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湖南网岭监狱 残酷的“攻坚转化”(2)

中共酷刑折磨示意图:劈腿(明慧网)
人气: 155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12月17日讯】点名时,刘而礼不答“到”,狱警指使犯人撕开他的双腿呈一字(“劈腿”)下压,痛得他无以言表。如果他不屈服,腿就一直被“趴一字”。这种酷刑使人痛不欲生。

刘而礼,湖南省娄底市冷水江市人,70岁,被冤判3年半,于2016年4月被劫入湖南省株洲市攸县网岭监狱

2016年11月11日,湖南网岭监狱把全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集中关押到十监区(又名“高度戒备监区”),在其它几所男子监狱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也陆续被转押到这里。据说这是司法部命令的,全国各省都如此,不再分散关押,便于集中“攻坚转化”(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

监狱采用“攻坚转化”的手段之一是长期不准法轮功学员睡觉,即“熬鹰”,这是酷刑中的酷刑,全方位摧残人的大脑、身体机能与精神,加上长期体罚,坐站持续20小时以上。

如果法轮功学员再不服从,就会遭受“劈腿”(撕胯趴一字)、老虎凳、暴打、关禁闭等生不如死的非人酷刑折磨。监狱企图以此达到让他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的目的。

本文报导的是湖南网岭监狱于2016年11月11日成立“教转监区”后,十几位法轮功学员遭到残酷“转化”迫害的部分事实。

接上文:湖南网岭监狱残酷的“转化”手段(1)

刘而礼遭受“劈腿”酷刑折磨

由于刘而礼坚决不下蹲报数、不答“到”,多次被关禁闭、被“劈腿”。天天坐站16小时,使他小肠下坠鼓出来,患了疝气,很痛,他只好时时用手将肠子挤压进去。

2017年春天,狱警李刚晚上点名时,骂刘而礼不答“到”,然后说他侧面站立姿势不符合标准,要求他必须像军人一样正面站立。刘而礼不服从,李刚就指使几个管事犯人扯开他两腿“趴一字”。

中共酷刑示意图:劈腿。(明慧网)

如果他不答应今后正面站立,就一直被这样折磨下去。

李刚常对法轮功学员下毒手。他说:“不给他们(指法轮功学员)每天搞点事情(迫害),我就不舒服。”

监狱统一给在押人员发带监狱标记的背心,供他们大暑天穿。李刚却刁难法轮功学员,不准法轮功学员穿背心,天气特别热的时候,逼迫法轮功学员穿囚衣,并强制他们扣好扣子,还说:“哪个法轮功(学员)穿背心,就调他到最热的监舍去。”

 廖志军被“熬鹰”两个月

廖志军(明慧网)

廖志军,湖南省郴州市衡阳车辆段郴州列检所职工,以前几次遭冤狱合计达9年半,尤其在津市监狱、网岭监狱里,受尽酷刑、体罚、苦役和打骂。据他说,他被关押在湖南网岭监狱是他第五次坐冤牢(含劳教),被非法判刑4年。

2018年6月,廖志军被劫入网岭监狱“教转监区”后,被狱警李刚、刘轶刚故意安排在有西晒的102监舍。101、102两个监舍朝西,夏天太阳直射的时候温度太高,住不了人。

李刚说:“把最顽固不听话的法轮功分子关进去,那里面室内气温高出5度。”他们筛选后,把75岁的谭恢栋、40多岁的廖志军分别关进了这两个监舍。

监狱对廖志军的“攻坚”手段是,天天罚坐站20至24小时,每餐只有一点点饭菜,饿得人衰竭,坐站不稳。

廖志军天天遭警察洗脑迫害,时常被打骂。为“转化”他,狱警对他“熬鹰”两个多月,使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许运炎遭“熬鹰”折磨 被迫“转化”

许运炎,湖南省郴州市永兴县人,50多岁,2016年初被劫入网岭监狱六监区,被逼天天入车间工作十几个小时。同年11月11日被调入“教转监区”。

2017年3月8日起,他被惨无人道地“攻坚”半年多,被逼违心“转化”,“转化”后仍被继续洗脑好几个月。

他清醒过来后,对狱警谭平平说他不“转化”了。谭说:“这是你的选择,我们一点也不强迫你转化”,随即又对三个夹控犯人交代:“从今天晚上起,许运炎每天晚上12点睡觉,看他今后的表现。”

已经被“熬鹰”折磨得极度衰竭的许运炎熬了几天后,再也熬不住了,知道下一步又会熬到半夜3、4点才睡觉,于是再次被迫违心“转化”。

不久,教育科把被违心“转化”了的一批法轮功学员分散到各个生产监区干苦力,同时把各个生产监区里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筛选一批,调入“教转监区”强制“攻坚”转化,每批三个月,循环至今。

