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赫:中共向“毛时代”回归 内斗凶猛

人气: 3647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12月18日讯】2018年,中共的亡党危机深入发展:统治倒行逆施,红色恐怖、政权流氓化加剧;民怨沸腾,民众日益觉醒;党内分崩离析,内斗剧烈;同时,围剿中共的全球格局业亦初显。亡党恐惧中,中共在一系列重大问题上选择向“毛泽东时代”回归,企图一挽危局,但结果却是适得其反。

“毛时代”回潮

“毛时代”回潮的势头,可从如下三个事件中得以揭示。

其一,接踵去年10月中共“十九大”习近平成为新的“核心”、“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写入党章,今年3月,“两会”上再次修改“宪法”,直接删除了关于国家主席、副主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的表述,这使中共党魁通常兼任的三个最高职位——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皆无任期限制。舆论普遍认为,这为任职终身制铺平了道路。

其二,今年2月28日,中共十九届三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决定》和《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5月底,改革方案中确定的25个应挂牌的新组建或重新组建的部门全部亮相。11月,31个省级机构改革方案全部出炉并对外公布,地方机构改革进入落地实施阶段。这是中共改革开放以来的第八次机构改革。值得注意的是,这次机构改革并不限于国务院机构改革,还广泛涉及党、政府、军队、事业单位、群团、社会组织等各方面。

这次机构改革的最大特点是“强化了党的集中、统一和全面领导”,“党政不分”,党权扩张、国务院权力削弱。例如,意识形态领域,中宣部统一管理新闻出版和电影,意味着今后大陆人能够读什么看什么听什么不仅全部由中宣部来统一口径,而且中宣部还一竿子插到底;公务员管理方面,将国家公务员局并入中央组织部;宗教、民族、侨务等方面,将国家宗教事务局、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并入中央统战部,将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归口中央统战部领导;等等。

“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这一“政治原则”,以前毛泽东曾口头说过,去年十九大正式写入党章。这次机构改革正是落实这一“政治原则”。

其三,新疆大建“再教育营”,拘押人数高达百万。这成为今年国际社会广泛关注的焦点问题。中共先是否认,后又辩称是职业培训中心。10月9日,新疆当局甚至重新修订发布2017年3月制定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 第十七条规定:“县级以上政府可以设立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等教育转化机构和管理部门。”

2016年进入新疆主政的党委书记陈全国,说再教育营应该要有“像学校一样的教育、像军队的管理、像监狱一样的戒备”。为了要发展出“更好的中国公民”,再教育营必须“破坏他们的血脉、他们的网络、他们的根”。

同时,新疆当局引进最新科技、打造全面覆盖的网络监控系统,扩大与强化对居民的监控。《纽约时报》称新疆为“天罗地网下的监控世界”。今日之新疆,在中共的垂死挣扎中,抑或即是大陆未来之缩影。

在此三个事件之外,2018年陆续爆出的一些事件,诸如高调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与“民营经济退场论”闹剧、高考政审风波、“部编本”历史教科书粉饰文革(将文革的“浩劫”和“灾难”改为“艰辛探索”并删除毛泽东“错误”判断形势的描述)等等,都可视为“毛时代”回潮的浪花朵朵。

中共企图以向 “毛时代”回归而走出危局,然而,这恰恰加剧了中共的分崩离析。事实上,“毛时代”的基调就是“斗”,所谓“路线斗争”,所谓“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等等。

2018年中共内斗凶猛,突出体现在如下三件事上

第一件事,一次全会增开,一次全会难产。

通常,党代会次年中共会开两次中央全会,二中全会主要解决国务院、人大、政协等中央国家机构的换届人选问题,三中全会主要研究经济改革问题。但在2018年,因为“修宪”,各派势力激斗难解,特专门增加了一次全会(在中共历史上,增开全会都是非同寻常的),而原定三中全会的内容顺延到四中全会,四中全会虽一度被放风在10月或11月召开,但迄今却无着落。

习近平在去年十九大上被晋封“核心”,代价之一是王岐山不连任常委。但,转年“两会”上,王却出任国家副主席;并且更进一步,“修宪”取消了国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期限制。但这一“修宪”,却立即成为反习势力大联合的召集令。以江曾派系为主体的各方反习势力,表面上妥协,使“修宪”得以通过,把习送捧上顶峰,暗地里却称习近平背离“改革开放道路”、破坏“改革开放成果”(集中在所谓“集体领导”、“接班人制度”、“领导人任期制”三大制度上),而纵横捭阖,要习“爬得越高,跌得越重”。

