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二部分 革命、内战和恐怖(28)

《共产主义黑皮书》:国际纵队的结局

作者:史蒂芬‧库托伊斯(Stéphane Courtois)、让-路易斯‧潘尼(Jean-Louis Panné)

大纪元获得授权翻译、发行《共产主义黑皮书》中文版。(大纪元制图)

人气: 55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1月11日讯】国际纵队内部

为共和派斗争事业吹响的集结号在世界各地回荡。众多的志愿者奔赴西班牙与民族主义者(译者注:即佛朗哥的国民军)进行斗争。他们加入了民兵组织或他们支持的组织所赞助的战斗组织。但国际纵队在莫斯科的鼓动下创立,组成了一支真正的共产党军队,尽管并非所有的士兵都是共产党人。前线真正的战斗人员与正式属于纵队但不在战场上或不参战的人,也应加以区分。纵队的历史不仅仅是在前线英勇战斗的故事。

随着数以万计的志愿者从世界各地涌入,1936年的整个秋冬季,纵队人数都呈指数级增长。共产党人并未立即接受所有的新人,因为他们需要防止双重间谍、纳粹和佛朗哥追随者的渗透。当大恐怖在俄罗斯达到高潮时,在西班牙的志愿者的正统观念也受到考验。根除内奸即揭穿任何异议分子、批评分子或不守纪律分子的任务,落在了各个共产党的干部机构身上。对志愿者的监控也在西班牙境外进行。例如,苏黎世警方从德国共产党人阿尔弗雷德‧阿道夫(Alfred Adolf)手中,缴获了一份“不受欢迎”志愿者的名单。他本打算把它发给在西班牙的苏联特工。1937年秋,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的一份文件指出,应从纵队中清洗掉所有在政治上有问题的志愿者,而且“对志愿者的选择应小心加以控制,以防止情报人员、法西斯间谍和托派分子潜入纵队”。纵队每个成员的个人档案,包括政治细节,都被送往莫斯科的共产国际总部,并定期更新。档案提供了数万份这样的文件。

法国共产党政治局委员、共产国际秘书安德烈‧马蒂,1936年8月作为共产国际驻共和政府代表抵达西班牙,此时成为国际纵队的组建地阿尔巴塞特(Albacete)基地的正式主管。除了纵队外,共产党人还创建了一个新的第五团(Fifth Regiment),由恩里克‧利斯特掌控。1932年,他在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Frunze Military Academy)接受过培训。SIM也出现在阿尔巴塞特。

纵队内暴力镇压的规模仍然是一个受争议的话题。一些评论者坚持否认马蒂负有任何责任,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证明事实正好相反。其他人声称,有问题的处决因形势使然而具有了正当性。“农夫”解释如下:“当然,他别无选择,只能除掉一些危险分子。他处决一些人是相当不容置疑的;但他们都是逃兵、杀人犯或在某种程度上是叛徒。”第12旅助理政委古斯塔夫‧雷格勒(Gustav Regler)的证词证实了处决的发生。在埃斯科里亚尔(El Escorial)附近的一场战役中,两名无政府主义志愿者显示出虚弱的迹象。雷格勒命人将他们逮捕,并提议把他们送往疗养院。他对马蒂说了同样的话。后者把那两名无政府主义者直接送到埃纳雷斯堡(Alcaláde Henares)。很久以后,雷格勒才得知,那实际上并不是一座疗养院,而是苏联NKVD小队处决人的一个中心。莫斯科档案中发现的一张马蒂亲手签署的便条,向西班牙共产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解释称:“我送去瓦伦西亚要予以整肃的间谍和法西斯分子,正在被送回阿尔巴塞特我这里。我对此也一点都不满意。你很了解,国际纵队在阿尔巴塞特这里无法自己干这种事。”可想而知,在军事基地当中处决“间谍和法西斯分子”将并非易事。无论这些“间谍和法西斯分子”是谁,他都宁愿这份肮脏的活儿在别处由别人来干,自己眼不见为净。