法轮功学员傅建平、刘春泉已经挺过了很多期“攻坚班”,一直被“攻坚”,身体状况相当危险。

曹贡勋被迫害致瘫

娄底市法轮功学员曹贡勋,66岁。2009年,被娄底市公安局警察绑架,被非法判刑10年,2010年被送入网岭监狱。

2010年在狱警的指使下,犯人们对他进行群殴,猛踩猛拧,他的右腿右手受伤,成了半偏瘫,且反应迟钝。狱警为掩盖事实,说他坐骨神经有问题,给他配一个拐杖,天天逼他进车间做奴工,致使他的偏瘫症状恶化。

有一次,夹控人员逼曹贡勋去取成捆布片,他站立不稳,重重摔在地上,完全成了偏瘫状态,可警察仍天天逼他进车间坐十几个小时。

狱警还造谣说曹贡勋的偏瘫是炼法轮功造成的,以此去“攻坚转化”其他法轮功学员。

家人要求保外就医,遭拒。2016年曹贡勋被转入“教转监区”后,被逼吃西药,每天两次,每次吃8、9粒药。他几乎完全失忆。

后来监狱见他完全成了废人,就给他办了保外就医,把他推给家人。

吕松明受迫害 罹患严重的心脏病

湘潭市法轮功学员吕松明,2015年夏,被非法关入网岭监狱。在此之前他曾两次遭冤狱共计10年,赤山监狱、津市监狱对他漫长的酷刑折磨,导致他罹患严重的心脏病。

吕松明被劫入网岭监狱后,因为受不了天天被罚坐16个小时,经常因为心脏问题被送医院抢救。

罚坐导致他心脏病常常发作,他痛到在地上打滚,夹控人员还不让他卧床休息,仍逼他天天坐十几个小时。狱警看他好像要死了,就命令犯人逼他坐着,不准他躺在床铺上,好像在坐等他猝死。

吕松明只好次次绝食抗争,病情不断恶化,他长期在死亡线上挣扎。监狱不给他办理保外就医。医生私下说,他不死也活不久了。

狱警对被“攻坚”的法轮功学员造谣说,“吕松明天天要死的样子,是他迷信法轮功造成的。”

王生良被迫害致高血压

王生良,湖南省衡阳市粮食局退休干部,被冤判3年,于2016年夏季被劫入网岭监狱。当年11月,被调入“教转监区”后,王生良天天被罚坐站16个小时,几乎天天高血压在200左右。

中共酷刑示意图:罚坐。(明慧网)

有一次,王生良被监区长向金元殴打时血压猛升,被送入医院抢救。他儿子被狱警叫去,看他父亲被所谓全力抢救的假相。

2017年3月,王生良被临时调回六监区时,监狱主要负责人见他坚决不下蹲、报数,就关了他15天禁闭。在饥寒交迫中,他天天被罚坐站16小时。

2018年5月18日,王生良回家后,发现自己的退休金已被扣发,他老伴肖美君已被湖南女子监狱折磨致瘫痪,退休金也被扣发了。他们没有了生活来源,王生良还要照顾老伴。

胡文魁受“劈腿”酷刑折磨

胡文魁,30多岁,湖南省长沙市宁乡市煤炭坝镇龙石村新屋组人,于2015年被冤判3年。

2016年,胡文魁被劫入网岭监狱一监区,坚决不下蹲报数、不答“到”,又因为经常在车间、监舍内炼功,次次被毒打、关禁闭;他在禁闭室里也炼功,几乎次次遭受酷刑与打骂、坐老虎凳、小铁笼子,“劈腿”导致他大腿内侧长期青紫,尿失禁复发。

中共酷刑演示:老虎凳。(明慧网)

2016年11月11日,胡文魁被调入“教管监区”后,仍然不畏生死地经常炼功,警察关他禁闭,撕胯趴一字。

酷刑演示:强行将受害者的双腿一字劈开。(明慧网)

多次酷刑后,他的尿失禁情况越来越严重,多次出现短暂性神志不清。即使这样,监狱也不放过他,从2017年7月起,对他施用“熬鹰”酷刑。

陶金龙被灌冰水 心脏病恶化

陶金龙,30多岁,湖北省黄冈市武穴市四望镇德里村人,因给湖南省石门县邮寄了一封法轮功真相信件而被冤判3年。

大约在2017年秋季,陶金龙被送入网岭监狱“教转监区”强制“攻坚”。由于他总是针锋相对地抵制警察、协教犯人的洗脑课,经常被当场暴打。

他长期被“熬鹰”、被“劈腿”,多次被关禁闭,导致心脏病复发。

2017年冬天大寒时节,因他不理睬狱警的恶意盘问,狱警就往他衣领里大灌刺骨的冰水,冻得他心脏病发作;换了衣服后又被泼上冰水,心脏病急剧恶化,被送医抢救。

2018年8月,陶金龙回家前一天,因为他不“转化”,并拒绝在释放证上签字,被警察谢广文剃光头,监区长向金元又罚他坐老虎凳、关禁闭一夜。

其他被非法关押在网岭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孙平华、龙兵锋、邓烨、杨道文、欧一成、甘秋良、向又海、陈新初、杨适怡、王林强、周方俊等等,都被严重迫害过。#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12-17 9:4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