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申请美国联邦经费造假 香槟伊大华裔教授被解雇

伊大网站上王飞的网页。该网页现已被删除。(网页截图)

人气: 276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12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温文清芝加哥综合报导)12月14日,伊利诺伊大学(University of Illinois)解雇一名华裔教授,理由是他在申请联邦科研经费时造假。

王飞(Fei Wang)为伊大香槟分校(UIUC)细胞与发育生物学系副教授,该系隶属于分子与细胞生物学院。

伊大董事会在12月14日的特别会议上通过了解雇王飞的决议。决议称,“有清晰确凿的证据显示”,王飞无法达到大学在专业标准和责任方面的要求,大学决定立即将他解雇。

目前王飞的名字已经从所在系的教职工列表中被删除,大学网站上他的个人网页也已显示“页面不存在”。

根据伊大董事会的报告,2014年1月,王飞所在系的系主任收到王的同事发来电邮,称王飞在提交给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NIH)的经费申请中伪造了数据。

系主任随后与相关教师和学生会面,从中获知,王飞曾提交过伪造的实验结果,实际上他从未进行过这些实验;在他提交给NIH的资助申请中,所称的人类细胞图像其实来自老鼠细胞。

随后校方指定调查小组,调查小组作出报告后提交给学校学术自由和终身职位委员会(Committee on Academic Freedom and Tenure, CAFT),因王飞为终身教授。CAFT进行了四次听证,2018年4月作出最终报告,称王飞有“不正当学术研究行为”(research misconduct)。

除了在一次申请NIH经费中造假外,CAFT还发现,王飞在2009年给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NSF)的经费申请中也伪造了数据,并“作出虚假和误导性陈述”。

CAFT在报告中说,“王教授的(实验)‘误差’都指向一个方向:支持他想要用数据显示的结论。”

报告中还提到,系主任曾问王飞,是不是用老鼠细胞图像冒充人类细胞图像,“她问他:‘这都是你编造的吗?’王教授回答说:‘是’ 。”报告中写道。

王飞曾在2014年对调查小组说:“我对(NIH申请中)所犯的严重错误十分后悔,我希望有办法挽回。”

根据记者在NIH网站搜索的结果,由UIUC名为“WANG, FEI”的人担任项目主管(Project Leader)的经费拨款共有9笔,在2007年至2014年期间,拨款金额从7万到41万之间不等,研究课题包括“干细胞的命运和胚胎发育”等。

香槟当地媒体The News-Gazette报导,这是伊大近五十年来第三次解雇终身教授。

据王飞的领英(LinkedIn)资料显示,他从2005年起在UIUC工作,至今13年。他毕业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为细胞和分子生物学博士。The News-Gazette还提到,王飞来自中国,1988年于北京大学本科毕业。

王飞于11月13日在伊州北区联邦法院起诉伊州大学,称校方对他的调查存在“程序缺陷和实质性问题”。他表示,对于联邦科研基金,法律规定要求使用独立调查小组进行公正调查,但伊大的调查小组从未独立调查针对他在申请NIH科研基金过程中所谓不当行为的指控,“相反,它纵容其研究诚信官(Research Integrity Officer,RIO)Howard Guenther伪造针对王博士的调查报告,并编造证据以图证明王博士的不当行为。”而学术自由和任期委员会(CAFT)和董事会的决定都是依赖于最初调查小组的调查结果。

王飞还表示,2014年7月伊大在没有事先通知他及随后没有举行听证的情况下,暂停了他的职务,“此举公然违反了伊利诺大学校规和美国大学教授协会(AAUP)的规定。”而在2018年11月16日的伊大董事会(BOT)听证会上,当他提出这些调查的“程序缺陷和实质性问题”时,BOT没有给予解决,并终止了他的任职。

—————————–

下面是王飞对伊大指控的回应全文及中文翻译。

2018年12月18日

伊利诺大学作为美国联邦科研基金的接受者,根据联邦法律规定必须使用独立调查小组以对王飞博士的指控进行公正调查,从而确定学术不当行为是否发生,并由此来保护被调查的研究人员,大学本身以及公众利益。

