前开始,这个规定将会有变化——一旦政府公布提前选举,办理注册的时间将只有7天。

如果某人从12月10日之后代表外国政府做事,注册的时间限制更短——此人必须在48小时之内办理注册。12月10日之后任何新的游说活动安排都必须在14天内注册。

波特表示,新法律将赋予安全机构足够强大的权力,使他们能够对任何选举活动中的外国干预行为采取行动制止。也就是说,安全机构可以自行针对外国干预事件提起诉讼,而不需要等待部长做决定,尤其是在大选期间政府处于过渡的状态下。

“如果我们看到在澳洲出现上一次美国总统选举中发生的那种(外国干预)行为,那么你可以使用所有的立法工具对其进行起诉,干预行为一出现就能迅速被掌控。”波特说,“在这种情况下,起诉的决定不需要获得政治上的同意——这是由向联邦检察长(CDPP)提供信息的机构作出的决定。”“这可以(让诉讼)很快进行。”

外国代理人必须按新法注册

在反外国影响力的制度下,律政部负责人会采取行动打击那些没有注册而进行干预活动的代理人。澳洲安全情报局(ASIO)将负责向联邦检察长提交外国干预活动的信息。

已经通过的《外国影响力透明度计划法案》中要求,那些代表外国政府的人必须在公共网站上登记他们的活动,该公共网站类似于现有的游说客登记网站。他们需要公布他们使用过的所有名字和机构名称、他们与外国政府有关联的细节,以及他们所涉足到的业务。这些代理人还可能被要求提供游说活动的证据,例如向政客发送的私人信息、发表的演讲等。

那些未能按要求登记的人将会受到制裁,其中包括,违法最严重的将面临长达5年的监禁。

新法律还要求,如果外国政府或政党持有公司至少15%的股份或拥有15%的投票权,或可以任命公司至少20%的董事的情况下,该公司需要公布相关的具体信息。

虽然许多跨国公司和政府是分开的,但是有些中国公司以及部分中东国家的公司都是国有的,或与政府机构有关联。

除此之外,新法律还包括了一项律政部负责人的通知制度,即律政部可根据情报机构提供的信息将某一外国公司或外国政府代理人列入登记名单上(即注册成为外国代理人),不论他们是否愿意。这样的书面通知发出后将即刻生效,无需提供程序上的公正性,但接收者可以对此提起上诉。

反外国干预法的部分解读

同样在今年制定的另一项单独的《反间谍和外国干预法》中,也将对那些代表外国政府在澳洲进行秘密的、欺骗性的或威胁行为的人进行处罚。

约一周前,前费尔法克斯驻北京记者、前澳洲总理和政府内阁国际问题的首席顾问加诺特(John Garnaut)在一个关于孔子学院的讨论会上透露,今年6月28日通过的要求外国代理人注册的相关法律还未实施,但政府一定会在联邦大选前让新法律生效。他介绍,“新推出的外国干预刑事法中有一项新的刑事罪行,针对那些干预他人政治权利的行为,比如投票权,甚至政治沟通的权利,(对这些权利的侵犯)就可能构成刑事犯罪。”

前澳洲总理和政府内阁国际问题的首席顾问加诺特(John Garnaut)在一个关于孔子学院的讨论会上解释新的反外国干预法。(安平雅/大纪元)

对于外国影响力透明度计划法案,加诺特说,该法律有效地让与外国政府有关联的实体,或代表外国政府参与澳洲政治活动的个人注册为外国代理人。“虽然这并不代表你有犯罪行为,但如果你不注册,不坦诚公布你的行动的性质,那么你就有坐牢的风险。”

他认为,这些法规可以规范和改变人们在澳洲大学校园里或其它地方的行为。加诺特举例,如果诸如孔子学院这样的机构,受到外国政府的控制或为外国政府行事,那么它就属于透明度计划的目标机构。而附属于该机构、代表其做事的个人,他们需要按照透明度计划注册。

加诺特说:“在这个(外界)意识到(外国干预)的新时代,那个(对外国干预)盲目或故意盲目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每个人都得到了警告,那就是存在着(外国干预的)风险的事实。”

“我认为(新法律)将改变游戏规则。”#

责任编辑:宗敏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