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走私金猕猴桃藤到中国 纽国华裔种植商挨告

猕猴桃种植商Haoyu Gao涉嫌非法走私佳沛(Zespri)专利的金猕猴桃藤蔓到中国,被提告索赔3000万元。(Dreamstime)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11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扪心综合报导)新西兰一名华裔金猕猴桃(Gold Kiwifruit,也叫金奇异果)种植者涉嫌把金猕猴桃走私到中国进行非法商业种植、侵犯知识产权,被新西兰最大猕猴桃生产和出口商佳沛(Zespri)告上法庭。目前此案仍在审理中,两位被告的名字直到本周三(11月7日)才公开。Newsroom新闻网对此事的来龙去脉,进行了详尽深入的报导。

佳沛提告说,丰盛湾Opotiki的华裔猕猴桃种植商高浩宇(Haoyu Gao,音译)和妻子薛霞(Xia Xue,音译),以及他们名下的笑脸公司(Smiling Face Ltd),把佳沛专利的G3和G9金猕猴桃藤蔓或枝条幼芽走私到中国和澳大利亚等国,且已经在中国广泛种植并售卖,此举对新西兰出口到中国的同类金猕猴桃的销售造成严重冲击。

佳沛要求被告赔偿其经济损失3000万元。当然这3000万元还只是一个粗略的估计数字,佳沛方面说,由此事造成的真正经济损失,预计将远远高出这个数字。

中国惊现大面积金猕猴桃种植园

早在2016年,佳沛Zespri在中国的员工就听到有传言说,有人正在种植新西兰发明的G3和G9金猕猴桃品种,并赶紧通知了佳沛新西兰总部。

几个月后,该公司的调查人员发现了在中国不同地区的四个果园都种植了G3或G9金猕猴桃,总种植面积高达167公顷。调查人员与当地的党委书记会面,并最终得以与果园的经营者交谈。

据悉,经营者告诉调查人员,他与一家新西兰供应商签订了合法合同,合同表明他不但可以种植和销售G3和G9金猕猴桃,还可以在全中国分销那些金猕猴桃藤蔓。

这位经营者说,只要调查人员同意从他那里购买猕猴桃,并且能让他合法出售金猕猴桃,他就会向他们出示那份价值1000万人民币的书面合同。佳沛的调查人员同意了这个要求,把50箱金猕猴桃带回佳沛在上海的一个仓库,才得以看到这份合同。

这名男子告诉佳沛,他曾经与一个名叫“杰夫”(Geoff)的男子打交道,杰夫通过海运把金猕猴桃藤蔓发送给他。

调查人员通过对采自各果园的果实和叶子样本进行的DNA测试,证明它们确实来源于佳沛的G3和G9金猕猴桃植株。

在中文的微信群组上,一个在新西兰持有佳沛种植执照的人发布照片,试图证明他在种植金猕猴桃并可以提供“无病藤蔓”,即抗PSA病的G3金猕猴桃藤蔓,这个人就是高浩宇。

新西兰初级产业部和警方接到举报后,在高浩宇从中国返回新西兰时将其拦截,同时高的种植园和公司被警方搜查。他的植物嫁接工具中,还被发现了一种“不知名的棕色粉状物质”。

佳沛的损失无法具体估算

佳沛Zespri律师奥戈曼(Laura O’Gorman)表示,高浩宇欺骗他在中国的购买者给予其在全中国的G3和G9金猕猴桃种植的许可证。高与中国种植者的书面合同许可证显示,在未来的任何时间、在中国的任何地方,这名种植商都可以种植G3和G9金猕猴桃。

奥戈曼说:“到目前为止已经得以种植的金猕猴桃,并不是对佳沛后续冲击的终结。” 预估的3000万元损失金额,是使用了2016年金猕猴桃的价格乘以中国果园的生产公顷数,“索赔的数字,推算得相当保守”。

并且,这167公顷的种植面积还只是佳沛的调查人员发现的(已经产果的果园),至于在中国还有多少没有被发现的、或已经种植但没有结果的果园、已经流散了多少金猕猴桃幼苗,以及有多少其他潜在的种植者,这些到目前为止都还是未知数,所以佳沛具体的损失目前也很难计算。