近来的一部电影讲述了1937年11月第12旅台尔曼营成员埃里希‧弗罗梅尔特(Erich Frommelt)被处决一事。他于一天晚上11:15以开小差的罪名被判死刑,次日下午4:45遭处决。弗罗梅尔特被官方列为在特鲁埃尔战役中阵亡。这样的掩盖自然会引发人们的质疑:那些“逃兵”究竟是谁。国际纵队另一名成员罗杰‧科杜(Roger Codou)查阅了他们的监狱档案,并注意到其中大量提及“冷水刺激性昏厥致死”(death by hydrocution)。他认为,这只不过是处决的委婉说法。有两座关押国际纵队成员的特别监狱:一座在巴塞罗那的奥尔塔(Horta)区,1937年有265名囚犯;另一座在卡斯特利翁—德拉普拉纳(Castellón de la Plana)。很难计算出遭肃清的纵队成员人数。根据朱利安‧戈尔金的说法,安德烈‧马蒂本人对约500例处决负责,这些处决针对的是“不守纪律的成员或被怀疑有‘反对’倾向者”。

来自格拉斯哥(Glasgow)的罗伯特‧马丁(Robert Martin)也证明了阿尔巴塞特抓人的频率。他自己被捕时,与其他70名纵队成员被关在同一间牢房里。这些人经历过战斗,其中一些受了伤。极端恶劣的条件促使一些囚犯开始绝食抗议。被告知将会获释之后,他们被分成小组带到巴塞罗那。马丁和他的小组被带到了法尔孔酒店(Falcon Hotel)。该酒店曾是POUM的总部,后来被改造成监狱。他们随后被带到科西嘉街(Corsiga Street),在那里被照相和采指纹。在奇迹般地逃脱之后,马丁成功进入法国,再也没听到关于其同伴命运的任何消息。

据社会民主党人马克斯‧雷文特洛(Max Reventlow)说,民族主义者突破到地中海后,共和军在撤退期间,至少带着650名囚犯。囚犯一抵达加泰罗尼亚,就被转移到奥尔塔和卡斯特利翁(Castellón)的监狱。这两处监狱都由克罗地亚人乔皮奇(F. I. Ćopić)指挥。他们中的16人一到,就被枪决。在这些监狱中,一个特别委员会宣判死刑,没有上诉的可能。在50名囚犯逃跑后,又有50人被枪决。酷刑司空见惯。一名德国中尉汉斯‧鲁道夫(Hans Rudolph)被酷刑折磨了6天,胳膊和腿都被打断,手指甲也被拔掉。1938年6月14日,他与其他6名囚犯一起被处决,被一颗子弹击中了颈部。后来,乔皮奇本人被指控从事间谍活动,但因路易吉‧隆哥(Luigi Longo)、安德烈‧马蒂以及乔皮奇兄弟弗拉基米尔‧乔皮奇(Vladimir Ćopić)上校干预而获救。

德国共产党议员汉斯‧拜姆勒(Hans Beimler)杀死一名党卫军看守后,从达豪集中营逃走。他一抵达西班牙,就帮忙建立了台尔曼营。1936年12月1日,他在帕拉赛特(Palacete)被杀。古斯塔夫‧雷格勒声称,拜姆勒是遭民族主义者一枪射杀的。拜姆勒的同伴安东尼亚‧斯特恩(Antonia Stern)被剥夺了权利并驱逐出西班牙。她对事件的这一版本提出质疑。她称,拜姆勒曾发声反对第一次莫斯科审判秀,并与德国共产党前主管阿尔卡季‧马斯洛(Arkady Maslow)和露丝‧菲舍尔(Ruth Fischer)有联系,这两人在巴黎领导一反对派组织。基于加泰罗尼亚秘密情报局(当地警察局一部门,专门对付共产党队伍中的告密者)的一份报告,皮埃尔‧布鲁埃(Pierre Broué,译者注:1926年—2005年,法国历史学家、托洛茨基主义者)也相信,拜姆勒是被暗杀的。

众多志愿者奔赴西班牙,为共和事业而战。这种理想主义却被斯大林及其特工毫无顾忌地利用了。然后,他们抛弃了该国和纵队,任其自生自灭。彼时,他正准备与希特勒媾和。#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译者:砺真、言纯均,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9-01-12 11: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