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寒冬已至 倪玉兰一家担忧再次流离失所

曾经聪慧美丽的倪玉兰律师被迫害至需坐轮椅、靠双拐移步。(受访者提供)
倪玉兰律师被迫害致残,需坐轮椅、靠双拐移步。(受访者提供)
人气: 155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11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梁欣采访报导)寒冬里,受中共迫害的异议人士担心被赶上街头。近日,北京人权律师倪玉兰告诉大纪元记者,前一段时间她又面临失去住处的骚扰。由于有十多个国家外交官对她的关注而幸免,但警察对她女儿的骚扰没有间断。

“中国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没有我生存的地方。”倪玉兰说。

倪玉兰忆辛酸事 受中共爪牙无人性打压

倪玉兰说,前几天又有几个人在她住处的楼道监视。“他们要把我们赶出去之前都会这样,摸底。然后锁定作息时间之后,冲进来把我们打出去,把东西扔出去。这是他们惯用的手段。我很担心,谁也不愿意老了也没有稳定的地方住。”

她回想起去年4月中旬,七八个年轻壮汉闯入租处把她一家3口拖出去,分别塞进面包车里扔到一个她们完全陌生的地区,她身着睡衣,光着脚;所有财物被抢劫一空。当地警方一直不给立案。

她回忆说,那时她们曾被迫在东城区安定门派出所的大厅内滞留。“派出所的卫生间不让我们上,自来水也不让我们喝。”她说,那时候没人去探视时,她们就得饿着。

“我们最饿的时候,我老伴夜里在派出所旁边的一个垃圾桶里捡了一袋长了绿毛的馒头。他饿呀!又不敢在白天吃那东西,怕人笑话。我也是饿呀!我在看他在做什么。他在吃,在把馒头长绿毛的那些东西给掰开了之后抠了抠,吃里面的那一块。当时我的眼泪哗一下……”

2008年4月,倪玉兰在北京的房产遭当局强拆后,持续受到中共当局的打压。10年之内,她一家人多次被当局雇用的人员暴力打出住所,曾露宿街头。

 中国特色:百姓受中共迫害求助外交官

“因为我们生活在这么的一个国家里,就受到这种毫无人性的打压。中国的这一片土地上,没有我们立足的地方。因为这真是我们的中国特色,我们受难了,其他的人没办法来帮助我们,因为他们也会被警察给抓走;我们只能求助外交官。”倪玉兰说。

北京当局在清除所谓的“低端人口”之后,便严格禁止出租公房。倪玉兰夫妇被迫移往北京郊区,房租比两年前涨了2倍。

她告诉大纪元,今年8月份,因为需要,她的丈夫与女儿打电话联系租房的事。之后屋主就被通州分局国保请喝茶。“训他,不准我们租他家的房子。没办法,我们又到处找房子。”

目前倪玉兰夫妇租的房在通州区霍屯村,是她女儿直接去看房、签约,没通过电话联系。但10月份,一伙身着黑衣的小伙子来堵门,接连2天不让她们出门。她说:“他们就跟黑社会似的,都拿着打人的凶器。所以我们给外交官打电话;第5天他们消失了。”

倪玉兰女儿董璇告诉大纪元,这件事很令她们忧虑,怕再受当局的打压。她说:“我们挺担心,会怕这种天气被赶出去。租不到房子,价格还特别贵。”目前她借住亲戚家。

倪玉兰:治不了我 治我女儿

有十多个国家的外交官,经常关注倪玉兰夫妇,并致电中共外交部,要求让她们有一个稳定的住处。地方当局或许有所顾忌,没有再去骚扰她,但却开始迫害她的女儿。

倪玉兰说:“治不了我治我女儿,不让她上班。从2013年我出狱,她的6个工作都被强行给辞职,警察跟踪她;她3个男朋友都被警察轰走了,威胁说要抓人家,人家就不敢再来了。”

董璇说,她若网上找工作发Email简历,从来没有回复,可能是被拦截了;若是托朋友可以找到工作。但因为一年当中,一到有中共两会或什么敏感时刻,警察就感到紧张。她的工作总也做不到3个月,“警察会让我老板解雇我。”

“一般3个月是试用期,过不了3个月基本上就没有很高的工资,保险等各种员工福利都没有。现在靠父亲的退休金付房租;我工资能负担一些生活开销,但收入很不稳定。因为我爸爸现在年纪很大了,所以我就很担心。”

她想出国工作,寄回生活费让一家人能稳定的生活,但困难重重。

2002年4月,倪玉兰因拍摄记录北京当局强拆现场,而受中共迫害,曾多次被殴打并至残,被多次关押、入狱。她不畏暴政,声援维权。2011年,倪玉兰荣获荷兰政府设立的“郁金香人权捍卫奖”;荣获2016年度美国国际妇女勇气奖。#

责任编辑:李沐恩

评论
2018-11-28 4:5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