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上海外来媳维权18年 被关黑监狱6次遭拘留

图为邵铄兰在中共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信访办维权鸣冤。(受访者提供)

人气: 261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11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上海访民邵铄兰强拆失去家园,坚持上访维权18年,曾经6次被拘留,十九大期间还被政府买通的黑帮囚禁在上海海门的黑监狱

上海访民邵铄兰日前向大纪元记者诉说冤情,因当地政府强拆不安置,她已流浪18年,在生存线下苦苦挣扎。

邵铄兰老家在四川,是嫁到上海的外来媳妇。2000年,七宝镇政府要建造大都会高尔夫球场和高档别墅,她和女儿的唯一栖身之所(七宝镇沪星村周家弄1号)被村书记拆了。房子被拆时她女儿已经5岁了,母女俩没有得到一点安置补偿,邵铄兰因此被公公赶出了家门。

“那个时候很凄凉的,一个人孤孤单单,我就找政府,边上访边找政府,他们也不睬我。”邵铄兰说,“按照上海市政府24号令第26条第二款,我女儿是独生子女,应该多分一个份额,它一个份额都没给我们。”

邵铄兰从此走上了漫漫维权之路,从村里、镇里、区里、市里、北京……“他们都没有说法。”她说。

十八年来,邵铄兰跟小姐妹(朋友)住在一起。朋友看她可怜,让她一个月交100块钱,有的时候交50块钱,在朋友家帮忙洗衣服、烧饭、做家务。有的时候她出去打打零工,边上访边打零工。

“女儿也得不到照顾,做娘的心里愁肠百结。”她说,“政府如果给我们母女分一个平房,我公公都不会把我赶出来……我只要有地方住,我就安安心心地去上班。谁喜欢上访啊?”

六次被拘留 多次被软禁

邵铄兰只求她们母女有一个能住的地方,可属地官员不但不解决她的诉求,还六次拘留她,屡次软禁她。

2015年“大阅兵”时,邵铄兰从北京被带回上海,拘留10天。在拘留所里,警察强迫她认罪,多名警察抓着她的手,硬让她在“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拘留书上按手印,她说“我没有违法,我不按的”。

邵铄兰把头往地上撞,说“我今天就死在拘留所”!警察抓住她的头发,拿擦地的擦布扇她的嘴,把她拖到禁闭室关了8天。

第10天她从拘留所被放出来。政府官员骗她说给她安置一套小房子,结果非但不给她解决,还让黑帮把她带到一个酒店关了30天。

邵铄兰说,“我吃了他们的饭菜,有的时候肚子疼,有的时候胸口疼。每天吃饭前,我都用酒店里的烧水壶烧好几壶水,把菜洗了又洗,可是没有用的。有一天肚子疼得很厉害,他们也不带我去看病。”

30天后,由于身份证被抢走,邵铄兰让朋友陪她去派出所补办身份证,没想到黑帮又来了,在派出所里黑帮把她再次绑架到酒店囚禁了10天。

2014年3月12日,邵铄兰在北京南站拿着横幅拍照。(受访者提供)

2014年3月12日,邵铄兰在北京南站拿着自己的诉求拍照,被拘31天。

2014年5月22日,她路过虹桥路,警方硬说她冲撞西郊宾馆,被拘11天。

2014年9月9日,她到北京“想去瞻仰毛××遗容”,被当地接回拘留10天。

2013年7月8日,她在南京路讨饭,被拘25天。

邵铄兰说,“这一切都是因为(中共)官员太腐败了,才造成的。如果他们不腐败的话,为什么不解决我们的问题?”

在十九大被囚禁黑监80天

十九大前,邵铄兰再次被严管。2017年9月25日,七宝镇政府队长施文清把她看起来,拿走她的手机。10月11日上午9点多,施文清把她带到七宝镇政府信访办一个房间,信访办主任吕宏萍和沪星村党支部委员范哲沂早已等在那里。

突然冲进来一伙黑帮,当着吕、范两名官员的面抢了邵铄兰的包和她的身份证,架着她的双臂往外抬。邵铄兰挣扎疾呼:你们又要绑架我?!你们又要绑架我?!难以想像这是发生在政府大楼里!

黑帮把她丢上车,押着她驶出七宝镇政府大门,车子停在华友路西边的荒草坪。晚上,黑帮头子把她押送到外地,在一农户家院子下了车。

穿过窄窄的楼梯,她被押到二楼。房间里外一片狼藉,整个房间霉味很重。

黑帮24小时看着她,睡在她床旁边的地上,有的在她面前肆无忌惮地脱衣服睡觉。邵铄兰心里极度恐慌,不敢深度入眠,穿着袜子、裤子、衣服睡了80天。

“他们身上都纹身的,2个睡在门口,1个睡在里边,楼下还有人。”邵铄兰说,“这个农户家里,有夫妻两个,男的也帮着黑帮看着我。他们不让我看到外面,只听到旁边有羊叫的声音,没有下过楼,窗帘是拉起来的。”

吃了几天饭后,邵铄兰的小腿皮肤就像鱼麟片一样,脚指头痛;手心里肉突然少了很多,暴出青筋;脖子也痛,大便稀、黑色,人没力气。

邵铄兰在屋子里见不到光亮,不知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她晕倒两次,要求看病,可是没人理睬她。一天夜里,一伙黑帮把她秘密转移到三个地方,他们骂她,恐吓说,要把她扔去坟地、要把她扔进海里……

2017年12月29日夜,黑帮把她押回上海,扔在松江区九亭西大街扬长而去……“经历了暗无天日的80天,又一场人生恶梦终于结束了。”她说。

至今,邵铄兰的身份证和手机仍然没有被归还。邵铄兰指问,公然抢走她的手机、身份证,与黑社会恐怖分子有什么两样?光天化日下,政府指使黑社会绑架一个公民依据是什么? #

责任编辑:周仪谦

评论
2018-11-10 6: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