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空调和吸尘器 看看古代修道人怎么做

作者:宋宝蓝

清冷枚画马 册。(公有领域)

  人气: 1028
【字号】    
   标签: tags: ,

明朝时期,由于君臣子民崇道,道风盛行。当时,有的地方几乎家家户户设有炼丹炉。不少官员也遇到过修行有素的道人。

当时有位官员名叫蔡敞,字士弘,别号毅斋。他的祖上本是昆山人,永乐年间迁徙到北京居住。蔡敞年轻时喜欢交游,曾在歌楼上遇到一位异人。

那人自称王先生,对待蔡敞非常和善。一天夜里,他们乘着月色漫步在都市的街头。尽管当时宵禁严格。奇怪的是,巡逻的衙役和他们迎面相遇,都没有喝止、盘问他们。蔡敞心里感到惊奇。东徼道是衙役巡查警戒的必经之路,他们来到东徼道尽处,在那儿遇到二三个客人,牵着马儿正在等候着。王先生到来之后,客人走上前,请他上马。

王先生说:“我带着郎君踏着月色来到这里。诸君能否再准备一匹马,使我和郎君一起同游?”过了一会儿,客人又牵来一匹雄壮的骏马,簇拥著蔡敞上马,并叫他闭上眼睛,不管怎么难受,千万不要睁开眼睛偷看。

蔡敞上马后遂即闭上了眼睛。但闻耳边响起风涛的声音。他感到非常寒冷,实在难以忍受,说话也非常吃力。王先生感叹道:“从这儿行四十里有罡风,过了这个地方即得上仙。只是遗憾,你的福德实在太浅。”说罢,就令蔡敞张开眼睛。

蔡敞发现,自己身处山中的一座寺院之前,眼前陈设著帷帐,里面摆放着丰盛的宴会佳肴。很多客人坐在树下尽情谈论,但是说的都不是尘间的凡事。蔡敞也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于是问道:“这是什么地方?”王先生告诉他:“这里是距离句容县十五里以外的一座寺院。”这一会儿时间,两人就从北京到了千里之外的江苏。

蔡敞发现眼前陈设著帷帐,里面摆放着丰盛的宴会佳肴。很多客人坐在树下尽情谈论。图为明 仇英《(赵孟頫写经)换茶图》卷(局部)。(公有领域)

蔡敞四处游览,无意中踢起一个石子,他玩兴正浓,戏耍一番,将石子放进金刚像的嘴中。酒过几巡,蔡敞还是和客人们一起乘马返回都市,彼此道别而别。此时天还没有亮。

过了几天,王先生准备离开了。临行之前,他送给蔡敞一根木杖,勉励他好好读书,进修德业,多多珍重,日后还会再见。

后来,蔡敞以翰林秀才的身份,考了四次都没有进士及第,但还是被选入中书,在北京城供职,担任员外郎,后来出任衢州府官员。上任途中,路过句容县,他寻访寺院,故地重游。他派人去查看金刚像,发现金刚像的嘴中石子还在。蔡敞这才相信王先生果然是神仙。

金刚萨埵像。(Robert Aichinger/Wikimedia Commons)

蔡敞来到衢州府(今浙江省衢州市区)后,向道的心越来越笃诚。忽然有一天,一位道士来拜访,蔡敞款待他一直到晚上。道士叫一个童子离开席位一百步,解开衣服站着。当时正值隆冬。道士呵出热气,童子立即汗出淋漓,温暖得犹如盛夏。转而道士呼出冷风,顿时一片寒气逼人,童子快冻僵了。

蔡敞见状,惊讶得站了起来,说:“这座厅堂中瓦砾堆积如山,很长时间了想要清理,但一直没有顾得上。您能否清理得了呢?”道士说:“这个简单。”遂即下令关门,屏退所有的侍从。人们只听到庭院中传来很多的人马杂声,但是瞬间又停止了。打开门一看,厅前的台阶干净得就像扫过了一样。众人无不叹服。

蔡敞踏着月色恭送道士。将要分别时,就把先前王先生所赠的木杖送给道士,叫他拿一下。道士大吃一惊,说:“这根木杖烫热如火,我不能拿啊!”

故事到此快要结束了,但故事引发的思考并未停止。通常,我们认为高铁飞机是最快,最便捷的交通工具。故事中,王先生带着蔡敞,虽是乘马,从北京到江苏两地相距1300多公里,但一转眼就到了,而且很快就返回了。他们没有乘坐高铁飞机,不使用任何能源,就飞速抵达了目的地。

现代人使用空调很便利,只要按一个键,就能调节冷气热气。但是空调再高档,没有了电,也只是一堆废铁。人们要清理堆积如山的瓦砾,要用铁铲或小铲车铲除,再用吸尘器吸掉尘土,耗时耗力耗人工。那位道人只用一点道术,就把堆积如山的瓦砾,清理得干干净净。

道人不使用任何电能,就能瞬间变换冷气热气,若在今天,这件事就得划归到科幻领域。这些令人惊异的民间故事,无意中引人思考,到底哪一种生活方式更先进呢?@*#

(据《高坡异纂》卷上)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三百年前的“毒笑话”醍醐灌顶,说“小”的笑话二则,博君哂一哂、省一省。
  • 他生于富贵之家,却不以燕酣绮靡、纨绔为尚,偏跑至钱塘以卖药为生;他承袭两淮长官之爵,掌管军民、司法大权,却甘愿让爵位于弟,归隐杭州。身在富贵之乡,却以“酸斋”为表字。翩翩公子,以骏逸为当行之冠;高歌吟咏,向云霄抒情;更在山林中参禅悟道,使一颗道心总对天开。这位公子就是维吾尔人贯云石。
  • 当初明道人为军学的四名士子看相,结果吴郛的父亲一生都没有得到功名。吴淑在乡试中获得第一名,他常招集学徒讲学。乡民也都乐意将孩子送到他那儿学习,所以他收到的拜师费也颇为丰厚,但后来他始终没有进士及第。而黄铸则是进士登科,官至柳州太守,享年七十八岁去世。明道人对他们的预测,一一中的。
  • 有关吕洞宾的故事还不只这些。奇闻的背后,流露着民间百姓对神的信奉,也流露着神者对世间的庇护。远古时期,人神同在的神话,至少在宋朝时,依然存在着。
  • 刘伯温的《烧饼歌》、《金陵塔碑文》预言了当今中国主要事件,精准程度达到百分之百。刘伯温预言能力惊人,究竟他师从何人?
  • 古甘州是现今的甘肃张掖市,夏朝时,甘州为西羌地,中华古老的民族古羌人在这里繁衍生息。汉武帝在此设张掖郡,取“张国臂掖,以通西域”而名,是古“丝绸之路”上一颗璀璨的明珠,自古就有“塞上江南”的美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