佳沛在对这起事件的调查中动用了多种人力和方法,涉及到了香港的“私人目光”侦探所、机场安检、初级产业部对一名返回新西兰被告的检查、警察对高的公司的搜查令,以及佳沛需要通过官方信息法获取警方信息,发现被告的银行账户记录和在中国社交媒体微信上搜索某个人的活动,等等各种方式和方法。

走私的范围可能更大

被告的律师圣约翰(Eugene St John)表示,负责运营中国果园、种植金猕猴桃的种植商在以前曾来过新西兰,他所在的一个组织的其他员工也都来过。他说,可能有许多人参与了G3和G9金猕猴桃藤蔓的走私活动。

尽管圣约翰表示、且佳沛也认同在世界范围内有很多新开发的猕猴桃品种,并且金猕猴桃品种也不只为佳沛所独有,因此其中一名被告可能参与中国的果园事务也并不罕见,但佳沛全球生产经理麦克斯(Shane Max)说,中国微信上发布的新西兰种植者的数量来自于两名被告。其中一名被告在警察把手机归还给他之后,立即删除了他的微信历史记录,但是佳沛已经找到了这张照片。

当一位中国种植者在他的果园里被询问时,他证实他种植的是G3和G9金猕猴桃,并相信他们种植的金猕猴桃在中国的售价会比目前市场上的金猕猴桃高出一倍。调查人员发现中国最大的种植园在武汉,占地约120公顷,许多金猕猴桃藤都长在温室里。

“他说他花1000万元人民币签订了一份许可合同,根据合同,他有权可以发给其他人许可。” 可以在“全中国”出售特种金猕猴桃和金猕猴桃藤。

新西兰警方的调查则显示,高还密谋将佳沛的G3和G9藤蔓走私到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的种植者手中。他们在通讯中讨论了把猕猴桃藤蔓带入澳大利亚而不被发现的最佳方法,其中一条消息建议说:“多次快递……风险低于随身携带。如果与其它货物混合在一起快递,就可能有机会通过。”

猕猴桃出口飞速发展 中国成最大市场

根据上周末发布的最新统计数据,在截至今年9月的一年里,以猕猴桃为主的蔬果产业的增长是新西兰出口总产值增长的最主要因素,蔬果产业已经成为新西兰第4大出口产业,总出口产值已经突破35亿元(纽币,下同)。4年前,这个数字还只有20亿元。业界人士说,按照这个增长势头,新西兰蔬果出口总产值在明年将相比2014年翻番。

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只是猕猴桃的单项水果出口,产值就已突破20亿元大关。对中国和日本这两个出口量最大的国家的出口额都已经超过了5亿元,其中日本的猕猴桃,相当一部分来自佳沛在日本的种植商;但中国市场上的猕猴桃几乎全部产自新西兰。

而佳沛的年度报告则显示,中国今年已经超过日本,成为佳沛的最大出口市场,出口总额为5.04亿元。

在整个猕猴桃出口总额中,金猕猴桃的出口量在创纪录的种植和生产的支持下大涨了26%,普通绿色猕猴桃也上涨了6%。这显示出,新西兰猕猴桃产业在遭受了Psa藤蔓病的打击后正在强劲地发展。

动了新西兰的命根子

猕猴桃、特别是金猕猴桃的种植是佳沛的专利,目前只被允许在新西兰、澳大利亚,以及北半球的意大利和日本进行商业种植,在韩国的商业种植也只在今年初才刚刚开始。迄今为止,佳沛没有与任何中国种植商签订商业种植协议。

华裔被告高浩宇走私到中国的G3和G9金猕猴桃藤,是佳沛经过数年研究和试验所开发出的无病(抗Psa病)品种,是佳沛、乃至整个新西兰猕猴桃产业赖以走出低谷、快速发展的主打产品。

在过去几十年来,新西兰的猕猴桃出口几乎垄断了全球的猕猴桃市场;而佳沛(Zespri)旗下聚集了新西兰两千九百多个猕猴桃种植商,并统管所有猕猴桃的种植、开发和出口销售等事项,几乎垄断了新西兰的猕猴桃市场。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猕猴桃消费市场之一。佳沛表示,他们已经制定了更大的计划,准备向中国市场出口更多的金猕猴桃。

所以高浩宇走私事件,虽然目前看还是个案,但在某种程度上,此事带给佳沛乃至整个新西兰猕猴桃产业的打击,绝不仅仅只是3000万元可以弥补得了的。#

责任编辑:上官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