伊利诺大学没有这么做。

相反,它纵容其研究诚信官(Research Integrity Officer,RIO)Howard Guenther伪造针对王博士的调查报告,并编造证据以图证明王博士的不当行为。该大学的调查小组从未独立调查针对王博士在NIH 科研基金的所谓不当行为的指控。相反,伊利诺大学允许Howard Guenther用自己得出的结论,而从没有对NIH基金的指控主动质询王博士以及参与NIH基金研究的有关科研人员,这些指控现在构成了伊利诺大学董事会(BOT)终止王博士任职的基础。

伊利诺大学董事会(BOT)援引对王博士调查的多个阶段以试图掩盖其调查过程的大量的根本性错误,伊利诺大学董事会不愿意提到的是董事会本身以及之前的学术自由和任期委员会(CAFT)都依赖起始研究小组的调查结果。

关于NSF科研基金的调查,伊利诺大学依靠某一学生的指控,在该学生已经承认在涉及雅培(ABBOTT)实验室资助的研究中(在王博士不知情的情况下)造假,仍然被校方作为其对王博士研究不端指控的来源。伊利诺大学不允许王博士获取证据来质疑学生的指控,并且在王博士证明该学生而不是王博士在其文章中有研究不端行为之后,没有对该学生采取任何行动。在伊利诺大学的支持下该学生继续发表研究报告,并在毕业后继续从事科研工作。

伊利诺大学在其RIO Howard Guenther的授权下,在调查王博士所谓的研究不端行为时,严重漠视学校自己制定的政策规则,违反美国联邦法律,以及其保护公众的义务。调查缺陷包括但不限于:未能独立调查针对王博士的指控、未提供指控通知、以及从未考虑王博士提供的大量证据。

伊利诺大学在以往研究不端行为调查中,不遵循自己的规则和联邦法律,有着糟糕的记录。对王博士调查中所显示的对自己政策和联邦法律的漠视并不是第一次,而是一贯展现的模式。 前伊利诺大学研究生Kalev Leetaru,于2013年在伊利诺州法院向伊利诺大学和也是当时的大学研究诚信官Howard Guenther提起诉讼,诉讼原因是因为Howard Guenther在对Leetaru先生“研究不端”指控的调查中违背了伊利诺大学自己的政策规则。在该诉讼于2015年4月结束后,Howard Guenther被伊利诺大学置于“病休”。

王博士从未有过研究不端行为。与BOT的指控相反,王博士从未在调查的任何部分中以书面或口头方式承认有研究不端行为。伊利诺大学所谓的王博士承认“假造”研究结果的说法是错误的。相反,王博士向CAFT和BOT提供了NIH基金申请中的所有实验依据。

值得注意的是,王博士于2014年7月在没有事先通知及随后没有举行听证的情况下,被大学暂停职务,此举公然违反了伊利诺大学校规和美国大学教授协会(AAUP)的规定。在停职后,王博士无法进入他的办公室,无法使用他所有的大学电子账户,接触研究记录和潜在的证人,从而严重损害了王博士针对他的指控进行辩护的能力。

2018年11月13日,王博士向伊利诺州北区美国联邦法院提起诉讼,向法院陈述了伊利诺大学在调查期间所存在的程序缺陷和实质性问题。王博士随后在2018年11月16日的伊利诺伊大学BOT听证会上提出了这些问题。然而BOT没有解决王博士所提出的问题的意愿,而继续依赖于调查组的调查结果,并终止王博士的任职。

美国联邦机构和伊利诺大学的对研究不端有严格的定义,为“故意地、有意识地或鲁莽地”假造、伪造或抄袭研究成果。在对王博士的调查过程中,调查小组共审查了王博士发表的7篇科研文章、12篇科研基金申请材料、2项专利和6篇研究报告。在王博士的文章,专利或研究报告中均未发现任何研究不端行为。在被指控为研究不端行为的4个错误(NIH科研申请中3个、在NSF申请中1个),没有一项错误是故意的、有意识的或鲁莽的。没有一项错误改变了相关实验的结论,更谈不上改变基金申请的总体结论和目标。这些无意的错误不构成研究不端行为。

与BOT对王博士学生指导的指控相反,王博士此前曾在伊利诺大学获得多项教学和指导奖,并受到了他的同事、他所在小组的培训者以及其他学生的广泛赞誉。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8-12-15 10: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