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杜彼得:雪声偏傍,寒梦不离

骠骑二年,天涯辛苦

人气: 2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11月27日讯】

心药难求

经常被一些恐怖的枪击事件,看到有人不幸的撒手尘寰痛心疾首的事件,过程的不可理喻,秋雨帘卷、冬雪飘来,不禁令人泪下“世间之无常”。虽是无常,终究是一个个无故画上休止符的生命,他们有血有泪、有笑声、更有故事留在人间,先不说有人死不冥目,就算能含笑西去,毕竟最终生命消失于无奈,每思及此,吾便无语。

最令人难以接受的是,每一次枪击案发生,就会有“控枪”之声拔地而起,奥巴马执政8年无功而返,川普上任后,唯一的办法是以枪制枪,对控枪也无作为。虽然“控枪”或“以枪制枪”都是防止减低枪击案的方法之一,但终究是治标不治本,我们强烈的感受到美国社会存在的严重问题是,精神疾病的隐忧,尤其是潜在的心理病态。由于这方面的经费一直有限,各州、市又有各自编列的预算,如果州市主政者把大量经费用在其他用途,这类的病人送到医院之后,很容易会被忽略性的治疗,等到他们出事犯案之后,又花费大量公帑去诊断是否有精神疾病,以保障“人权”,冤死的人岂不只好“无语问苍天”。

有人曾经说,宗教导人以善,或许可以帮助一些有忧郁症的人,这个说法只能说对一半,因为它要看病情的轻重而论,从科学的角度,药物性的治疗是可以保护病情不恶化,然后在软体上才有可能使精神恢复。

社会上发生的许多事,我们看到的是落在恶性与矛盾的循环中,心病要用心药医,心药既然难求,唯有自省至诚至深,方能自得。

民主政治的现实

感恩节一大早,友人天成转来一则消息,纽约的Dailynews报导老友州参议员Jose Peratta因心脏病已于昨晚病逝,享年才47岁。一向早起的人,毫不迟疑把讯息从手机传到几位民意代表的手机上,11点以后,从Twitter上开始看到不少人在上面留言悼念,心想做为朋友,也算尽点心意让大家送他一程吧!担任多年州参议员的Jose,数年前原本要选皇后区区长和现在的区长Melinda Katz争民主党内提名未如愿,今年争取连任又马失前蹄,虽然早有“心疾”,但我们有理由相信,政治的现实,残酷的足以摧人早逝,心情就是症结所在。

纽约市也一样,政治对人民而言,它不是“现实”可以简单盖过,而必须用“残忍”,也就是说纽约人残忍的让白市长连任。前二天纽约市在突降大雪中交通几乎瘫痪,市府相关单位掉以轻心也安排失当,面对民众要市长下台的指责,天才的白思豪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当中肯定有我们要学习之处,有些地方可以做的更好,但要明白的是,昨天我们运气差,加上糟糕的天气预报。”白市长还说,这是一场“完美风暴”。

市长白思豪16日突然出手解雇多次公开与他不和的市调查局长彼得斯,这也是纽约市145年来从未发生的惊人之举。该职位一向被视为具有相当独立性,可以对市府内任何领域进行公正调查。市长在解雇信中写道:“彼得斯及其高级人员的声明及行为,显示出其对遵守法律缺乏关注的态度”。彼得斯的角色有点像调查川普“通俄门”的特别检察官穆勒,不同的是;白思豪比川普更霸道、更有作为、更厚黑学。

彼得斯在忍无可忍之下,终于出手还击,发信指责白思豪和他的高级助手多次向市调局施压,要求放弃对市政厅造成破坏的调查。他在长达8页的信中,详述市长不正当地利用权力干涉调查局的工作,他写道:“曾经发生多次,市长及其最资深员工对调查局的报告表达了明显愤怒,他们曾要求我不要发布某些报告;当我拒绝要求时,他们就采取行动以表达不满。”总统川普该多向白市长请益,也许早就可摆脱穆勒的调查。

纽约市无家可归者服务部DHS在皇后区商业地带的College Point 20大道夹127街一座六层高大楼改建为收容200名男性流浪汉的收容所,这项计划最快在明年9月将落实。由于本区有亚裔移民集中居住,前一阵子选区的Paul Vollon市议员曾带领群众在该地开记者会抗议,但Paul证实他已接到DHS的建造计划,所有的反对无效。这个收容所的建立,对区内环境与治安肯定会带来负面的影响。我们很想知道市议员是抗议前或后接到计划的?因为差别很大,就像盖监狱的事,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民意代表有可能答应市长于先,老百姓不能老是扮演,被卖了,还高兴的帮忙数钞票。