而习之所以走“修宪”这一招险棋,是其在政坛上的多年历练和走到前台的五年拚死搏斗,使其认识到:中共既往的“改革开放”之路已经走到了尽头,“改革开放”的利益蛋糕已被各派权贵势力蚕食殆尽(从上台之初提出“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到今年提出 “以改革开放的眼光对待改革开放”,即是明证),不开辟“新时代”就只能坐以待毙,而不集权在身则不足以开辟“新时代”(当然,浸淫一身的中共“党文化”也是习走险招的原因之一)。

2018年,习近平的“新时代”与以往“改革开放”道路切割的意味相当明显,表现有二。一是与邓小平拉开距离,例如,8月,深圳市“蛇口改革开放”博物馆的邓小平“南巡”浮雕撤下,换成了习近平的“语录”墙和播放当地发展影片的屏幕;10月习近平南下广东视察期间和11月13日在参观国家博物馆“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等等多个重要场合回避邓小平,闭口不提。《纽约时报》中文网曾刊登一篇评习文章,标题就是“习近平欲‘跨越’邓小平,提升自身党史地位”。

一是与所谓太子党“右派”发生多次冲突。先是9月16日,在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式上,邓小平之子邓朴方用“妄自尊大”四个字暗批习近平,连累残联官网遭封杀;接着,9月底,胡耀邦之子胡德平的一篇公开文章质问当局是不是“重走五十年代的公私合营的老路”遭痛批;而11月23日纪念刘少奇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习近平只字不提毛泽东对刘少奇的迫害,而将毛刘比喻为亲密无间的战友,次日刘少奇之子刘源在湖南省举办的座谈会上的讲话也暗中批习。

习早就宣称要“隆重纪念”的“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大会,终于定于12月18日召开,而如何评价改革开放、如何评价改革人物尤其是邓小平、如何评价2012年以来的发展与之前改革开放的关系、如何确定未来要进行的改革和之前的改革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等四大问题则是各方的角力点。

而反习势力大联合,把维护邓小平与“坚持改革开发”作为反习旗帜,并利用中美经贸战向习紧逼。此即四中全会未能在2018年循例举行的政治背景。

2018年中共的内斗危局与政治僵局,可谓是习上台以来最为严重的一年,习头五年的势如破竹、有惊无险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第二件事,政变传闻难息。

首先,7~8月间,中南海政变传闻一时甚嚣尘上。稍前的7月4日,湖南女子董瑶琼用Twitter在上海海航大厦前直播其对习近平画像泼墨;7月6日,川普政府正式对来自中国价值34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25%关税,中美贸易战开打。而值中共北戴河会议期间,民众披露习近平的画像基本从北京街头消失。同时,中共官媒对习近平的报导也出现降调;“梁家河大学问”项目被紧急叫停;新华网转发旧文,公开提时任中共中央主席华国锋认错一事;社交媒体上广传中共元老向习近平“发难”,要求举行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领导层“比较大的错误”,解决中共中央“主要领导问题”, 等等。
 
其次,12月1日,G20峰会期间,习近平向川普大幅退让步,换来美方同意举行为期90日的谈判,并在谈判期内贸易战暂停升级。然而,两天之后的12月3日,编辑部设在北京的中共“大外宣”多维网公然逼宫,重点头条刊载了旗下杂志12月刊的文章《极左撕裂中国  习近平应负责任》。

文章称,作为中共“核心”,习近平要为中共左转“妖风”负责,必须进行自我检讨。文章提到外界关于“习近平就是想当第二个毛泽东”的评价;称习上台后一些层面问题和矛盾更加激化,质疑习是否已经“失去了判断”;还说习不但无法让中国成为现代化强国,还将会面临“自鸦片战争以来的百年耻辱”,明显在影射这次川习会的结果。

旅美学者何清涟在推特上分析,该文表明国安派系外宣媒体疑似吹响倒习号角。该刊总部在北京,这样做,只有两个可能:一是准备鱼死网破,二是认为己方有胜算。又有论者指出,何清涟讲的国安派系其实就是曾庆红的人马。真是前所未有,连十八大、十九大多维还没这样赤裸裸地跳出来。中南海的斗争应该比那时还你死我活。

