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金言:中国农村改革神话是如何破灭的?

中共改革开放40年后的今天,“中国改革第一村”的政治神话犹如安徒生笔下《皇帝的新衣》已经毫无遮拦的露出了原形。(Getty Images)

人气: 492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12月18日讯】“我们分田到户,每户户主签字盖章,如以后能干,保证完成每户全年上缴和公粮,不再向国家伸手要钱要粮。如不成,我们干部坐牢杀头也甘心,社员也保证把我们的小孩养活到18岁。”1978年11月24日深夜,严宏昌带着十八个农民,在一张将生产队集体所有的田地承包给农民个体来耕种的“生死契约”上摁下了红手印,从而拉开了中国农村改革的序幕。

正是宁愿讨饭甚至饿死也不给集体干活的安徽凤阳小岗村农民,坚决要求实行“分田单干”,以致冒着被中共杀头的危险搞出的家庭承包责任制,却反被“贪天之功,以为己力”的中共拿来往自己脸上贴金,并一直吹嘘为农村改革开放的典型。更可耻的是,中共居然还曾把这几位农民冒死签订“生死状”的日期由11月24日篡改为12月24日。因为标志着中共改革开放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是在12月18日~22日召开的,把日期延后,就可以将农民主动自发的行为上升为党中央英明决策的结果。

2016年4月,习近平在安徽小岗村考察时称赞:“小岗村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是我国改革开放的一个缩影,看了让人感慨万千。”而实际情况却是“一夜跨过温饱线,20年未过富裕坎。”

中共改革开放40年后的今天,“中国改革第一村”的政治神话犹如安徒生笔下《皇帝的新衣》已经毫无遮拦的露出了原形。

小岗村党委第一书记李锦柱坦言,小岗村在全国率先解决温饱问题之后,不只是20年,而是有30年的徘徊,这是不可回避的事实。

小岗村村民严宏俊(当年按手印人之一)深有感触地说:“分那一亩二分地,现在只能管温饱,年轻人都出去打工,家里地靠留下的老弱病残人也照料不好,不是荒废着,就是廉价卖给私企老板。村民想干什么都不成,迈不开步子啊”!

陈桂棣、春桃夫妇在《中国农村调查—小岗村的故事》一书中曾经总结说:改革20年后的小岗村只有8个字可以形容,“江山依旧,旧貌犹存”。

南京农业大学陈文林教授认为:小岗现在应该是先进生产力中“落后”的代表!

2004年被安徽省委组织部选派到凤阳县小岗村担任党委书记、村民委员会主任的沈浩(安徽省财政厅副处级干部)去世后,新华社的一篇原本是为了宣传沈浩政绩的官方报导,却无意中把1978年中共树立起来的、并写进历史教抖书的中国农村改革的典型送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下面再来看看南街村的共产主义神话是怎样破灭的?

南街村一度被广泛报导为“红色亿元村”,在改革开放的年代里,它一直被当成一个历史符号、一种异类的典型:每日清晨,村民们在《东方红》的乐曲中齐齐走进工厂,每天下午又在《大海航行靠舵手》的乐曲中齐齐走出工厂;他们强调着自己的集体主义,每月只有少量的工资,领导与职工同工同酬。然而,就在改革开放进入30周年之际,有媒体突然披露,自称每月仍拿着250元工资的村党委书记王宏斌名下拥有9%的股权,“共产主义引路人”变身“红色资本家”。这个所谓的“共产主义”样板村原村主任王金忠死后也被揭发,其办公室保险柜中至少有二千万现金及名下多本房产证。更甚者,几个声称是王的二奶,抱着小孩到灵堂提出分身家的要求。

农行南街村营业部主任关某落马后,意外发现南街村集团欠债额已高达16亿余元,仅有3,200人的南街村,人均负债已达50万元,可谓名副其实的“中国负债第一村”。

有学者还通过对比发现,自称为“毛主席共和国”的南街村,其组织形式,行为特征,经济分配形式与精神控制手段与把毛泽东当作偶像崇拜的“人民圣殿教”如出一辙。

还有“天下第一村”华西村,这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乌托邦的陨落。

华西村建于1961年,改革开放后,在原村书记吴仁宝的带领下,由当时一穷二白面积不足一平方公里的江南小村发展到如今面积扩大至30平方公里、年销售超500亿的华西村集团。华西村因此成为中国新农村建设的旗帜。50年来吸引了全球1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外宾来此探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2005年吴仁宝还作为封面人物登上美国《时代周刊》。

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华西村幸福园里面的人物雕像,既有圣人孔子和清官海瑞;也有革命年代的图腾董存瑞和雷锋;既有慈眉善目的观音菩萨和耶稣,还有身系红领巾的毛泽东和邓小平等中共党魁。每个走在中心村万米长廊里的人,耳边都会回响着千篇一律的经典红色歌曲《社会主义好》,以及村里自编自演的锡剧《要看稀奇到华西》。村里还四处张贴着吴仁宝的语录,“在我有生之年,一定要把乌托邦变成现实,一定要把什么叫做共产主义,做给全国人民看看。”个人崇拜、造神、世袭,与当年“四人帮”横行时期的文革没有什么两样。

吴仁宝通过打造一条“红色经济链”,建立了一个“特立独行”的家族统治的假典型。

根据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周怡2004年的研究资料,吴仁宝四个儿子可以支配的资金占华西村总量的90.7%,而普通村民月入千余。一家三代人几乎都担任了重要的领导岗位。2013年3月18日,吴仁宝走了,却留下了负债高达389亿这个家天下的中国乡村怪胎。有人说,华西村就是先富起来的北朝鲜,生活在物资不再短缺的文革中。

可能好多人还不知道,中国农村经过40年的所谓“改革开放”,目前,1个中国农民只能养活不到3个人、而1个美国农民却可以养活120个人、1个以色列农民也能养活113个人、1个德国农民则可以养活150人……

美国以不到300万农业人口,不仅养活了3.4亿的美国人,而且还是世界上最大的农产品出口国,其中粮食出口占世界的一半;荷兰的国土面积只有两个半北京大,人口仅1,700多万,却是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农产品出口国;以色列是一个干旱缺水的国家,2/3的国土是沙漠,一年7个月不下雨,却以“沙漠之国”打造“农业强国”奇迹闻名于世;“饥饿”的印度没有袁隆平,也没有计划生育,不仅养活了13亿人,而且还是全球头号大米出口国;中国身为世界第一大粮食生产国,却也是世界第一大粮食进口国,房价飞上了天,粮价却持续在谷底徘徊,直到美中贸易战爆发之后,国人才惊奇的发现,原来中国搞了40年的改革开放,仍需要从国外进口大批粮食和农产品。

正如《九评》所言:“中共声称,1952年粮食生产超过了国民政府时期,但中共没有透露的是,到1972年,中国粮食总产才超过了同样是和平时期的清朝乾隆年代,而至今中国人均粮食产量,仍然远远落后于清朝,只有中国农业鼎盛时期宋代的三分之一。”

为此,不少有识之士呼吁:如今中国,不仅需要敢于突破新的禁区的当代农民,更需要大胆废除农奴制的当代林肯。#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12-18 2:0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