市主计长斯静格20日终于向市长白思豪投入震撼弹,在白思豪政府涉贪及其筹款活动遭到联邦和州政府调查中,虽然仍未提出法律指控,仅表示白思豪违反了竞选财务法的精神,但已留下了昂贵的律师费账单。白思豪几年前曾信誓旦旦要自掏腰包打官司,后来全部由市政费用买单。市主计长斯静格指出,7月已拒绝了向Kramer Naftalis and Frankel律师事务所的合同付费,并要求提供更全面的解释,以确保260万元合同,不是与竞选有关的费用。

前几天原本是天敌的州长葛膜与市长白思豪一起宣布亚马逊新的总部将设在皇后区的长岛市,可以给当地增加25000个工作机会,并给纽约市的财政注入新生命,投资报酬率是1:9。不过有人质疑,为什么在整个过程中,纽约人都被蒙在鼓里丝毫不知情,市长的解释是,多个城市在竞争,怕曝光而失去先机。大多数为非裔及西裔的居民,希望亚马逊的大量聘请可以抵销对区内造成高档化的压力。

这个案子,纽约州市政府将于未来提供至少28亿元的税收抵免和补贴,也许在营业额上可以创造税收,如州长所说的1:9,但是都只是预估,我们不做评论。不过就亚马逊提供的就业机会中,只有一半是技术工作,其余一半为行政、监管及人力资源,是否全部人员需要都“就地取材”,恐怕未来会有一定的变数。还有,未来在整个施工期间,到底会给当地的交通造成多久、多大的不便,现在也没有人能下定论。白思豪市长一向以左派进步先知自居,这次补贴亚马逊的方案,已使其形象受损。事实上,这已经不是白思豪首次支持庞大的经济计划。

我们对亚马逊的案子,保持客观的态度,希望能像州长与市长的期待,给纽约市带来愿景,政客的唱衰有其目的,老百姓没有理由跟着起哄去摇旗呐喊。现在有很多的市政建设,都是由政府首长出面与民意代表沟通,并私下谈妥,再由民代去游说安抚社区,倘若人民反应激烈,民代再退而求其次想加以协调,但往往在协调不成后,首长与民代直接翻脸,最典型的案例,就是过去的“指甲业”。因此,华人应该对自己的选票做有效的运作,督促地区的民代做真正“为民喉舌”的工作。

文化差异

川普在22日感恩节说,他已为下周G20峰会上的“川习会”做好充分准备,并重申与中方达成贸易协定是可能的,也再次强调与习的关系很好。同时川普也表示,“中国真的希望达成协议,如果我们能找到共识,我们会去做”。虽然APEC在巴布新几内亚18日结束,因为美中双方在会上互批对方的贸易和其他政策,副总统彭斯与中国国家主席也各唱各的调,导致首次出现亚太经合会史上没有“领袖声明”。这是个过程,大家都把重点放在G20川习会上。其实在APEC的会上,彭斯与习近平私下密谈了二次。今天声明在经过修改删掉敏感话题之后已经出炉。

有华人说,美国政府尤其是一些相关政要及川普,老是喜欢放话,中国是个要面子的国家,“原本想好好跟美国谈,都被碎话打回去了”,他也特别强调,原本要来美的刘鹤取消了行程,也许跟这有关。我们认为,美中的贸易谈判在G20一定会有一个至少是差强人意的结果,且双方都有共识,若再硬拗只会两败俱伤。至于谁伤的重?已经是次要的问题,美中不想打击好不容易走出“金融海啸”阴影的全球经济,更重要的是;不愿意走到以“兵戎相见”解决问题。

美国的政治,不可能是川普一个人说了算,这次的期中选举,民主党在各地方小区选举获胜,在众议院拿下过半数的234席,共和党只有199席,民主党不只是比选前多了40席,在得票数上,民主党得票率为53.1%,共和党只有45.2%,民主党多了共和党860万票,创下70年代“水门事件”以来的新纪录,也反映了反川普的“蓝色巨浪”不容忽视。总统川普不会不察觉这一点,他在面对美中贸易战上,若态度稍有不慎,任何谈判后的协议,都会在国会面对极大阻力。请问这个时候刘鹤来美国触楣头吗?川普不带鹰派上G20谈判桌上,不也是想更轻易的解决问题吗?

另外一个比较有趣的是,川普的人格特质,最近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总统形容自己就职以来的表现可得“A+”,并再次宣称国家在他治下,经济繁荣程度前所未见。(川普语言)

中国当然也会有来自内部的压力,准备到G20谈判的各部会负责人在出发前,肯定也会有一些坚持的原则声明。不少专家又开始对美中的贸易谈判泼冷水,认为进展不会顺利,美国的鹰派也认为会产生冲突,但我们仍对“元首外交”充满乐观,为了世界的和平,应该给予双方美好的祝愿。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11-27 12: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