而在多维文章事件之前,外界还注意到习近平两事失常:10月24日,港珠澳大桥通车仪式,习只是宣布大桥开通,再没多说一句话;10月26日,习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会谈,低头读稿。外界解读为习的压力山大。

纵观2018年,分析普遍认为,虽然政变的可能性不大,但习的政敌借局势内外交困发难的可能性确实存在。如一“知情者”所言:党内乱象纷飞情形严重,已具备政变环境。

其三,军队持续换将,军心不稳。

中共信奉“枪杆子里出政权”。军权在中共内斗中发挥着重大作用。中共党魁把控制军权当作震慑各方势力的杀手锏。习近平上台以来,通过“军改”和军中“打虎”牢牢抓住了军权,瓦解了过去二十年江泽民派系在军中的布局。但是,如论者指出,习的军权保卫战并未结束。

首先,习上台前在军队并无嫡系,习对军方的防范、猜忌之心难去。军改,在“强军”、“打胜仗”之外,其深层用意是防政变。迄今,军队已历多轮密集大调整,2018年也是如此,从新年期间对军队、武警部队及驻港澳部队等高层人事进行调整,到年尾又一轮换将,一直没有消停。去年“十九大”至今年8月,经官方媒体披露,至少5名来自解放军及武警部队的中央候补委员出现职务变化。

而且,当局至今仍一直强调“彻底清除郭伯雄、徐才厚的流毒”,后来又增加了肃清房峰辉和张阳“余毒”;再加上高调宣传的“打虎”与“巡视”(据盘点,至少还有12名上将遭已陷落马传闻,但由于种种原因暂时未获处理,或已处理而未公布),使中高层军官缺乏安全感,对习近平的忠诚度大成问题。今年中共“八一”前夕,中共军队高层没有获得晋升上将军衔的人,这是习近平上台6年来的第一次,也是破了11年来年年有人升上将的规矩。《法广》报导称这表明“习与军方关系诡异”。

其次,老兵维权此起彼伏,动荡军心。退伍军人已经成为中国不断壮大的访民大军的主力军,老兵维权成为中共的心头大患,尤其2016年10月万名老兵集聚中央军委大楼请愿,举世震惊。进入2018年以来,中共展开的声称“关系官兵的切身利益”的军改“第三大战役”,即继“领导指挥体制改革”、“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之后的“军队政策制度改革”,与年内已基本组建完成的退役军人事务部,不是切实维护老兵权益和解决有关问题,而是升级了对老兵维权的暴力打压,退役军人事务部乃是针对老兵的维稳机构。据官方估计,大陆约有5700万退役军人,其中很多人认为自己受到地方官员欺骗和漠视。

今年6月,先后发生河南漯河、江苏镇江老兵聚集维权,并与警方发生激烈冲突。9月20日,老兵再度发起万人进京维权,要求解决身份待遇问题,遭到清场。10月4日至7日,山东省的平度市发生退伍军人维权抗议活动,其它省份的老兵赶来声援(全国约有3000名),到10月7日晚,警方全面清场;12月9日,平度流血冲突两个月之后,央视高调报导此事,并指这是一起“严重暴力犯罪案”,10人“涉嫌妨害公务罪”等罪名被抓。有消息称,当局已密令对全国退伍军人大普查、大清洗。

老兵的今天就是现役官兵的明天。老兵的生存境况与遭遇与现役官兵的未来息息相关。中共暴力镇压老兵维权,对部队军心的冲击是严重而深远的。

综上所述,北京政局表面平静,实则暗流汹涌,中共政局随时可能突变。

习深知,既往的“改革开放”已是死路,江、曾派系不仅是既往的“改革开放”“利益固化”的总代表,也是反习势力的主力和盟主,但虽掌握了某些优势,而仍没有断然拿下江、曾,其最大原因乃是习尚留恋中共这艘沉船。习深知,江派罪行与中共已融为一体无法切割,如果法办江、曾,中共也必将同时轰然倒塌。而江、曾自然深晓此中奥秘,并以此反制习,这是中共当前政治僵局和危局的根源所在。从这个意义上讲,习近平最大的敌人是他自己。

当前局势中,习并不能确保自己不被江、曾反噬。习要自保,真正开辟“新时代”,就必须打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框框。历史也给习提供了至少四张王牌。能不能把好牌打好,全在于习自己的抉择,这也是2019年的最大变数。#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8-12-19 7:5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